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75 冰桥遇险

75 冰桥遇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崔,借一步话。”大嘴满脸堆笑的走过来,用手指捅了捅我后背,我本来还不想搭理他,但经不住那钢管一般的手指不住气的往软肋上捅,我只好先把古弈放下,黑着脸跟着大嘴走出了十几米远,他停下我也跟着停了下来。
  
      “已经借你十几步了,有话话,有屁放屁。”我没好气的道,故意表现的极不耐烦,只要想起大嘴的所作所为,满脑子的不是滋味。
  
      即便我真死了,他娘的最起码也的给我留间陪葬品吧,敢情我这好几年是白和你奋斗了,赤条条的来最后赤*裸裸的走?
  
      ……
  
      “咋是伟大的革命主义战士,不信鬼神不信邪,为了凸显你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把最后的革命火种都留给了自己的战友,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吗?生前没来记得留下半世英明,死后也的……”
  
      这不就是所谓的生的伟大,死的憋屈吗?大嘴的话我是越听越怒火中烧,最后实在听不下去了:“我操,你他娘的够了,是不是老子的还的谢谢你没有火葬之恩呢?”
  
      “那个倒不用,我是想着等兄弟在冥间混出一方天下,还要带着你们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的,到时候给你在八宝山买十亩地,鸣一万发礼炮,咱也享受一把最高待遇……”
  
      我知道再不能让大嘴信口开河了,不然我非得一口老血喷溅出来,赶紧打住了他的话,那厮好像吃定了我一般,就在我气的快**的时候,适时的一个华丽大转身,猛的把背包摔在身前,撕扯开拉链,从里面掏出一堆东西捧在手心让我一一过目。
  
      我承认再和大嘴这种人较劲下去肯定的把自己气个半死,最后只能认命,低眼缅怀着层级属于自己的东西,一方古朴的铜印,一个沾满血迹的布包,还有一把配枪。
  
      我毫不客气的把东西都收下后重新绑在身上,打了死扣,为防止一路颠簸绑绳松开,又逐一检查了一遍,这才放心。
  
      这些东西本来就属于我的,尤其是那方铜印,更是我们老崔家祖传下来的,更不能有闪++++,m.⊕.co♂m失,如果我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唯有这方印了,存世独一无二,绝对价值连城。何况这一路下来我还指望着崔化成能看在亲戚加同行的份上冥冥中保有呢,所以那敢掉以轻心。
  
      布包里应该是那几枚古铜镜,现在古弈已经身死,这几枚铜镜留在身边已经毫无意义,我打算安葬古弈的时候,把几枚铜镜一起下葬,免得日后睹物思人。
  
      最后,大嘴嬉皮笑脸的又从背包里拉出一把折叠的工兵铲,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还在铲柄的三角把上系了一条红布带,我想了一想,应该是用来辟邪用的,暗骂大嘴真他娘的不地道的同时,我只能默不作声的接过。
  
      “晦气!”撕下那条红布带后,把它揉成团丢在冰上。
  
      大嘴依旧嬉笑着,斜眼看着我做完这一切,于是乎,我把工兵铲打开,方便遇到意外情况抵挡一二,随便还能当拐杖使用,正欲转身要走。
  
      “别呀。”大嘴上前一把拉住我手腕,我心道这厮也太婆婆妈妈了,刚要甩脱他的手,忽听咣当一声,大嘴把背包扔在我脚下,背包的拉链已经拉到了底,口子往一边斜了过去,从里面跌落出一堆东西。
  
      从外表看还算时尚的军用双肩包,一旦里面的东西外露,和垃圾袋就没什么两样了,同时还散发着一股七荤八素的味道,好奇心促使我眼溅的多看了一眼,军用鞋、登山靴、枪部件、道具、酒瓶、干粮袋、长毛的衣服,内衣裤、防割手套、弹匣,蛇皮、还有一些白色的东西一下我还叫不出名字来,这是我能看到的,至于背包下面还压着什么,我也懒的翻腾。
  
      总之,看的让我眼花缭乱的,我不知道大嘴准备唱哪一出,也就转过脸不去看了。
  
      “我操,做兄弟做到这一份上,我也是醉了,我于光荣今天就大方一次,老崔这里面的东西你挨着挑,看上那样拿那样,谁叫咋怀着佛心没办成佛事呢。”大嘴看似的轻松,实则心比割肉还疼,我还不了解他,纯属那种认钱不认命的种。
  
      原本这是大嘴心虚,想用东西收买我,那好吧,和大嘴这样的人还客气个毛,不拿白不拿。
  
      其实,本来我来是不忍心拿他东西的,知道大嘴一路收集这些东西部容易,背在身上够累的,实在是感觉我要是不拿意思一下心理始终难平衡,拿吧,我狠了狠心,今天必须让大嘴蛋疼一次。
  
      我先是揪出大嘴穿过的内衣裤随手一扔,快要的掉渣的内衣裤划出一道弧线飞过老余头的头,正好落在了野脚上,这厮还在闭目养神呢,忽然感觉有异物,忽然就睁大了眼睛,“巴嘎,什么玩意的干活?”
  
      待看清楚之后,野急忙偏过脸,伸出一根手指把那件衣服扒拉到一边,他本来神智有不清,忽然发现大嘴的内衣裤里调出了不少干粮渣了,整个人就跳了起来。
  
      “他娘的,我就那些饼干总带着一股子尿骚#味,还以为你们中国的干粮就是这个味,敢情你是把内裤当干粮袋使了?”野一脸的嫌弃劲,发泄完之后还手指一个劲的扣了扣自己的嗓子眼。
  
      大嘴见此脸确实面不改色,冲着野嘿嘿之乐,然后大摇大摆的的向野走去,趁着大嘴离开,我干脆提起他的背包搂底一倒,稀里哗啦的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发现包里的东西远比我看到的要多,呈爆炸状滚的满地跑。
  
      东西太多了,我可没时间一一过目,只能找实用轻便的看看,最先被我盯上的是一个抗美援朝时期留下的军用水壶,绿釉子字红漆字,上面磕碰的坑坑洼洼的,我猜这里面肯定装的是酒。然后我又顺手抄起几袋被挤压变形的干粮袋,左右环视一圈,又在身侧发现了一条皱皱巴巴的裤子,貌似和古瑶穿着的那件衣服还是一套,我告诉自己别嫌弃了,有胜于无,现在可不是讲究的时候,先解决了温饱问题再,还有那双鞋业被我照单收了,弹匣军刀一概也不能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