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是幕后大佬 > 第379章 残酷的真相 5300字大章

第379章 残酷的真相 5300字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用剑术堂堂正正的为父亲报仇。
  
      这是年仅14岁的北辰一刀在看到父母死亡后脑中涌现的第一个念头。
  
      在父亲从小的教育下,他清楚知道比试中的死亡,对手是无责的。而他也不想辱没了北辰家“一刀流”的招牌,所以他没有选择报警。
  
      既然父亲是剑术对决中而死,那么就由自己接过剑术传承,然后用剑术为父母复仇好了。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手持父亲留下的“无心丸”,他就这么一步步走向了居合系剑馆。
  
      当他踏入居合系剑馆的时候,顿时引起了剑馆中许多学徒的好奇。因为此时的北辰一刀目光冰冷,身上的衣衫还沾着斑驳血迹,虽然身形纤瘦,可站在那里却如同一个杀神。
  
      “北辰家一刀流剑法继承人,北辰一刀来访,挑战居合系剑法馆主居合手冢!”
  
      北辰一刀神色冰冷的望着那些略显诧异的剑馆学徒开口道。
  
      “北辰一刀?”
  
      听到这个名字,学员们都显得十分惊讶。
  
      因为这个名字在他们古剑术界太出名了,可以说是在圈子里公认的剑术天才,更是有着未来正式组第一剑师的潜力,基本无人不晓。
  
      “北辰君,别胡闹,你还没有达到参加正式组的年龄,馆主不是你能挑战的!”一名穿着白色居合系剑馆服饰的中年男子不由得上前皱眉道。
  
      “我要挑战居合手冢,如果不答应,那么我就默认为居合系剑术向我一刀流投降,从此在剑术界的地位低于我北辰一刀流!”
  
      听闻此话,这名中年男子面色陡然一变。
  
      这番话在他看来是挑衅无疑了,要知道现在北辰一刀流在所有古剑术流派中是最末尾,每年的排名正式赛,北辰秀夫从来都是吊车尾,就没前进过,所以让居合系向一刀流投降,这在中年男子看来更是尊严上的践踏。
  
      “北辰一刀,你确定吗?”中年男子的神色变得凝重,虽然北辰一刀还只是个孩子,但是这番话语已经算是一刀流向居合系的踢馆了。
  
      “我确定,让居合手冢与我一战!”
  
      中年男子眼含怒意,却还是点头,随后转身离去。
  
      而北辰一刀就这么静静站在原地,无视四周好奇打量的目光,等待着居合手冢的到来。
  
      他的话语太过决然,搬出了剑术流派高低之争,哪怕他是孩子,可居合手冢还是到来了。
  
      面对杀父仇人,北辰一刀没有过多的言语,也没有像小孩般哭闹叫喊着,冷静的与他的年纪完全不符。
  
      在居合剑馆的中年剑师带领下,北辰一刀与居合手冢来到了剑馆后面的一个院子中。
  
      居合手冢是一47岁的中年男子,身上穿着宽松的白色剑术服饰,腰间挂着名刀“居合斩”,脚下是木屐,身上一股稳重的气势,相比较北辰一刀就显得有些纤瘦,看起来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北辰君,你是代家父向我挑战吗?这让我很失望!”望着北辰一刀,居合手冢遗憾的开口道。
  
      此时的居合手冢对于北辰一刀的到来也感到十分诧异。
  
      因为与他约好一战的明明是他父亲北辰秀夫,可此刻到来的却是北辰一刀,这让他觉得是北辰秀夫逃避了与自己约好的比试,实在是懦夫之举。
  
      他说的失望指的便是是北辰秀夫。
  
      然而这句话在北辰一刀听来却另有它意。
  
      北辰一刀冷着脸,没有再回答,而是将“无心丸”拔出,摆出拔刀姿势。
  
      居合手冢见状,也拔出的手中的“居合斩”,将剑平举,摆出了剑术进攻中的上段姿态。
  
      “北辰君,此次比试,我不会留手,你想清楚了!”
  
