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诸天之角色扮演 > 第十五章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第十五章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洛仙子,一定是洛仙子显灵!”
  
  有个村民突然大呼出声。
  
  经他这么一吼,一众村民回过神来,纷纷跪下冲着天空磕头。
  
  洛仙子,乃是当地的一个美丽传说。
  
  据说洛仙子的洞府就在此山深处,自打洛仙子到来,附近一带安宁了许多,很少听说山精野怪害人的消息。
  
  百姓们为了感恩,集资修了座仙姑祠,以表感恩之心。
  
  只是,传说终究是传说,很少有百姓亲眼见过洛仙子。
  
  而今日里,吴大娘本来都没气了,结果却被那神秘女子救醒,一众百姓自然认为是仙子显灵。
  
  其中心情最为复杂的乃是二黑。
  
  娘亲死而复生自然是一桩值得庆幸之事,但娘儿俩的心情却依然一片灰暗与绝望。
  
  毕竟,新娘子被山贼掳走,迎接她的将会是怎样屈辱的灾难?
  
  正当绝望无助之际,新娘子却突然出现在村子里……
  
  “咦?新娘子怎么回来了?”
  
  “那两个人是谁?”
  
  眼见着陌子鸣夫妻俩带着新娘子出现,村子里一下沸腾起来。
  
  二黑在屋子里听到动静跑了出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悲欢离合,尽在此时。
  
  在得知了新娘被救的经过之后,二黑,吴大娘,包括村里的一众村民对陌子鸣夫妻自然是千恩万谢。
  
  随之,又有人讲述了一下吴大娘之前被洛仙子所救的经过。
  
  “洛仙子?”
  
  也不知为何,听到村民所说,陌子鸣不经意想起了一个人。
  
  “对,洛仙子在咱们这一带很出名,大家伙儿还集资建了仙姑祠,常有人去上香祈愿……”
  
  听到一众村民七嘴八言讲了一番关于洛仙子的传说,陌子鸣决定前往仙姑祠一探究竟。
  
  离开村庄之后,陌子鸣便冲着白素贞道:“也不知为何,我有一种预感,这洛仙子说不定正是我们要找的人……准确地说,是灵云真人要找的人。”
  
  “你是说,洛儿姑娘?”
  
  “嗯~”
  
  陌子鸣点了点头。
  
  当初在天师宫,灵云真人曾经说过,他四处找过洛儿,但一直找不到。
  
  而玄清子则预言说,陌子鸣的出现或许会令事情出现转机。
  
  陌子鸣从未刻意去寻找过洛儿,再说他也不知从何找起。
  
  现在,终于有了线索。
  
  倒也不仅仅是因为“洛仙子”这个字眼,更多的是源于一种直觉。
  
  于是,夫妻二人一起来到了仙姑祠。
  
  一进去,陌子鸣不由讶然,因为里面供奉着的仙姑神像竟与他当初在画册中看到的洛儿形象有几分神似。
  
  这说明当初塑像的时候,肯定是有人亲眼见过洛儿的,同时也更加印证了陌子鸣的直觉。
  
  只是,就算能确认洛仙子就是洛儿,但又该去哪里寻她?
  
  好在这难不倒陌子鸣。
  
  通过一众村民的讲述传说,以及洛儿之前出现在村庄里救了吴大娘这些线索,陌子鸣断定她的洞府应该就在这方圆数十里内。
  
  锁定了大致范围,那就好找了。
  
  毕竟洞府肯定是要寻找人迹罕至之地,寻常百姓难以抵达的地方,而且灵气还得充沛。
  
  这一点,通过奇门遁甲之术查看山脉走势便能顺藤摸瓜找到洞府所在地。
  
  于是,陌子鸣找了一处高地开始查看四周的地势,简单来说,也可以称作看风水。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陌子鸣基本确定了方向,冲着白素贞抬了抬手:“娘子,走!”
  
  夫妻俩翻山涉水,沿着山脉走向一路前行。
  
  翻过几座山头,陌子鸣停了下来,眼光瞟向一处云雾缭绕的山头。
  
  “娘子,不出意外的话,洛儿修炼的洞府就在那座山中。”
  
  白素贞想了想,道:“相公,要不这样,我先过去试探一番,你在这里等我。”
  
  “好吧!”
  
  陌子鸣点了点头。
  
  于是,白素贞飞身而起,很快便消失在茫茫云海中。
  
  也不知二女是如何交流的,总之,陌子鸣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终于见到她俩一起飞了出来。
  
  飞落地面,白素贞一脸欣慰道:“相公,你的直觉没错,她的确就是洛儿。”
  
  “洛儿见过陌公子!”
  
  洛儿上前福了一礼。
  
  陌子鸣回了一礼,笑道:“一切皆是天意,没想到路经此山,竟然真的遇到了洛儿姑娘。”
  
  洛儿长长叹息了一声,迟疑了一会,问:“他现在……还好么?”
  
