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是幕后大佬 > 《特别篇》

《特别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接122~123章后续)(这是重点)
  
  (本特别篇不与主体故事相连,也无任何牵扯内容,更不是伏笔,就当是另外一个故事)
  
  (意思就是看看就行,不用推演剧情!)
  
  “啪”
  
  一束强光打在秦宇的脸上,刺的他双目生疼。
  
  骤然惊醒的秦宇只觉得浑身酸痛,铁椅与手铐的冰凉触感让他的身躯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强烈的困顿疲倦感更是让此时的秦宇显得尤为茫然。
  
  “秦宇,告诉我,为什么要杀害你的室友吴昊”一个威严声音陡然响起。
  
  秦宇的双眼艰难撑开了一条缝隙。
  
  在一片白晃晃的灯光中他看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正坐在他的对面。
  
  “我我没杀人吴昊不是我杀的”秦宇下意识低喃道。
  
  “还狡辩!现场只有你和吴昊的指纹,根本没人第三个人存在的痕迹,快说,你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才会对吴昊下杀手”
  
  “是吴昊是吴昊大伯将我和吴昊绑到那里还杀死了吴昊”
  
  笔在纸上滑动的刷刷声响起,在做完记录后,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将事件的始末和我复述一遍,记住,你所说的一切我都会记录下来,如果有虚假,那么不好意思,你很可能从最大嫌疑犯上升为凶手”
  
  那人等待了片刻,却发现秦宇根本没有开口。
  
  他疑惑的抬起头,却发现秦宇早已歪着脑袋陷入了昏睡
  
  当秦宇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四周消毒液的气味弥漫。
  
  我这是在哪?
  
  秦宇下意识的撑起身子,手臂酸软异常,让他一个踉跄,差点支撑不住。
  
  “你醒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男人听到了秦宇的动静,从旁边的屋内走来。
  
  “我这是在哪里?”
  
  秦宇此时显得有些迷茫,脑袋更是一团浆糊,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这里是监狱,你失血过多,再休息一下吧”中年医生笑了笑回答道。
  
  “监狱?我为什么会在监狱?”
  
  秦宇的情绪剧烈波动,整个人因此清醒了不少,记忆中的画面不断涌来。
  
  “我他妈没杀人吴昊不是我杀的”秦宇立即愤怒道。
  
  中年医生依旧一脸笑意:“行了,是不是你杀的我说了不算,我只是个狱医,等你好了,自己去证明吧,我现在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你,别让你在这里出事”。
  
  看到秦宇除了情绪波动较大外,看起来已无大碍,中年医生便转身再次走入了旁边的小房间。
  
  只留下秦宇呆坐在床上,想着事情。
  
  此时秦宇也已经想起自己在被审讯时候的那段记忆,想到自己竟然被指控为杀人凶手,这让秦宇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怎么可能会去杀死自己的同学加死党,而且现场怎么会找不到山羊胡的痕迹呢。
  
  在秦宇思考的时候,医护室另一头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身材挺拔,长着国字脸的中年人迈步走了进来。
  
  他看到秦宇已经醒来,也是楞了一下,随即便走到秦宇床边拉了根凳子坐下。
  
  “醒了?”
  
  “恩”秦宇点了点头。
  
  “本来是过来看一下你身体情况,不过正好,继续接下来的笔录吧你将那天发生的事再和我说一遍”。
  
  说着男子从口袋中掏出了笔、本。
  
  秦宇已经猜到眼前男子的身份,很配合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秦宇便开始将那天所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而男子也是一脸严肃的将秦宇所说的都登记在了笔记本上。
  
  可当秦宇说到泛光的鲜血阵法以及恶鬼浮现的时候,男子立即皱眉打断了秦宇的话:
  
  “你以前在精神上是否受过创?”
  
  “我说的都是真的”秦宇强压心中的愤怒,开口道。
  
  “算了,笔录暂且就这样,有个问题我想问你,你既然说有这么个第三方人物存在,可有什么证据”
  
  对于男子一直抱有的怀疑态度,秦宇一脸愤慨。
  
  他将右手从被褥中抽出,横在了男子眼前:“难道这道伤口是我自己割的?”
  
