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 > 第323章

第32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蔡根花听到南建龙说出给这个字,她嘴角忍不住的的上扬。
  
  她眼神中已经出现了得到四十万的瞎想了。
  
  夏君山眉头紧皱,花钱消灾不痛快!
  
  “给你个屁~”南建龙一个大喘气后,对着蔡根花怒火道。
  
  钱文眼睛瞬间睁大,好家伙,有些出人意料,他以为都到这份上了,南建龙这个知识分子,对满身是刺,不要脸的蔡根花屈服了呢。
  
  夏君山也看向南建龙,虽然回答很解气,可这让他更头痛了。
  
  刚刚嘴角上扬,憧憬的蔡根花,脸瞬间阴下,没有好脸的看向南建龙。
  
  “老不死……”蔡根花怒火上涌,开口就骂。
  
  “滚,滚出我家,立刻马上。”南建龙右手颤抖着擦了擦嘴角,目光满身厌恶。
  
  “我要把你的……”蔡根花瞪着南建龙。
  
  “随意!爱给谁给谁。”南建龙喘着粗气,目光开始平静。
  
  “好你不要后悔,在找我可就不是这个价格了。”蔡根花手一甩,以为南建龙是吓唬自己,进入卧室收拾东西去了。
  
  “爸……”夏君山见蔡根花进来卧室,迟疑了一下,隐隐约约小声道,“要不少给点,您名誉重要。”
  
  南建龙看了夏君山一眼,他对自己这个学生,女婿是真满意,心好,温和,善良,照顾家,体谅包容南俪。
  
  可太温和了,遇到这事就如张嘴咬刺猬,无从下口。
  
  南建龙没有回答夏君山的话,而是扭头看向一旁一直看戏的钱文。
  
  “好看么?满意么?舒心了吧?”南建龙目光平静看向钱文,轻声道。
  
  钱文挑眉,这状态,刚刚还怒发冲冠呢。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只是夏哥的司机,接送一下,你无视我就好了。”钱文才不会承认自己吃瓜的心态。
  
  南建龙没理钱文的话,继续说道,“既然看舒心了,那就帮我个忙吧,就算是票费了。”
  
  钱文奇怪,这是要干嘛。
  
  “夏哥就给跟前,有什么事,你自己跟他说就行了。
  
  你的事,我办不了。”
  
  钱文一点也不想了解要帮什么忙,直接拒绝道。
  
  “对啊,爸,我在呢,有什么吩咐,你说。”夏君山急忙道。
  
  南建龙看了夏君山一眼,叹了口气,“替我报警,你做吧。”
  
  夏君山一僵,这警可不是那么好报的。
  
  今天这事能报警么?当然能报,这事都不能报警的话,就没事能报警了。
  
  可是报警后的后果呢,恩师一辈子以文化人自居,要面子,现在身体也垮了,要是真传出什么流言蜚语,果照什么的,这还活不活了。
  
  真出个事,他怎么和南俪交代。
  
  现在难点就在这里。
  
  钱文闻言,好奇的打量着南建龙,决定挺明知,可决心不是那么好下的。
  
  “爸,要不我和她谈谈吧,花点钱,花钱消灾。”夏君山咬牙道。
  
  南建龙摇了摇头,他就怕,这钱花了灾还消不了。
  
  口子不能开,一开,说不定就成无底洞了。
  
  别看他现在面无表情,好像平静了,可是心中怒火万丈,真想活撕了那个毒妇。
  
  可在生气又有什么用,无济于事啊。
  
  “你自己打不就行了,这还需要我帮忙?”钱文说道。
  
  “这个决心我下不了。”南建龙闭目靠在轮椅上。
  
  钱文有些理解了,这是投鼠忌器,心里有顾忌,让自己来快刀斩乱麻。
  
  “还是我先谈谈吧。”夏君山说道,说着他就要去找蔡根花。
  
  “夏君山!”南建龙睁眼,严厉的叫住。
  
  “爸,她手里有照片!”夏君山无奈道。
  
  南建龙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嘴,腿,“你看看,你看看,我成什么样了,没活头了。
  
  我癌细胞扩散了,就是正常活,也活不了多久,现在也就没几月了。
  
  我不想临死前,还让毒妇威胁我一把,我心不顺。
  
  我的钱就是扔了也不喂畜牲!
  
  就这样吧,你要么帮爸报警,要么说服颜鹏。”
  
  夏君山手握电话,一会望望蔡根花的卧室,一会紧紧手里的手机,犹豫不决。
  
  钱文砸了咂嘴,南建龙自作孽不可活,也算是报应。
  
  “颜鹏,给个主意。”夏君山看向他。
  
  钱文眼睛动了动,想了想,南建龙固然可恨,可蔡根花也不是什么好鸟。
  
  这举手之劳的忙,到底帮不帮?
  
