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一五章 将星闪烁 闺房私语

第一一五章 将星闪烁 闺房私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谢娘,还是娘考虑得周到!”胡戈回道。望着眼前这位出身高门的丈母娘,想起自己和刘诗薇一同走过的挫折之路,胡戈一时感慨万千。不过还好,最后终于得了她的应许,刘诗薇也不必在自己心中那巨大的阴影下同自己生活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胡戈心中还是很感激卢氏的,尘埃终于落定,过去的一页已经翻过,等待自己的将是新的篇章。
  
      卢氏见他面带感动,言语真诚,叹了口气,道:“别记恨我,好好待薇薇!”
  
      胡戈没有回话,只是又给二老磕了三个响头,他知道自己即将娶走他们养育多年的女儿,说什么话都无法真正安慰到自己的丈人和丈母娘。看上去,今后两家虽然隔得不远,刘诗薇可以时常回娘家走动,可那毕竟已经是两个家庭了。
  
      这时身后一人走近,搀起胡戈,对主人夫妇道:“大哥,嫂子,薇薇以后住到了我的隔壁,你们还担心什么呢,吉时快到了,让归唐催妆去吧!”
  
      “归唐,去吧,薇薇在后院闺房,我和你岳父在这坐会儿,坐会儿……”说着说着卢氏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刘弘基见状伸出右手叠在妻子左手手背之上,轻轻拍着,用着无言的举动安慰着她。
  
      见刘弘基也朝自己点着头,胡戈对二老一躬到底,便大步朝后厅走去,军爷跟刘弘基眼神交流了一下,也随胡戈进去了,这两人一动,杨师道等迎亲之人自然跟上。这时堂中宾客大多是朝中重臣,自持身份坐在原地没有去凑这个热闹,只有杜如晦和戴胄起了身,朝后院而去。
  
      “薇薇,开门!我来接你啦!”已经走到刘诗薇门口的胡戈敲门道。虽然他早就憧憬过这一幕的出现,可是真到了这门口,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激动,话音都有点颤抖。
  
      房中的新娘已经在闺房内等候了一天,此时突闻心上人的声音,下了**就要来开门,这时只听里面一阵嬉闹,有人道:“姐姐,你这是干嘛,哪有那么容易被他接走的,让他再敲一会,再敲一会儿!”
  
      胡戈一听,知道是谁,忙道:“风妹子,你这是干嘛,大哥平日里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吗?你怎么关键时候坏我和你姐姐的好事!”
  
      胡戈话音一落,只听里面笑成一团,显然人数不少,都是叽叽喳喳的不让新娘开门,这时屋里有人喊道:“你得拿出点诚意来,不然这门不是那么好开的,听姐姐说你嘴巴厉害,我们也不为难你,就按规矩来吧,先做首催妆诗来听听!”
  
      戴胄一听,对杨师道说道:“景猷,快点,你的强项来了!”
  
      大诗人杨师道见众人望向自己,哈哈一笑,道:“你们什么时候见我做过催妆诗?再说新郎平日里虽说不显山露水,可诗才还是有的,你们别催,且看他本事!”
  
      杜如晦听杨师道这般说,上前拍了拍胡戈的肩膀,道,“归唐,作诗不在好坏,唯抒发心声而已,别急,先想想!”
  
      胡戈点点头,心想吉时就要到了,现做也不一定做得出来,无奈只能抄前人的了,他记得唐朝有一位不是很出名的诗人徐璧,曾做过一首很有意境的催妆诗,自己当年上学时看过后很是喜欢,所以现在还记得,便略略回忆了一下,当下对着大门道:“
  
      传闻烛下调红粉,
  
      明镜台前别作春。
  
      不须满面浑装却,
  
      留着双眉待画人。”
  
      作诗的行家杨师道一听,对众人笑道:“这是取自汉时张敞给妻子画眉的故事,这首诗倒是做得巧!”
  
