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6章 升棺发财

第6章 升棺发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终于该出手的时候了,但是摆在面前一个很棘手的问题,那就是怎么样才上到祭台,祭台的四周有血河,血河里面有食人鱼,并且数量还成群的,明显游过去是不行,一条一条的去斩杀太浪费时间,我们手电的电量也是有限的,估计再坚持五个小时也就成了睁眼瞎了。
  
      我粗略的计算了一下,从我们的脚下到祭台的直线距离是不到二百米,祭台离血河的垂直距离应该也是二米左右,几乎和血河槽是同一个水平位置。这二百多米的距离内有一根石柱,并且石柱上面雕有各种栩栩如生、张牙舞爪的猛龙,所以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借石柱荡过去,听起来像似小孩子玩秋千。前提是必须有一个人敢冒险被食人鱼撕烂的危险,爬到石柱上面系绳子,当然这个人选非我莫属了。
  
      我问大嘴,“你带来的绳子加起来有多长?”
  
      大嘴不解的看了我几眼,没问原因,扳了几下手指头,清脆的说道:“应该有二百多米吧,怎么了,你要是上吊的话,肯定够了”
  
      我没有理会他的调侃,直接告诉他我的想法,大嘴倒是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毕竟他虽然光有一身蛮力,也只能算作困龙一条,盗墓这种事情最多的还是动脑子,最重要的也不用他的冒这个险。
  
      我让大嘴把所以的绳子全部串起来,并且越结实越好,然后把绳子的一段系在我的腰上,告诉他万一情况突发,快速的拉我回来。
  
      “于光荣同志,咱们可是远日无仇,近日无恨,你可不能干落井下石的事啊”临走之前我不忘再安顿他一下,毕竟这是玩命,谁的命都是一条,丢了我妈再有本事也生不出我了。
  
      大嘴没有回答我,只是阴森森的冲着我笑,笑的我腿肚子打颤,不过我知道他是在咋呼我,也就没有当回事,直接顺着血河槽滑到了血河里面,再一次饱受恶臭的折磨。
  
      这时候比起食人鱼来,恶臭也算是一种享受了,总强过让一群食人鱼围起来,啃的骨头渣也不剩好很多,我让自己镇定了一下,一点一点的向前挪去,争取不带起半点血花。
  
      这一刻万籁俱静,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好像时间都停止了,感觉那根柱子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我回头看了看大嘴,发现他没有走神,认真的看着我的每一个动作,算是解除了后顾之忧。
  
      我每前进一步,就感觉离死亡越近,这他妈和阎王爷作邻居的滋味实在不好受,有种脑袋别在腰带上的感觉。
  
      我走走停停,确认一下有没有引起的鱼儿们的注意,忐忑的祈祷着,“鱼儿呀,我不是你们的香饽饽,后面那个大个子才是你们的菜”,一路上差不多祈祷了五次,到第五次的时候,离那根柱子已经不到五米的距离,它想救命恩人一样高高在上的耸立在哪里,总算是侧着鬼门关绕了一遭,真是我弥陀佛了。
  
      “小心!”
  
      大嘴猛的向我嘶吼了一嗓子,可谓是一语喊醒梦中人呀,就在我美的时候,一群背鳍以极快的速度向我游了过来,短时间大脑短路,一片空白,我清楚在水里和鱼比速度的人是那是白痴。
  
      现在是我为鱼肉鱼为刀俎。处境尴尬,前面有食人鱼,后面二百米的绳子几乎全部在水里侵泡着,即使大嘴来得及救我,也的把绳子绷直了才行,关键时刻我他妈还就喜欢做白痴了,我直接向前疯跑了过去,在离石柱子两米远的地方起跳,只能恳求菩萨奶奶保佑,我还不到十九岁,我不想死。
  
      就在我跳起来双手紧紧的抱住石柱上凸出来的龙角的那一刻,脚下面几十张血盆大嘴同时张开了,一排排雪白的牙齿,等着我往下掉。
  
      我还不放心现在的高度,万一来个食人鱼跳龙门,那我照死不误,便快速的向上爬去,直到自我感觉安全了才胆战心惊的向下看去。现在估摸着离食人鱼有四十多米高,再看对岸的大嘴,一把一把的往地下甩汗珠,脸色也苍白了很多,我不知道他是真的为我担心,还是担心我死了他自己也的成为困斗之兽。
  
      还好石柱不是很粗,双腿稍微用力便能*,我抬头向穹顶看了几眼,再有四五米我就能伸手摸着那些仙女们的脸蛋了。然后小心翼翼的腾出一只手解开腰上的绳子,找了个凸凹的明显的位置,把绳子绕了三圈才放心的系了个死扣。
  
      然后向大嘴传话道:“于大嘴,可以荡秋千了”
  
      大嘴会意的点了点,把手电叼在嘴巴里,屁股后面只挂了一把工兵铲,五步助跑,直接就荡了过来,呼呼的裹着风声,俨然一个飞行的杀神一般。其实像这些动作对我们来说太小儿科了,当年在部队的时候,比这个难度系数大的动作都轻车熟路,如履平地一般,所以说跟玩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下面的观众虎视眈眈。
  
      这时大嘴已经落着了祭台之上,然后把绳子缠在自己的手腕上,向前岔开大步。我看大嘴已经做好了准备,也麻利的向下降去,落地后把绳子系在了石栏杆上,准备回去的时候用。这才不疾不徐的向棺椁走去,大嘴手握工兵铲紧随其后。
  
      到了近前发现这个棺椁超大,比普通的棺椁足足能大一倍,我伸手在棺椁上摸了一把,外面的黑色部分应该是雌性的水牛皮所包,并非是黒木。而且这样的棺椁应该是周朝的。如多我猜的不错的话,这是三重套棺。也就是说大椁套小椁,小椁套棺材。
  
      其实棺椁和棺材是不一样的,简单的说,套在棺材外面的叫椁,而棺只是椁里面装殓尸体的匣子。棺椁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普通老百姓死后只能用简单的四寸木棺安葬,有的甚至直接就裹席入土。
  
      棺椁制度化最早可于追溯到周朝,那时候的周朝已经形成了严格的安葬制度。像这种套棺只有诸侯、太师级别的人物才可以享用,可见由于生前的尊卑之分,死后安葬也是区分的怎么详细,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落差。
  
      此时大嘴从身上掏出了蜡烛,学着摸金校尉那一套,正要去点燃,却被我制止了,我告诉他对于这样的昏官狗官,生前贪污受贿无数,没人能拿他有办法,我们这是替老百姓拿回自己的东西,用不着和他请示,瞎子点灯白费蜡,没必要浪费,省一点是一点,更别说给他磕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