  这时蔡根花拉着行李箱出来了,她对着南建龙冷哼了一声,没理钱文和夏君山,迈步就想走。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站住。”钱文皱眉说道。
  
  蔡根花止步,扭头问道,“怎么?你打算提死老头给钱。”
  
  刚刚这话他还听得挺自在,感觉有趣,现在有些刺耳。
  
  “我们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你等等吧。”
  
  南建龙气受了,气了个半死,他也算舒心了,蔡根花这个祸害就不要放出去了。
  
  “你说什么,我告诉你就是警察来也是抓这个老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蔡根花泼劲立马上来。
  
  钱文点点头,不在意道,“你说的都对,那你等等,看看他怎么被抓。”
  
  蔡根花有些慌了,干这个,最忌讳就是警方介入。
  
  “这不关我的事。”蔡根花说着就要拉行李箱走,刚迈出一步,她停顿了一下,扭头看向南建龙,夏君山,“我的补偿不能少,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后天我在来。”蔡根花说着看了看地上的照片,威胁道。
  
  夏君山攥着手机的手突然一紧,青筋暴起,右手拿起手机拨通报警电话,左手拉着蔡菊英。
  
  他不能让对方走,今天之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你干嘛,放手,我告诉你别把我逼急了,逼急了我……”蔡根花用力甩着夏君山的手。
  
  钱文沉吟了一下,弯腰掏出袋子中的矿泉水,猛地砸了出去。
  
  “嘭~”
  
  “啊~”
  
  正中蔡根花腹部。
  
  钱文起身走到蔡根花跟前,一脚蹬开立于一旁的行李箱。
  
  “哐啷~”
  
  蔡根花被吓得抖了一下,惊恐的看向钱文,哆哆嗦嗦道,“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不怕你。”
  
  “你还是等等吧。”钱文轻声说道。
  
  这个门要是不进,他要是不露面,这事过不过都无所谓。
  
  现在夏君山都报警了,他就是看着对方的面子上,也不能一直坐着了。
  
  要不然,朋友都没得做。
  
  夏君山报完警,挂了电话。
  
  报了警,木已成舟,夏君山突然轻松很多,他拍了钱文胳膊一下,走到蔡根花跟前,“就让警方做判定吧,要是确实需要我们补偿,一分不少都给你。
  
  要是判定你敲诈勒索,就等着坐牢吧。”
  
  “我有照片,你不想老不死活了么?要知道他可受不了刺激。”蔡根花急忙说道。
  
  事情有些不受控制,她着急了。
  
  “就我这样,还能活多久,不劳你费心了。”南建龙看向蔡根花闷声闷气道。
  
  见事情彻底脱离掌控,蔡根花急了,背后渗出冷汗,急忙道,“开玩笑的,我刚刚胡说八道,根本没什么照片,你们让我走吧。”
  
  钱文摇了摇头,对付这些人,你就得比她硬,比她头铁,对方自然就软了。
  
  “南建龙!你想鱼死网破!”蔡根花眼眶欲裂,吼道。
  
  “我只想安安稳稳走完自己这最后一段路,是你起了歪心思。”南建龙突然没有心思大吼大叫了,他好瞌睡,想休息。
  
  蔡根花眼睛一转,行李箱也不要了,拔腿就往外跑。
  
  夏君山见状急追。
  
  钱文揉了揉鼻子,捡起地上的矿泉水,瞄准蔡根花的背,用力扔了出去。
  
  “啪~”
  
  蔡根花一个趔趄,夏君山一下摁倒她。
  
  蔡根花不断挣扎,口中,骂骂咧咧。
  
  这时房门被敲响。
  
  “这是警方到了?”钱文问道。
  
  “开门吧。”南建龙看了看地上的照片,闭上了眼。
  
  这警察来,领里街坊的肯定都能看到,不过今天是什么结果,他的脸是丢定了。
  
  在死前,都是话题中心。
  
  钱文越过不断挣扎的蔡根花,打开门,让他出乎意外的是。
  
  “南俪?”
  
  “颜鹏,你怎么在这?”门外,南俪疑惑道。
  
  钱文眨了眨眼,让开身,“进来说。”
  
  走进的南俪听到了蔡根花的呼叫,急忙走进客厅。
  
  见夏君山摁着蔡根花,急呼道,“夏君山你在干嘛?”
  
  钱文关上门,走了进来,“你先去照顾你爸吧,一会警方来了,你就都知道了。”
  
  “我爸怎么了?”哪里急忙看向南建龙。
  
  南建龙脑袋低的很低,一副不想让南俪看见的样子。
  
  今天这事,不管因为什么,他这张老脸是丢尽了。
  
  南俪扔下手里的菜,跑了过去。
  
  南建龙行动不便后,南俪怕他吃不好,就时不时下班买些新鲜的菜送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