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一三章 太极殿君臣议状元 下

第一一三章 太极殿君臣议状元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今天哪怕是挑灯夜战,也要叫老黑输光了再回去!”程咬金笑道。
  
      “程咬金,输几贯钱直什么,是好汉的不要走,晚上光德坊接着再来!我还没输够呢!”尉迟恭哼了一声,道。
  
      这时张公瑾回头看了尉迟恭一眼,笑道:“敬德,看我手气如何?”
  
      说完张公瑾把手上捏住的牌往桌上一拍,大家都是望去,只见他杠了个赖子,桌上已经四杠了,这时胡了牌也不小,尉迟恭忙叫了声,“别忙推牌,再杠!”
  
      这时众人都被场中局势吸引住了,都不说话,只是盯着张公瑾,张公瑾见尉迟恭既然这般说了,他也不迟疑,接着把杠来的赖子继续又一杠,众人一看,居然还是一张赖子,都叹着张公瑾的运气,见状尉迟恭哈哈一笑,道:“满了没?没满继续杠!”
  
      张公瑾低头一算,笑道:“已经满了!都金顶了,不必再杠了!”
  
      尉迟恭这才笑逐颜开,道:“程咬金你洗的好牌啊,一对一对的放在一起,我说你手气怎么这么好,原来是做了手脚,哈哈,走,吃饭去,这最后一盘就算了,不要你们钱!”这话直把程咬金噎住了,因为杠牌都是在他面前起的。
  
      张公瑾嘿嘿一笑,把牌推了,站起来道:“敬德,走,吃喜酒去,下午再接着来!”
  
      这俩人对视一笑,也不管放在旁边椅子上的零钱,便旁若无人的笑着往厅里走去。两人这般姿态倒叫面色一直很是严肃的段志玄也略略开颜,随手拈起桌上一只木牌细看。
  
      这时只听程咬金骂了一声邪门,继续翻看着最后面铺着未起的杠牌。秦琼这时也起了身,活动了一下手脚,笑着对军爷道:“多蒙你兄弟想的好主意,叫我日后在家养病时,也不必那般寂寞了!”他武人出身,对读书这种打法时间的好办法却不是很看重,现在有了麻将,对他来说,意味着日后在家养病的生活不会那么单调了。
  
      “叔宝,我闻孙思邈现在在京城中开馆授徒,只是这位神医等闲请他不动,你无事的时候,可以去他的医馆看看病!不管怎么说,总不能这般捱下去啊!”军爷看着秦琼蜡黄的面色,心中暗暗感叹着,当年那般骁勇的一员虎将,如今却像风中枯树,随时都可能会被刮断一般。
  
      “我的病我知道,都是当年在战场上落下的病根,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赚了,大喜的日子,不说这个了,走,永思,喝酒去!”秦琼不经意间面露凄然之色,说到后来却神色一振,一丝往日的风采在他脸上重新显现。
  
      见他如此,军爷也不好再劝了,只是默默点了点头,秦琼爽朗一笑,拍了拍军爷臂膀,这简单的几下却包含了同袍之间那种难以用言语表达的情感,是感谢,是理解,也是信任。
  
      这时在刘弘基和段志玄的邀请下,其他几位将军也都起了身,笑着往屋内雅厅而去,大家三三两两在一起说着什么,走在最前面的张公瑾却和尉迟恭边走边聊,像是分享着他对麻将的心得,尉迟恭边走边听,时不时随他说几句。刘弘基和段志玄陪着李孝恭走在中间,对着这位王爷,段志玄也是缺言少语,多是刘弘基陪着李孝恭说笑着,军爷和秦琼、程咬金走在第三位,程咬金高兴了一上午,却为最后一把牌郁闷了,军爷和秦琼都是看在眼里,却都故意不管他。牛进达和郭孝恪等人走在最后,相邀等下喝完了喜酒,他们几个不再旁观,干脆另开一局牌玩玩。
  
