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一零章 《治安策》也不过如此

第一一零章 《治安策》也不过如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终于,那枚金属物件在耗尽惯性后,无力的歪倒在书案之上。胡戈定睛看去,呈现在自己面前的,赫然是一枚被切去了半边的开元通宝。
  
      胡戈捻起这半枚铜钱,轻轻摩挲着,思绪也随着眼前这物件渐行渐远。
  
      ……
  
      “魏大人,卑职刚才在廊庑下走了一圈,按您的吩咐,特意在工部胡大人的考铺前站了一会,胡大人正伏案疾书,见下过经过,只是点头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廊庑尽头临时设立的考官办公地点内,一位青袍官员正恭敬的向本次科考的主考官魏征汇报着。
  
      按惯例,原本历年的科举考试都是由吏部考功司的员外郎主持,可今年因为参考的学子中有一位朝廷现职官员:太子司议郎、检校工部员外郎胡戈,按他的职事官品级,还在吏部考功司员外郎卢承庆之上,让下级官员监考上级官员,有些于理不合,故而李世民钦点了秘书监魏征与卢承庆一同主持这次考试。
  
      自古在官场上,但凡有两个人的名字并列出现,必然会分出个前后高低来,李世民虽没有明确说明这两人谁是主考谁是副考,但瞎子也能看出,在紫袍大员前,那有绿袍官员颐指气使的份?
  
      那魏征闻得来人回报,脸上带着赞许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卢承庆见魏征不再言语,对那位九品主事挥了挥手,示意他自便,那主事见了自己司里的上官动作,恭敬的朝二人拜了一拜,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子馀,如此佳婿上哪里寻去,你那堂妹,眼界太高啊!”
  
      这时屋内就剩魏征和卢承庆俩人,魏征也没有藏话,只是直截了当的对卢承庆叹道。
  
      卢承庆虽然与魏征品级隔得太远,但听了魏征这位准丞相用教诲的语气跟自己说话,他也没像一般下官那样诚惶诚恐,只是平心静气道:“大人,舍妹的家事,下官也不好多问,她自小多有主见,当年为了和任国公相守,连家都不顾了,只随着他亡命江湖,现下为了我那外甥女的婚事,可谓操碎了心,不过好在舍妹虽为女子,却也是言出必行,只要这位胡大人能够状元夺魁,她也不会自食其言的!”
  
      魏征听完卢承庆的话,心道这位员外郎行为举止不亢不卑,倒是一番好气度,不愧士族底蕴,当下呵呵一笑,用玩笑的语气道:“你那堂妹,就没有私下里找过你?”
  
      “大人,科举为国选才,下官不会因故徇私,不敢隐瞒大人,舍妹没有找过下官!就是找过下官,下官也不会做那营私舞弊之事!”卢承庆起身朝魏征拱了拱手,正色道。
  
      魏征点点头,不再言语,料想卢承庆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
  
      刚才他故意那般说,就是在用言语在点拨此人,有些事情是不能去做的,这次皇帝为了助胡戈夺魁,连无字之卷的法子都想了出来,如果卢承庆因亲情遮住了眼睛,这次只怕要栽跟头。
  
      也只有魏征会如此提点于他,要是换了别人,也不会这样和卢承庆说话,只因关陇集团出身的官员,因为皇帝的态度,多少对出身山东高门的官员有些敬而远之的味道。而魏征和其他出身关陇集团的官员不一样,他对山东高门态度却是比较温和。(魏征虽然出身李建成集团,但是李建成小派系也属于关陇集团内部分支)
  
      他在内心里是很看好这位卢员外郎的,此人气度宽宏,品行甚佳,又有才干,且见识不凡,而且他和其他出身山东高门的官员不一样,此人之父昔日在前隋时做过河东令,和李渊是故交,因为这这一层原因,李世民待他也是很不错的,刚即位不久就把他从秦州参军这个品级较低位置上超拔到了吏部,做了考功司员外郎,按他的才干和李世民的赏识,假以时日说不定又是一员朝廷栋梁。
  
      魏征的眼光没有错,按历史发展,卢承庆在高宗时终于官居执宰,新旧唐书上还专门有此人的传记。
  
      ……
  
      “胡大人,兵部冉将军遣人给你送饭食过来了,现在天气寒冷,你还是先趁热吃了,再答题吧!”
  
      就在胡戈奋笔疾书时,不知不觉一上午的时光已经流逝,此时已到了午时光景,赵主事一手端了一个餐盘,另一只手轻轻的往书案上着热气腾腾的饭食。
  
      胡戈闻到菜香精神不由一振,他早上就没有吃饱的,此时便搁了笔,笑着谢了赵主事,又客气道:“赵主事不如留下,我们一起用一点?”
  
      “胡大人客气了,今天是你重要的日子,来日若有机会,下官定陪大人饮上三杯!”赵主事把菜食摆好,客气的婉拒了。好歹也在这尚书省里当了好几年差,他听得出这位大人只是客套,不分时间地点事由的和人拉关系这种低级错误,他不会犯。
  
      果然胡戈笑了笑,说声有劳了,便收捡着自己桌上的笔墨试卷,准备用餐了。赵主事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发现这位大人已经满满的写完了四张试纸,第五张纸上已经开了个头。只是他对这些也不在意,摆好菜式便收了餐盘,道了声慢用,便告退了。
  
      已经是饥肠辘辘的胡戈不顾斯文,先往嘴里趴了一口粟米垫底,朝着桌上四样精致小菜尝去,一入嘴便感觉跟平时吃到的风醉幽所做菜式的口味不同,他又夹了一粒鸡丁在嘴中细细品味,越来越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这肯定是心里那个她亲手做的。虽然这些小菜味道赶不上风醉幽这样的大厨手艺,但是却是自己心上人亲自下厨所做,光这份心意就足以让他有情饮水饱了,何况以他的感觉来说,她的手艺并不差,当下心中无比甜蜜,就着饭,夹着菜,风卷残云般将这四菜并一碗粟米饭装进了肚里。
  
      吃完后他又给自己泡了杯茶,慢慢饮着,在脑海中构思着剩下的最后那篇方略策。一刻钟后,他放下茶杯,又拿起笔来,在纸上行走如飞。
  
      “噗噗……”
  
      时间又过去了不到半个时辰,这时胡戈脚边的铁盆中,木炭渐渐烧的通红,沉闷的爆裂声在这安静的考场中格外响亮,胡戈放下笔,伸了个懒腰,心情格外舒畅,今天的五篇方略策,在这还没进行一半的应试时间里,他已经完成了。
  
      他俯身用铁夹从包袱里又夹了几块木炭到铁盆中,调了调火,又拿起自己的答卷看了一遍,检查完毕没发现什么遗漏后,他把自己的试卷放到那个有李世民御笔亲题的纸袋中,起了身,前去交卷。
  
      这时有考场巡视的官员见胡戈已经做完,都不由得有些惊奇,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协助吏部参与考务了,见过有提前交卷的考生,但是没见过如此之早便交卷的考生,现在怕连未时(下午三点)都没过,这位工部的胡大人便封好卷走了出来,他们都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他,都愣在原地,连招呼都忘记上前打了。
  
      不光是这些考官们如此,就是一同参考的学子,也是用惊羡的眼神看着这个考场上第一个交卷的人,有那冥思苦想不得其果之人挠着头暗地里自怨自艾,也有那感觉良好的学子一见此景忙低头作答,显是被胡戈的举动刺激到了。
  
      来到临时的考务办公室前,胡戈整理了一下衣衫,上前敲了门,里面传出一个声音道:“请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