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一七章 加官晋爵

第一一七章 加官晋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门下:忠而获戾,时所叹息。赏以念勤,邦之懿典。东宫左春坊司议郎、检校工部员外郎胡戈,长才伟度,博闻强学,夙负雄图,少怀英毅,蕴公辅之量,有王佐之才,周百虑以匡社稷,竭一心而在庙廊。故能见大义,临大节,智可以不俟终日,诚可以格於皇天。古人有言,宁恩曲突。自翦元恶,旋居左揆,利更称於狐偃,勋莫逮於萧何。兼而有这,义固无赐,宜加土宇,永傅带砺。可封中散大夫、检校户部郎中、屯田郎中、东宫左春坊司议郎、赐爵终南县开国子、加赐食邑五百户,实封百户,新妇刘氏,静容婉柔,丽质轻灵,风华幽静,淑慎性成,封诰命夫人,馀如故。主者施行。”
  
      内侍刚刚念完,笑着把圣旨交到胡戈手上,继续道:“陛下还有口谕:归唐吉时速回,朕携皇后、太子亲至光德坊观礼。弘基,昔年微时笑言,吾未忘矣!”
  
      传完李世民的旨意,那内侍朝刘弘基和胡戈笑道:“二位大人,请迎了新妇,便速速移步光德坊吧!”说完对满堂公卿拱了拱手,告辞而去。
  
      堂上众人对李世民所下圣旨的内容还能保持安静,毕竟皇帝下一道这样加官晋爵的圣旨要经过三省十几位大臣之手,消息早就漏出来了,在座都是朝中重臣,没有谁消息闭塞的。可当他们最后听到李世民传下的口谕后,城府浅一点的都是在座位上低声议论着,就连房玄龄、杜如晦也不免对视一眼,交流着心中的感慨。
  
      这时刘仁景从牌局中挣脱出来,正在门口候着,见内侍出来,上前引路,两人走到刘府门口,刘仁景见没有旁人了,笑着递给内侍一块碎金,内侍伸手接过,脸上未见任何异常,只是笑道:“公子,你家妹婿圣眷匪浅啊,想我大唐立朝以来,封授的开国县子里面,还没见过哪一个有实封的!”
  
      刘仁景笑着谢了,说了几句客气话,只把内侍送到大门之外,这才转回,这时狐朋狗友顿时凑了上来,都好奇的问道:“二哥,圣旨里面说什么啊,可是让刘都督调回京城?”
  
      “都别瞎猜,我爹才出去多长时间,怎么可能这么快调回来,圣旨是下给我妹婿的!”刘仁景辟谣道。
  
      “啊?下给那乡下土包子啊?”众人都是大失所望,还有人嘀咕道:“这人是什么造化,能娶到薇薇不说,大婚之日竟得陛下圣旨,这是多大的面子啊!”
  
      “是啊,那小子凭什么运气那么好,偏偏薇薇还对他死心塌地,连你娘的话都不听!”
  
      “唉,想那日我在府上跟薇薇见面时,她睬都不睬我,二哥,要是我做了你妹婿,那今日的圣旨不就会下给我吗?”
  
      刘仁景闻言看了过去,见最后说话那个瘦高个子是牛进达的大儿子,他心知妹妹曾在一年前曾被自己母亲卢氏强带到过他家,中间妹妹负气,整个过程一句话都没说,事后任凭母亲怎么相劝却再也没去过牛进达府上。
  
      此时听他说出这番言语,被他的无知逗得笑了起来,道:“下给你?你知道圣旨里面说什么吗?”
  
      那人不明所以,疑惑道:“二哥,圣旨上说什么啊?”
  
      “赐爵终南县开国子,实封百户!我妹妹也被封了五品诰命夫人,现在见了她我还要行礼呢!下给你?你回去自己写一张赐给自己玩吧!”刘仁景揶揄道。
  
      “什么,他被封爵了!?”众人都不相信,“我大唐立国之初,虽有未及三十而封爵位者,但都是一刀一枪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那都是实打实开疆辟土之功劳,想他一个庶人,仕官不到半年,就算拜了观国公为师,也不能升官升得这么离谱吧!居然还有实封,前年樊国公段志玄段大将军在玄武门立下大功,也才实封四百户,你说他凭什么封一百户啊!?”
  
