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杀人灭口

杀人灭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尸体正好处于一块大石头后面的背光处,如果不弯下腰近距离细看,根本就没法看清楚,这时候我脑子里全是阡陌和古瑶两个女人的影子,所以心情可想而知。
  
      可能是尸体贴近体面的缘故,头发显得有点潮湿,成缕成缕的紧紧贴在女尸脸部,有的地方还透着光亮的水珠,此时我已经有点六神无主了,心知这个时候一定要稳住心神,有一万个理由能说服自己,心里却有一个坎过不去,如果确认这具尸体是阡陌的,她的死和我又脱不开的关系,我将拿什么来告慰阡陌的在天之灵?
  
      我的手因为心情的缘故有点控制不住的发抖,手心里面全是汗,然后屏住呼吸,用惯用的中指和食指向女尸头部披散下来的头发撩去,就在我的中指和食指已经触碰到了那潮湿的头发的时候,忽然一侧的脸凉飕飕一下,感觉有股子冷风侧着脸皮子吹了过去,出于本能我用眼角往来风的一侧斜了一眼,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不远处站着三个人,他们正伸长脖子往我这边看。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我忽然感觉指头上冰冷了一下,好像碰到了一块冰,然后低眼一看发现一张绿色的人脸,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了。
  
      我清楚的记得手指还没有碰到女尸的头发呢,怎么头发就自动向脑袋两侧分开了,莫非是被那股子风吹开的,有这么巧的事吗?这阵风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我蹲下身子准备撩开死人的头发时突然来了,一时间心里有点不安起来,该不会要尸变吧,据说这种暴尸荒野的尸体最容易尸变了,不过为了尽快确认出死者的身份,我只能先把心中的不安压了下去。
  
      女尸原本散乱的头发已经向两侧披开了,像一堆杂草一样盖在脑袋两侧的石块上,可能是尸体已经水肿的缘故这张脸显得很大,饶是我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但还是有些不舒服,能通过两根指头感觉到只有死人身上才有的那种特殊温度,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自己的两根手指不偏不斜的正好戳中了女尸的一只眼睛,结果瞪大眼睛一看尸体的两只眼睛全部是睁开的,整颗眼球都是乌黑的,没有一丝光泽,近距离看着就像是脑袋上的两个洞*眼,看着有些瘆人,以我的经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死不瞑目的情况,所以,全身的神经瞬间就绷紧了,因为尸体的面部已经发绿变相,导致我第一眼没能辨认出是不是阡陌和古瑶,便马上换了个角度去看,结果还是没有看出来。
  
      女尸不光是眼睛眼皮吊上去了,嘴也以一种特殊的角度张的很大,给我的感觉她生前肯定受到了某种惊吓,这简直就是虐杀,不敢想象她生前受到了什么样的虐待,就在感到痛心疾首的时候忽然发现尸体的嘴巴内没有舌头,连牙都只剩下几颗了,满嘴的污血让人作呕,貌似舌头是被连根拔除了,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没法辨认身份,看着鼻子有点像阡陌,但再看眉头和脸型又有点像古瑶和古弈她们,我越发的有点不死心了,想试着把死者的眼睛合上看能不能看出点眉目来,便用手在死者的眼睛上自上而下摸了一把,结果发现这招根本就不管用,心里开始有点急躁了起来,刚想再换个角度看看,这时候突然想到阡陌一条胳膊上有伤,古瑶的胸口上还有七星砂,心里一激动便转过头往尸体的身上瞅去,结果弯腰低头一看,发现尸体胸口的位置有四条血槽,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缘故,我感觉这伤口看起来还有新鲜,像是上一秒才留下的,血迹还没有凝固,深的位置能看到内脏和胸骨,浅的位置也是血肉都翻出来了,一直从尸体的一侧肩头贯穿到肚脐的地方,这很可能就是致死的致命伤,除此之外,尸体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下十几处,上半身几乎就没有完好的皮肤,想辨认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这么多的外伤第一眼看上去我还以为什么特制的利器造成的,只是多看了几眼后就觉得完全不是这回事了,以我的经验判断这四条血槽不可能是利器造成的,因为伤口周围还有撕裂的痕迹,倒像是被爪子抓伤,想到这点后我感觉又有一股子凉风吹了过来,让人感觉后背都凉飕飕的,我几乎是本能的站起了身,三步并作两步的向大嘴他们走了过去。
  
      大嘴他们见我过来都不约而同的围了过来,然后小野第一个说道:“怎么样?看到那伤口了吧,我怀疑这些伤口是蛾人留下的。”
  
      我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才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尸体,一想到那些长着翅膀的黑影心里是又恨又痛心,它一连杀了我们两人,如果算上阡陌和古瑶的话就是四人,虽然那具尸体没能辨认出死者身份,但十有**是她们两人中的某位了,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蛾人一连杀了我们四人,尤其是夏玲还是惨死的,被活生生的拦腰撕开了,所以我强行控制在内心的不舒服对小野说道:“从伤口的力度和形状来看基本可以确认是蛾人留下的,除非这里还有其他带爪子的东西,不管怎么样此地不适合逗留了,咱们的赶快想办法离开,越快越好,我怀疑咱们一进入如神殿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
  
      小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脸谨慎的往左右身后看了看,然后才说道:“不光是进入神殿里面,我是担心咱们一路上都被跟踪着,只是敌人在暗处又熟悉这里的环境,所以才没有被发现。”
  
      “有这种可能,我赞同。”老余头带着没有血色的脸站了出来,强行压着咳嗽说道:“我刚才把咱们进入冥间后的前前后后都捋了一边,只是有一点我想不通,如果海上的那群人真是一路上跟着咱们,那他们为什么一直不下手呢,从咱们离开海冥族的庇护那刻起,他们完全有能力把咱们几人弄死,这是为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