      北辰依旧没有回答,怒火没有冲昏他的脑袋,此时的他思路异常清晰。
  
      无心丸缓缓从剑鞘中抽出,在剑身拔出一半的同时,他的身形朝前突进,顺势拔出无心丸,朝着居合手冢的咽喉刺去。
  
      “哈!”
  
      居合手冢当即将举起的长剑当头劈砍而下。
  
      这时北辰一刀身形低矮,滑步往左侧移,然而居合手冢的进攻也在下劈中变向,显然是早已看穿了北辰一刀的进攻,只用了三分力的虚招,之后迅速变招击来。
  
      好在北辰一刀反应及时,提刀迎上,不然这一招便会削掉他的脑袋。
  
      不过在力量的比拼上北辰一刀显然不是居合手冢的对手,伴随着金属碰撞声,北辰一刀被砸倒在地。
  
      “北辰君,你输了!”
  
      居合手冢说完,挽剑后收剑,站在北辰一刀跟前开口道。
  
      “再来!”
  
      北辰一刀面色冷峻的从地上爬起身,后退了几步后,再次站到了居合手冢跟前,摆出了拔剑姿势。
  
      居合手冢见状,眉头一皱,却还是拔出了居合斩。
  
      这一次,依旧是北辰一刀率先发起的攻击,这一剑依旧直指咽喉。
  
      虽然北辰一刀在剑术上极有天赋,可毕竟修行时间太短,无法与在剑道浸淫多年的居合手冢相比。当即看出了北辰一刀的破绽,将手中的居合斩斜劈而下,朝着北辰一刀的头部砍去。
  
      然而让他诧异的是,北辰一刀这次没有收剑,这一剑依旧直直刺向了他的脖颈。
  
      这一剑,北辰一刀带上的必死的决心,就用自己生命来复仇。
  
      血花四溅!
  
      北辰一刀如愿的将这一剑刺入了居合手冢的脖颈,然而居合手冢的这一剑却在最后泄力收手了。
  
      “咳呜呜……”居合手冢手中的“居合斩”掉落,捂着脖子艰难的呼吸着。
  
      这一刻,北辰一刀惊呆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居合手冢会在最后时刻收手。
  
      “为什么!”
  
      北辰一刀望着跪在地上呜咽的居合手冢怒喝道。
  
      然而此时的居合手冢早已无法回答他的问题,跪倒在地,表情异常痛苦。
  
      四周围观的剑馆弟子连忙开始拨打急救电话,上前将居合扶着了起来,抬着他开始朝外走去。
  
      那一刻北辰一刀没有一丝复仇了快感。
  
      居合手冢本可以将他杀死,但是他收刀了,这在北辰一刀看来是侮辱。
  
      如果可以,为什么不对我的父亲收刀!
  
      怀着复杂的心情,北辰一刀在居合剑馆所有弟子愤怒的目光中,一步步走了出去。
  
      再次回到家门口,他便看到了数量警车,四周还围满了街坊。
  
      看到这一幕,北辰一刀心中不喜不悲,就这么径直走了进去。
  
      不过刚进入院子,他便被警察拦住了:
  
      “重案现场,外人不准许进入!”
  
      “我就是北辰一刀,死者的儿子!”
  
      他的话音刚落,四周的警察全部将目光转向了他。
  
      在这之后,他被带回了警局,进行了调查。
  
      面对警察的询问,北辰一刀说出了真相,他告诉警察,父亲是在剑术比试中而死,而母亲是忍受不了痛苦追随而去。
  
      不过他明确表示了,放弃追责!
  
      古剑术比试的不追责条约是受到当时的法律保护的,因为这是历史遗产,就好比几百年前的拳击比赛中的死亡一般,都是属于竞技较量中的无意伤亡,会被豁免责任。
  
      也就是说,只要北辰一刀同意不追责,那么这件事将定案。
  
      不过警察自然不会这么敷衍了事。
  
      对于北辰一刀所说的话语都一字不差的全部记录了下来,并开始对此事进行调查。
  
      三天后,北辰一刀看到了一则消息。
  
      【居合系剑术大师“居合手冢”死亡……】
  
      而当天他却被再次带回了警察局。
  
      这一次,警察告诉了他两则消息。
  
      第一则,居合手冢亲人放弃了对他杀死居合手冢的追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