      等几人来到雅厅,一班文官都已经来齐了,放眼望去,只见当年秦王府的旧将全都来齐了,就连极少露面的长孙无忌这时也是亲来恭贺,坐在首席和房玄龄杜如晦聊着什么,大家的神态都很放松,从脸上那种温和的笑容便可以看得出了。
  
      ……
  
      与前面门庭的喧嚣相比,此时内府却显得格外宁谧,只见一个妙龄女子端了一个餐盘在挂着花灯的长廊中快行,等她来到今天新娘的闺房前敲门时,却听到里面有两个女声正在说话,她轻轻敲了门,等里面应了,才把门推开,一见房内俩人,这女子笑道:“娘,您该到前面去啦,中午的喜宴就要开始了,爹刚才还在寻你呢!”
  
      “娇娇,怎么你亲自送饭过来了?叫丫鬟来就可以了,你这孩子!”这说话的妇人最后四个字却是赞慰的语气,她说完便起了身,拍了拍女儿的手,像是嘱咐她记住自己刚才说的话,又像是出于母亲那种习惯性的动作。
  
      “娘,您的话我记住啦,您忙去吧,这里有二嫂陪着我呢!”**上那女儿用红红的眼睛望着自己母亲道,显然是刚才哭过。
  
      那妇人轻叹了一声,朝送饭来的二儿媳点点头,依依不舍的出门去了,这时**上满身红妆的女儿跳下了**,接过嫂子手上的托盘,谢道:“有劳二嫂了!”
  
      那女子显然也是看见了眼眶红红的新娘,伸手摸着她脸上已经风干的泪痕,轻轻叹道:“薇薇,你这一出嫁,我以后在家里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了,要是你二哥他再……”说到这里她一时动情,眼泪说掉就掉了下来。
  
      那新娘一见嫂子这种情况,连忙放下手中托着饭食的托盘,反过来轻轻的替她擦着眼泪,道:“二嫂,我也舍不得你呀,我想你了就会回来看你的,你要是想我了,也可以去光德坊找我啊!”新娘边说边抹着二嫂的眼泪,却在心里叹着气,自己二哥是什么样人她心里也知道,要不是这段时间有些转机,完全可以说自从二嫂嫁过来之后,就没过过一天安心日子。
  
      那女子闻言哭得更厉害了,想她也是名门闺秀,自小也是锦衣玉食养大的,当年听从了父亲殷开山的临终遗言,她嫁入了刘府,要说这刘仁景其他方面说来也还不错,独独喜欢流连烟花之地,所以冷落了她,结果好几年过去了,她还没有身孕,公公婆婆知道自己儿子的德性,所以对她还是像刚迎娶过来时一般,也从没开口提到要刘仁景纳妾之事,特别是公公刘弘基,念她是同袍遗女,从未对她说过一句重话,可她自己心里不好受,她也想为刘家生一个孩子延续香火,可是偏偏这刘仁景……
  
      “二嫂,不管怎么样,爹爹和娘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二哥要是还像以前那样对你,我……我……也回来帮你!”新娘轻抚这嫂子哭得有些抽搐的背部,劝道。
  
      “他……他……他现在比以前好多了,起码天天能在家里见到人影了,也许以后会好起来的吧?”那二嫂抬起头来,用满怀希望的目光,渴望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会好起来的,嫂子!”新娘给了她的嫂子本不该由她来给的希望。只是看着眼前这番情景,让她联想起了自己今天所要嫁的那个男人,定情那晚他跟自己说的话她都全部记在心里,一个字都没有忘记过:
  
      “别哭了,这三个金铤给你,它们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
  
      “传说在渭水河畔,如果有人遇到一个叫胡戈的男子,接过他给的三根金铤,就可以实现一个毕生的夙愿!”
  
      “将来我娶了你,我要是花心,你就拿着这三根金铤,去悬红来取我性命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