  男子仔细瞧了瞧秦宇的手腕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秦宇见状,连忙将手腕翻转面朝自己。
  
  可当看到原本被割开的手腕处竟然连一道疤痕都没有,脑袋也是嗡嗡作响。
  
  怎么可能?明明被割开的
  
  想到这里秦宇强忍着酸痛站起身,将上衣脱下,开始检查起自身情况。
  
  当看到原本被山羊胡捆绑造成的淤青,以及划都消失不见的时候,秦宇当场傻眼了。
  
  怎么可能秦宇喃喃自语,神色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男子这时候也站起身来,摇头叹了口气,而后走入了旁边的小屋。
  
  隐约秦宇能听到男子似乎在对医生说什么需要做精神检查之类的话语。
  
  片刻后,男子从屋内走出。
  
  他望了一眼秦宇,走到他身旁拍了拍秦宇的肩膀:
  
  “人如果处于某种不可控状态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事连自己都会感到不敢置信”
  
  秦宇此时哪还不明白男子的意思,这是在说他精神病发作的时候杀了人。
  
  “我!没!杀!人!”秦宇怒视男子,咬牙切齿道。
  
  男子这次没有再理会秦宇,而是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朝门外走去。
  
  莫须有的杀人指控,被抹去的山羊胡痕迹,更不可思议的是身体创伤竟然消失了。这种种事情相连让秦宇感觉自己跌入了迷雾漩涡,一切都透露着诡异。
  
  可即便是身为当事人,秦宇都无法解释出原因。
  
  可如果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坐实了杀人证据,那么秦宇也明白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拳头不由自主攥紧,秦宇心情复杂的瘫坐在床头,思绪一片紊乱。
  
  “哦,对了,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你了”正准备推门出去的国字脸忽然转身面朝秦宇。
  
  秦宇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经过我们的调查,吴昊的大伯早在3年前就因为赌博还不清债务,自杀了!”
  
  ……
  
  天落市荒郊的一处监狱内,一个模样约莫20来岁的青年正在狱警的陪同下缓步前进。
  
  他的双脚被粗大的铁链连接,每前进一步都会响起铁链拖动的哗哗声。
  
  来到一处房门前,狱警将门打开后,对着男子用力一堆:“进去后老实点”
  
  男子麻木的将拖着双腿走入房内。
  
  房内面积并不大,内部陈设简单,摆放着两把椅子和一张书桌。
  
  秦宇熟练的坐在了书桌对面的那张铁椅上,抬头望着身前佩戴着警徽的国字脸男子,自嘲的一笑,却没有说话。
  
  在秦宇坐下后,对面的中年男子拿起了一张纸,念到:
  
  “秦宇,男,23岁”
  
  “出生于1995年,孤儿,后被天落市虎泊孤儿院收养,就读于xxx,毕业于xxx,现工作是xxx”
  
  在念完这段秦宇的个人履历后,中年男子便开口道:“信息是否有误?”
  
  “无误”秦宇淡淡开口回答道。
  
  “很好,秦宇,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有没有杀人?”
  
  “我没有杀人”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宇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想到这段日子所经历的一些事情,即便是秦宇心理承受能力再强,也觉得心力憔悴。
  
  早在一周前,法院便宣判了秦宇杀人罪成立,而他也因此被关入了这所监狱。
  
  秦宇不服提出了上诉,法院给了秦宇这次机会,可他依旧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所以在一天前,秦宇的宣判书送到了他的跟前。
  
  死刑,缓期三个月执行。
  
  就算秦宇再不甘心,在铁证面前,他也只能接受法律的制裁。
  
  这是最后一次谈话,国字脸再一次得到秦宇相同的回答后,无奈起身,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去。
  
  看过了秦宇的精神检测报告,国字脸知道秦宇的精神根本没有问题。
  
  所以在他看来,秦宇一直都在狡辩,就没有说过实话。
  
  在国字脸走后,秦宇被狱警带回了牢房。
  
  伴随着铁门关闭的“啪嗒”声,四周陷入了黑暗。
  
  潮湿阴暗的房间给韩逸本就压抑的心情盖上了一层阴霾。
  
  想到三个月后就要接受死刑,秦宇凄惨一笑。
  
  他知道,这辈子完了。
  
  “小子,听说你要死刑了?牛逼啊”一个沙哑的声音阴暗的角落传来。
  
  透过稀薄的亮光可以大致看出,说话的是一个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老者。
  
  这段时间的接触,秦宇对此人也有有些了解,情况比他好不了哪里去,虽然不至于死刑,可这辈子也只能呆在这铁窗里了。
  
  秦宇没有心情理会老乞丐,他躺在床上,双目呆滞,望着天花板。
  
  “唉,杀人偿命,没什么好怕的,再说了,下去后,还有新生活等着你呢”
  
  秦宇依旧没有理会老乞丐,可老乞丐却从角落里爬了出来,挪到了秦宇的床边。
  
  这时候可以发现,老乞丐的双腿明显扭曲。
  
  他拍了拍床沿:“小子,老头子虽然不清楚你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可我刚刚说的一点不假”
  
  秦宇眼中闪过一丝怒气:“如果我变成了恶鬼,一定要弄死那个混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