      众人一下都想不开了,本来就看不惯这小子何德何能能得刘诗薇青睐,又听说胡戈升官封爵,这还得了,众人心中那股无名妒火在这冬日里冉冉升起,一下炸开了锅,引得院中宾客纷纷往这边观望。
  
      “都吵吵什么?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啊!我妹子出嫁,你们若是来搅局的,大门就在一边,不想待就请回去!还有,胡戈现在是我妹婿,你们说话客气点!”刘仁景见大伙闹腾起来,大声喊道。
  
      “打牌去,打牌去!想起来就叫老子生气!”这时人群中一人道,其他人见刘仁景发了飙,气焰都小了下来,见有人带了头,也都愤愤往牌桌走去,准备借麻将来消转自己心头业火。
  
      这时一个锦衣少年嘀咕道:“妈的,麻将也是这小子拿来讨薇薇欢心的,老子这辈子都不碰麻将了!!!”
  
      他旁边一人闻言,叫道:“你把欠我的钱先还了再发宏愿,妈的,两个金顶你都赊着!”
  
      “老子今天钱没带够才欠着的,二哥,借我十贯钱,情场失意还不准老子赌场得意一回?”
  
      刘仁景听着自己这帮哥们的对话,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当下掏了二两碎金出来,递给借钱那人,只听那人接钱后念念有词道:“老子要连本带利赢回来,哥几个,相好的明天天亮之前不许走!”
  
      ……
  
      且说胡戈接了圣旨,站在原地稍稍发着愣,这回李世民终于授了自己散官,正五品上的中散大夫。按说就算自己考得了状元,照旧例也不过加授七品散官而已,这回连跳了不知多少阶,直接上到了正五品上,他心知肚明,这应该是李世民对自己以前灭蝗、防旱、献土窑的补偿,门下省没有阻拦,多半也是看在自己土窑为国家带来的大利之上。
  
      可实授的检校户部郎中就让他有些想不明白了。他一直在尚书省大院里当差,其他几部的秘闻也是听说过一些,他知道这户部首司的那位郎中也是刚刚才上任不久,没理由这么快把他调走,那么按此推论,自己这回的检校衔应该是虚的荣誉职务,想来是为了对应自己的散官品级才这样授予的。可这样的话,直接授检校工部郎中不就得了,都一样的正五品上,为何偏偏授到户部呢?想到这里他是满头的问号。
  
      这时杨师道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胡戈回头一看,却见这位吏部侍郎看向自己的目光意味深长。
  
      胡戈突然感觉心里被什么东西拨了一下,像是突然领悟了什么,可是,当他企图把这些一念之间的思绪都拼凑起来捋顺时,却又发现根本一点头绪都抓不到。
  
      这时久历人事的杨师道看出了胡戈心中的疑惑,轻声道:“去户部是戴大人建议的,好了,该去催妆了!”
  
      胡戈这才恍然大悟,看来这是戴胄要给自己压担子了,有个头衔做事也名正言顺写。想明白了这一点,他不再困惑,只是走到刘弘基和卢氏面前,叫了声:“爹、娘!”
  
      刘弘基面色慈祥,目光带笑,望着胡戈道:“归唐,去接薇薇吧,把她交给你,我很放心!”
  
      胡戈眼眶一热,差点就要掉出眼泪来了,老丈人这话就等于完全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自己了,从此自己就不再是一个人了!
  
      他虽然在光德坊住了许久,可平时心里总是觉得空落落的,那里就像是自己下差之后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和寄居在别人府上没有什么不同的感觉!
  
      而这一切的一切,原来只因里面还差着一半,只有刘诗薇住进去了,那才叫家啊!
  
      “等会我和你岳父过去的时候,会把给你那边准备的管家和佣人一并带去,你府上的事情我也听说一二,空空荡荡的,多靠二弟府上老兵照应,我们带去的这些人都是我府上用惯了的,办事麻利,为人本分,以后你府上其他事情也不用你和薇薇万事亲为了!”这时卢氏对胡戈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