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神光

神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讨说法倒是不敢想,只要别回头再给来上一下就谢天谢地了,不过在这黑黢黢的神殿中行路没有光线可不行,所以,出发前我让众人都打起精神来,不能光顾着赶路,前后左右也的照顾到。
  
      古瑶不见了,小野腿伤一时半会也好不利索,逼不得已就的我来带路,尽管一路上背着个裹尸袋怪沉的,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男人就的要负责到底。
  
      想到古瑶,我又想起了那些世世代代被祭祀的公主,总感觉她们又回来了,就游荡在我们周围,从刚才古瑶情绪的变化上我更能肯定这一点,古瑶的求生欲很强,绝对不会被一点小困难压的低下头,那么,古瑶很可能没有跳,而是在一个我们看不到的位置。
  
      一想到古瑶现在的处境,我这心里就不是滋味了,倒不是怜香惜玉,应该是种惺惺相惜,我从她身上或多或少看到了古弈的影子。
  
      火球在前面飞的不紧不慢,远远的看去就像鬼火一样,忽东忽西,忽上忽下的没有固定的路线,我心想就这么飞着也好,正好给我们充当手电的作用。
  
      火球发出的光线比市面上常见的探照灯还要亮些,但射程却不及探照灯,不过十米内的范围足够我们看清周围的环境了,尽可以放心大胆往前走,唯一担心的就是这小东西再杀个回马枪。
  
      一路上倒是没看到它有什么异动,一直在往前走,慢慢的大伙的神经也不再那么紧绷了,可以把注意力分散开,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所以,我们也掌握了不少规律,差不多每隔七个石阶便会出现一次分叉口,还有就是通过石阶的时候几个人的步伐不能一致,不然石阶就会发生大的晃动,这应该是共振的原理,晃动厉害的时候石阶就像跷跷板一样会出现严重的倾斜,稍不留神就会滑向边缘。
  
      差不多走了有一个小时的时候,我感觉肩头上那处烫伤不这么疼了,开始变的有点痒,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是好事坏,光顾着往前赶路也没时间查看。
  
      路上我还能隐约的听到大嘴和老余头他们三人的讨论声,他们讨论最多的就是石阶的问题,主要就是老余头一个人说,大嘴和阡陌两人爱理不理的嗯啊着应付,我记得老余头说这些石阶应该是类似于迷魂阵,如果一个人擅自闯入后不做路标的话十有**的迷失方向。
  
      这倒和我想到一起去了,在石阶上走的时间长了绝对会让人昏头转向,周围又找不到参照物,更别提那些分叉路了,可能一步踏错就已经注定走向另一个极端,最让我想不通的就是那些被祭祀的公主,她们为什么要把我们引上这条路,然后又不管不顾的飘走了,肯定不是担心我们找不到路,而是故意要把我们引上绝路,虽然没和鬼打过交道,据听说它们喜欢搞恶作剧,喜欢把别人也变的和它们一样。
  
      这样一分析我心里突然就敞亮多了,我们这些人应该早在没有碰上魇的时候已经着了她们的道,只是谁都没有感觉到身上发生的变化,最后魇出现后把我们不同程度的被烧伤了,唯独古瑶完好无损……
  
      唯独古瑶完好无损……
  
      结果就她出事了,这是什么结果,难不成魇这个小家伙在间接的帮我们驱鬼?
  
      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儿时的一段经历。
  
      应该是九岁那年的事,父亲被迫劳动改造,改造地点从牛棚挪到了郊区的农场,而郊区和当时的老天津正好隔着一片稠密的林地,过了林地在往前走就是一片坑坑洼洼的土岗,翻过土岗才是父亲工作的地点,一个有着四十多头黄牛的农场,农场地势偏低又潮湿,所以除了冬天到处弥漫着浓浓牛粪味道。
  
      出了城就没了油板路,一条曲折的土路直通外面,母亲和父亲见了一面,安顿了几句让父亲好好改造,好好和工友们相处,争取国家的好政策,然后一路推着辆的又破又蹬不动的大二八自行车带着我往回返,返到土岗的时候已经生升起了月牙,再加上冷风一吹顿时土岗上的细黄土漫天飞舞,把细细的月牙也遮成了土黄色。
  
      当时时值秋末,打着转的风只往我袖口和领口里钻,冷的的只打哆嗦,等进入那片林地的时候身上就发起了高烧,烧的我迷迷糊糊的,最后只记得母亲一手抱着我,一手还的推着自行车赶路,我的小手一直抱着自行车的座子,已经想不起来是怎么颠颠簸簸的回到家的,总之,回到家就倒头大睡,一直睡了两天,也梦了两天,睡不踏实,每次醒来都把自己整的满身汗水,梦中老是出现几个人的背影,他们几人挤在土岗的一个背风的地方单衣薄裳的取暖,当我和母亲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我的拳头握的死死的,生怕那几个人回过头来,本能的想喊母亲快点骑着车走,结果嗓子哽咽的喊不出来。
  
      结果离那几人不到几米的时候,其中一人突然就回头了,一张白的不能再白的脸就那么看着我们母子二人,像画报上日本的艺妓一样非常瘆人,因为距离近我把那张脸上的五官也看的清清楚楚,嘴里塞着鼓鼓囊囊的麻布,鼻子是两个朝天的黑窟窿,眼睛也是两个黑窟窿,似乎里面还有白色的东西进进出出的,乱糟糟的头发被风一吹,忽闪忽闪的扣在那张白的吓人的脸上,我突然就跳下自行车跑路,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反正已经能远远的看到城里的楼房轮廓了,结果脚下一软就摔爬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