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一二章 太极殿君臣议状元 中

第一一二章 太极殿君臣议状元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珪说完,摇了摇头,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杜如晦会心一笑,他知道这位老友只是发发感慨,并不是针对胡戈什么,故而没有接他的话,便又低头看起手上的那篇方略策来。
  
      这时御书房内一片寂静,只见后到的几位宰相们互相传递着手上的那张薄纸,只有在相互交接之时那张平静如水的脸上才会露出一丝笑意。而坐在御案之后的李世民则是一口一口的品着茶,显得很是清闲。魏征照例仍在闭目养神,只是右手频率稳定的敲击在椅子上,一副贤士高人的姿态。只有李靖眼神略有些发怔的望着门外已经不见一丝绿意的树干,似有所思。
  
      后面赶来的四位宰相中,房玄龄一直没有说话,而是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上的文章,是以他最先看完了胡戈的五篇方略策。只见他将手上那张试卷放在一旁,端起了内侍不久前给他递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又稍候了片刻,他才转头望向其他人,这时杜如晦也已看完,对他微微点了点头,房玄龄缓缓眨了下眼,表示理会。
  
      这时温彦博也已看完这五篇文章,见了房玄龄和杜如晦都在喝茶,知他二人也已看完,于是他把目光投向王珪,显是等他看完,便有话要说。
  
      见了温彦博这副神态,房玄龄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杜如晦知道老搭档本来也准备发言,但看到中书令温大人这种急切的神色,显是不准备跟他抢了,杜如晦端起茶杯朝房玄龄敬了一敬,俩人无声的同饮了一口。
  
      终于待王珪放下手中稿纸,揉了揉略显干涩的眼睛,温彦博便知道他也看完了,转头望着李世民说道:“胡戈的这几篇策论,也称得上是见识宏远了,其不久前又进献土窑之策,可见此人心底无私,年纪轻轻能有这份见识与气量,将来多加雕琢培养,我们这些老朽也算后继有人了!”
  
      李世民听出他话外还有话,只是笑着点点头,并没有接口,等他将话外之音抛出。
  
      哪知温彦博并不着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趁这空当还朝杜如晦投去一憋,杜如晦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会猜不到他的想法?只是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回应着这位中书令。
  
      果然,得了杜如晦反应的温彦博放下茶杯,话锋一转道:“不过我手上这篇归唐的策论里,有些观点老臣不敢苟同!”
  
      李世民一时看不清他手上拿的是哪一张策论,便道:“如此,爱卿便说说你的看法吧!”
  
      “归唐这篇《论胡》里,竟有鼓动陛下出兵东突厥之意,想我大唐经过十数年征战,好不容易走上正轨,士民皆安,正该修生养息,多事生产,他却明言,如今东突厥叔侄可汗内乱,我大唐不能光坐山观虎斗,必须瞧准这难得的时机一举将其铲除,以雪去岁渭水之耻,还说日后吐谷浑、西突厥、高句丽、吐蕃等皆为劲敌,不可坐等他们养成了气候,陛下,诸公,先贤曾言,国虽大,好战必亡,这种好战论调,老臣实在不敢赞同啊!”
  
      “温中书这份拳拳爱民的胸怀令在下钦佩,不过归唐这篇策论在下也看过,并非一味好战,他只说在条件成熟时,我们要多居安思危,尽可能为我后代留一个好的周边环境。我记得这篇《论胡》里提出,现在我大唐初立,国势强盛,士卒强健,名将如云,此时之和平,不过因塞外诸胡皆畏我强盛,故多按捺依附。所以说这些和平都只是短暂的,若按照他们那弱肉强食的本性,只待我大唐将来承平日久,兵不习战,良将凋零,塞外定会又起烽烟。归唐说得好啊,我华夏千百年来与北方诸胡之矛盾,根本原因不是我汉民无度,图他财富土地,而是别人总惦记着我们手上这些家当,但凡我家中出现一点什么变故,外人就要翻墙而入,总想趁火打劫捞点什么走,这样的邻居,怎叫我等只为一时之安逸,而不为子孙后代考量?”
  
      还没等李世民说话,魏征便接了温彦博的话说了起来,看来在对外政策上,他跟温彦博有不同观点。
  
      魏征说话时,李世民脸上一直带着微笑,在东突厥内乱起时,他就起了心思,要说忍一时为豪杰,忍一世那就是窝囊了,去年那场奇耻大辱他又怎能那么快遗忘?半年前刚闻东突厥内乱之时,他便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顺便令边将出轻骑滋扰梁师都,为拔掉这颗横在大唐和东突厥之间的钉子作着准备,而这一切行动最终的目的,就是在等一个时机的到来,只等那叔侄可汗掐架掐到最关键之时,就是大唐兵锋直指塞北之日。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咳了一声,对温彦博和魏征的意见不置可否,只是望向李靖,问道:“药师,你的意见呢?”
  
      “虽然现在论及吐谷浑、高句丽等国还早,不过归唐的眼界,老夫还是很赞赏的,他也没建议马上就要起兵,这里面还有个时机的问题,时机到了,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时机不到,一切都只是纸上空谈,大临(温彦博字),既然是方略策,立意自然要高远,毕竟我们都是一直鼓励考生们畅所欲言的!”李靖呵呵笑道。
  
      他特意点出大家此时不是正正经经的坐在政事堂里面议论国事,这只是一份刚从考场中拿出的方略策而已,委婉的指出温彦博的反应有点大了。
  
      温彦博听了李靖的话,见他只说现在谈论吐谷浑、高句丽过早,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想必他也是支持对东突厥持观战态度的,并不反对将来某个时候大唐直接发兵参与其中,而魏征刚才又是明言赞赏这篇《论胡》里的观点的,至于杜如晦,虽然没有发话,可谁都知道胡戈是他引荐给朝廷的,再看看李世民有些暧昧的态度,他叹了口气,道:“老夫只是希望陛下和诸公爱惜民力,不可轻起战端,若是陷入塞外之争,不知何日何时方能解脱!常言道,未言胜先论败,诸位,我大唐立国未久,败得起吗?”
  
      “大临,你的一片苦心我等都是知道的,可就算我们安坐在家,诸胡就会安分守己吗?只怕这东突厥内乱过后,叔侄俩不管谁最后得胜,下一步只怕都会犯我边境,我等身为执宰主持国政,若谋无长略,只会见招拆招,最后把难题都留给我们子孙辈,后人是会指着我们脊梁骨痛斥的!”
  
      杜如晦一说完,房玄龄和王珪也都发了言,大意都是同意杜如晦的看法,房玄龄是宰相集团中排名第一的人物,发言时不忘打了下圆场。只是没想到胡戈一篇方略策,倒引发了六位执宰关于对外政策的一次大讨论。
  
      见房玄龄打了圆场,李世民也道:“大临公忠体国朕也是知道的,就如药师所言,今日并非商议国政,只是请诸位过来阅阅本次科考中考生的方略策!大家还有什么看法,都请畅所欲言吧!”
  
      “我说两句吧!”
  
      房玄龄懂了李世民的意思,刚才他就准备就手上胡戈这篇《论商》说说意见的,却让与了温彦博先讲,此时正好顺着皇帝话中之意把话题岔开,道:“归唐这篇《论商》给老夫启发很大啊,他提出效仿汉朝,重开西域商路,他还给这条路起了个名字,叫做“丝绸之路”,呵呵,很是形象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