  陌子鸣一脸正色道:“洛儿姑娘何不亲自去问?”
  
  “我不想见他!”
  
  “洛儿姑娘,事情都过这么久了……”
  
  “这事无关岁月,既然当初我选择离开,就意味着与他彻底了结了一切恩恩怨怨。”
  
  “可是洛儿姑娘,你想过没有?如今,他已经大彻大悟,不再是陆宵,而是灵云真人。
  
  这些年来,他一直呆在天师宫潜心修炼,希望有一天能当面与你说声对不起。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这么多年来,因为心中的愧疚,灵云真人一直无法释怀,从而也导致修炼受到了影响。
  
  如若不打开这个心结,恐怕今生……再难寸进。
  
  当然,你可能会觉得,他之所以想找到你,是为了打开心结,以提升修炼境界……”
  
  “难道不是么?”
  
  洛儿淡淡插上了一句话。
  
  “你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但换个角度来想,灵云真人为何会有这样的心结?
  
  都说岁月可以抹平一切,但,从你俩分开至今差不多有二百余年了吧?
  
  如此漫长的时间,他依然还是挂念着你,依然还是想与你当面认个错,恳请你的原谅。
  
  这只能说明,无论他当年做错了什么,但是,你在他心里,才是一生中最重要的那个人,永远也无法忘怀……”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洛儿眼圈一红,声音变得呜咽起来。
  
  “洛儿妹妹……”这时,白素贞走到洛儿身侧,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安慰:“当年发生的事,或许就是你俩命中的一劫。
  
  如若不是发生当年的事,陆宵作为一介凡人,早已化作粉尘,又怎么可能成为灵云真人?
  
  正是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才会奋发,他的潜力与天赋才会得到展现。
  
  你们俩的姻缘乃命中注定,斗了这么多年的气,也该消消气,坦然面对未来。
  
  正如我家相公,他有时也得去烟花柳巷应酬一番……”
  
  “咳咳咳……娘子,怎么扯到为夫身上来了?”
  
  陌子鸣颇有些哭笑不得。
  
  “相公,妾身又没责怪你的意思,只是给洛儿妹妹举个例子。”
  
  “好吧……”
  
  见状,洛儿不由感叹道:“真是羡慕你们夫妻。”
  
  “洛儿,你不用羡慕我们,我相信,你与灵云真人见了面,大家把心结解开了,你们俩同样也会恩恩爱爱。”
  
  闻言,洛儿迟疑了一会,道:“好吧,不过……我……我才不要主动去找他……”
  
  一听此话,白素贞不由笑了:“知道知道,姐姐理解你的心情。这样,等这次我与相公返程时,便去天师宫知会灵云真人一声,如何?”
  
  “嗯,多谢白姐姐,多谢陌公子,那就有劳你们了。此恩,洛儿永生不敢忘。”
  
  洛儿感激地冲着二人揖了一礼。
  
  “洛儿妹妹不必多礼……”
  
  聊了几句,白素贞想起一事,不由问:“对了洛儿妹妹,你应该知道公孙琚的名号吧?”
  
  “当然知道啊,名闻天下的铸剑大师,说起来,我以前还见过他一面。”
  
  一听此话,白素贞不由惊喜地问:“他的居处妹妹知道么?”
  
  “嗯,在终南山北面一处山谷内,靠近沣河……怎么了,你们这是要去找公孙大师铸剑?”
  
  “对!”
  
  “这个恐怕有点难,公孙大师脾气一向古怪,就算是多年的老朋友找他铸剑也要百般刁难……”
  
  白素贞叹了一声:“嗯,这个我倒是听说过一些。不管怎么说,总得去试试。”
  
  “对了,小妹听说公孙大师喜欢喝杜康酒,到时你们不妨多带一些,说不定会有效果。”
  
  要说终南山距离此地也不算远,毕竟都属于八百里秦川范围内。
  
  不过,既然洛儿提了个醒,陌子鸣自然要投其所好,先去准备一些杜康酒。
  
  杜康其实是一个人名,相传杜康乃是夏朝的国君。
  
  据汉《说文解字》记载:“杜康始作秫酒,又名少康,夏朝国君。”
  
  民间制酒业,也将奉为祖师爷甚至是酒神。
  
  此后,杜康一词,也往往被代指酒。
  
  比如曹操的《短歌行》中便有“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之千古名句。
  
  其中的杜康,意思就是酒,并不特指杜康酒。
  
  但不管怎么样,杜康酒也因此而名动天下。
  
  要想喝到最正宗的杜康酒,自然就得到其产地:杜康村。
  
  此村之所以称作杜康村,是因为相传当年的杜康就是在这里酿酒。
  
  不管传说是真是假,总之,杜康村的村民代代相传,家家户户都在酿杜康酒。
  
  于是,陌子鸣便与娘子一起直奔洛阳方向。
  
  杜康村位于洛阳辖下的汝阳县,距离县城大约五六十里地,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偏远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