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阴阳墙 五

阴阳墙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推荐阅读:                 “问题很严重。”小野很嫌弃的瞪了地下的老余头一眼,然后把身后的背包拉到身体一侧,一咬牙用一条胳膊揽住老余头的腰杆,扔向自己宽阔的后背。
  
      昏迷下的老余头像只死狗一样,脑袋一软耷拉在小野的一侧肩膀上,伤口内渗出的血水成股的流进小野的衣服里面。
  
      “他娘的!”小野把手中的冲锋枪当成了盲人用的盲杖,往前探了一下感慨说道:“老子今天就豁出去这条命了,走,赌一把去。”
  
      走,赌一把去。
  
      长长的尾音在不足五米宽的冰缝中回荡……
  
      “阡陌走中间,大嘴殿后,有问题互相支应。”我始终觉得那个塌陷的大坑太阴森才让大嘴警觉的,我这边刚说完,阡陌就往我手里递了一样东西,接过来一看是把手电,上面全是她湿漉漉的手汗。
  
      插在腰间的武装带上,八把明晃晃的飞刀,三个黑沉沉的弹匣。
  
      “老崔,右眼皮跳什么来着?”临出发前,大嘴莫名其妙的问我。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句民间俗语几岁的小儿都能上口,大嘴不可能不知道,很明显他是想让我给他圆一下,所谓的圆,迷信的说法就是解,用吉言解其迷,这大多是人的一种心理反应,是人都爱听好话。不过我一想到后面那个“灾”字,只好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黑不隆冬的甬道有五米多宽,我怕小野一个人是盯不过来,所以两人商量好一人负责一侧,他拿冲锋枪我用工兵铲,热武器令兵器天衣无缝的配合,相信能把甬道守的水泄不通,只要碰不上太辣手的东西绝对能应付过来。
  
      两支手电笔直向前冲散开浓浓的黑雾,很给人壮胆,差强人意的是亮度不够,只能分辨出前方不到一米内的东西,手电质量没问题,全部是用于探险和军用行动的高强光手电,电量也充足,肯定是这些黑雾有问题,能自动吸收外界的光线,说实话这么短的距离也就能看清工兵铲铮亮的铲头部分。
  
  
      两侧的冰墙高高耸立,留下中间一条不足五米的夹道,夹道内黑雾横行,呼吸起来特别的憋气,四人走的极其小心,别看除了阡陌外都背着沉甸甸的东西,但落脚的时候几乎没有动静,四人往前走了十几米后,还没发现可疑的东西,再往前走,神经绷的更紧了。这是在无形中给自己加压,没走几步腿就有点沉重,脚下开始有了声音,手心、手背、后背、胸口窝全是牛毛汗珠。
  
      “嘘!”小野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没有任何预兆的扣下冲锋枪的扳机。
  
      吧嗒……吧嗒……
  
      密集的火线立体交织,瞬间就封锁了不到五米宽的甬道,子弹全部钻入了黑雾之中,叮叮当当一阵响,听着干脆的声音应该是子弹全部都命中到那扇巨门上了。
  
      刚才的动静我也听到了,明显有东西在我们前方的甬道内挪动,发出嗤嗤的声音,有点像蛇在爬行,又像有人在拉着一口大号的风箱,呼哧……呼哧,闹出的动静挺大。
  
      子弹射空,莫非……在半空?
  
      一想到极有这种可能,我急忙对小野小声说道:“下面先交给我,你注意头顶上的动静,千万别心疼子弹。”
  
      小野紧张的嗯了一声,把枪口和手电45度角提起,开始颠着小步前进,我也是几乎数着步字往前走,四人又小心翼翼的往前赶了四五米后,突然间,小野没有任何预兆的向我扑了过来,像似被人从侧面踹了一脚。
  
      我见小野的枪口一直对着我,往后闪退的同时提醒道:“伙计,小心走火。”
  
      眼见小野没有停下的意思,我以为他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来不及和我商量,脑袋里嗡的一声,刚想扭头去看身后,忽然看到小野紧贴腰身的一侧有个白色的东西,借着手电的余光看的不是很清楚,似乎是一只白色大手正抓在小野的腰想把他摁在对面的冰墙上。
  形势逼人,我担心小野有个好歹,急忙闪开身举起工兵铲就劈,只听咔嚓一声,工兵铲像砍在铁块上了,虎口酸疼手中的工兵铲险些震的脱手飞出。
  
      几乎是同时大嘴也扑了过来,可能是担心距离太近误伤了自己人,抽出工兵铲猛劈而下,大嘴人大力大,疼的“啊”了一声工兵铲就被震飞了出去,整个人也因为收力不及时向后滑了出去,连带着阡陌也被撞翻在地。
  
      眼看工兵铲都磕不动,我和小野齐齐闪退一旁,两把手电照向白色的东西,两人这才发现根本就是个死物,一块有棱有角的四方冰柱,冰柱比我们的腰还粗一圈,像块被放大了无数倍的积木,被手电一照射反射着莹莹白光。
  
      冰柱在一突一突的横向挪动,我上前一步用肩膀顶住冰柱的一头,本想试试这东西有多大的冲力,结果发现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是白扯,冰柱一突就是半米长,担心把我撞的飞了出去。
  
      冰柱是从一侧的冰墙凸出来后横着撞向另一侧的冰墙,速度不是匀速的但很快,每动一下都夹带着一股呼哧声,就在我们吃惊的时候冰柱已经撞向对面冰墙,我以为会发出猛烈的撞击声,刚想把耳朵堵上,发现冰柱压根就没有撞击的意思,而是在几乎撞击的同时,对面墙面上突然凹了进去,大小和撞过来的冰柱吻合的天衣无缝,瞬间就无声无息的就穿插在一处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