      胡戈因为是抄袭别人的诗歌,当下有些脸红心跳,所以没有答话,其他宾客只当新郎官脸红是因为兴奋,都夸这诗做得好。
  
      果然这位前人徐璧诗歌精妙,只听“吱”的一声,闺房门被里面人打开了,胡戈心中怀着对徐璧的无限感激,走进门去,只见里面十好几个女子挤在刘诗薇的闺房中,这时她们见新郎官进来,都是好奇的打量着胡戈,胡戈朝刘诗薇的闺蜜们拱了拱手:“多谢各位,还请移步到我府上喝杯喜酒,也好表达一下我的敬意!”说完笑了笑,便直奔正主而去。
  
      这时只见刘诗薇坐在**上,那婀娜的身段上穿着喜庆的礼服,此时也见不到她俏丽的面容,只因其两只玉手举着扇儿,把脸颊遮住,胡戈知道这时红盖头还没流行起来,此时新妇出嫁都是用纱扇遮脸。胡戈走到刘诗薇面前,低低在她耳边说了句,“这辈子,就跟我走吧!”
  
      新娘闻言红上耳根,只是低着头,任新郎牵着,俩人一前一后在众人的笑闹声中出了闺房,直接往府门口的婚车而去。
  
      胡戈走在路上感觉到刘诗薇身子在微微发颤,便手上稍稍用力捏了捏她,显然她感受到了他的关心,过了小半会儿,脚步慢慢的趋于平稳,身子也不再发抖了。
  
      “景猷,你们先过去,我们随后就来!”军爷见胡戈已经牵了新娘出来,笑着对杨师道说道。
  
      杨师道点点头,又朝满脸笑意的杜如晦和戴胄拱了拱手,说了声:“那就先行一步了,三位慢来!”
  
      说完直送胡戈和新娘上了婚车,这时刘府门口早就挤满了人,一些小孩儿拦着婚车前头,不让婚车起行,胡戈笑着将刘诗薇先扶上婚车坐稳,然后才出来,对队中马周做了个手势,马周会意,呵呵一笑道:“都来都来,散点心了!”
  
      原来这时有“障车”之习俗,新娘亲友在新郎接了新娘之后,都拦着彩车不让前行。这和后世新郎叫门时新娘亲朋好友索要红包的风俗正是一样,还好老管家早有准备,载彩礼的马车中,就专门有一辆是放着铜钱点心的,这时马周得了胡戈的招呼,把众人揽到最后一辆马车旁,笑着四散的发着红包和点心,得了解围的婚车立马起行,胡戈骑在马上,在前引路,开开心心的迎着新娘回家去。
  
      “她这时候在想什么呢?”胡戈骑在马上想着,须不知这时坐在婚车里的刘诗薇也在想着胡戈,想这坏人此时心中是不是正得意……
  
      本来这时习俗是新郎不随婚车一起行动,而是先行一步赶回家里,可是胡戈没有这么做,坚持要陪刘诗薇一起前行,大家都是笑着默认了,
  
      就这样,在长安百姓好奇的目光中,这列有着新郎同行的车队终于赶在天黑前回到了长安县中的光德坊,这时从胡府的大门口到拜堂的正厅,已经铺好长长的毡褥,就如后世的红地毯般,不用说,这也是此时的风俗,为祝新婚夫妻传宗接代、前程似锦的意思。
  
      “归唐,慢些来,薇薇娘家人还在路上,且陛下还没有过来,我们稍稍等等!”这时杨师道走到胡戈身旁跟他耳语道。
  
      胡戈点点头,回身上来婚车,跟刘诗薇低语了几句,又怕她冷,把自己外面的袍子脱了下来,盖在她的身上,刘诗薇一见胡戈举动,忙要开口,胡戈“嘘”了一声,道:“有话,进洞房再说!”
  
      刘诗薇只觉脸颊发烫,有些害羞的任胡戈把衣衫披在自己身上,胡戈嘿嘿一笑,躬身准备出去,突然转身回头,说了一句:“你我相识,便是在马车之上,没想到旧景重现,薇薇,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夫人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