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零八章 中土后裔 化外之人

第一零八章 中土后裔 化外之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必先,在下有礼了!”
  
      白衣书生见有人过来跟自己打招呼,倒是在心中微觉有些意外,不过这只是他脑中一闪念而已,闻声时他便回了头,微笑着打量起此人来,只见来人浓眉大眼,体态均称,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无论是与人交谈还是闭口不言,脸上都一直带着谦和的笑容。不过这种谦虚的神态却难以掩盖其身上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那种自信。
  
      白衣书生此时也算得人多矣了,知道根据来人这个年龄,能培养这种自信之心,多半是来自其家族文化的熏陶,如此看来,此人出身也是非富即贵了。
  
      只见他也微笑着回了一礼,道:“这位同考,多谢了,胡某就借你吉言了!”原来这位白衣书生正是此次为求得美人归而前来应考的胡戈,他对于此时考生间相互沟通的一些风俗,也略闻得一二,知道这“必先”的意思,乃是取自“阁下你的名次必然在我先头”之意。
  
      却不料那人听完胡戈的话后,短暂的发了一下愣,随即问道:“兄长也姓胡?”
  
      胡戈弄不清自己的姓氏于对方来说有什么干系,见了他这种反应,心中也是有些感觉奇怪,只是他也没在面上把这种情绪带出来,只是谦道:“在下是前朝仁寿四年生人,看你的年齿与我也差不了多少,这兄长之称却是不敢当的!”
  
      “呵呵,小弟出生于大业二年,小了必先两岁,称胡兄为兄长乃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啊!”那人说到最后,又笑嘻嘻的跟胡戈拱了拱手。
  
      他前后的这一番举动,属于那种自来熟型的,胡戈知道,贵族子弟但凡胸中带些心思的,或多或少都会明白些关于交朋友的重要性,看这人年纪轻轻,谈吐不凡,举止自信,却又有没带出半点让人心生厌恶的那种优越感,实属难得了。
  
      来,这位也是个人物了。
  
      胡戈笑了笑,回了礼,道:“既然如此,愚兄只好托大了,不知兄弟贵姓?”
  
      “小弟姓麴(读音同曲),客居长安一年多了,闻得今年参考的学子中有一位人物,和兄长一般也是姓胡,所以方才有些失礼,小弟昔日里也曾读过几年书,受教过几位名师高人,今次有些不甘寂寞,于是不自量力,特地来瞻仰一下我中土人物的风采!”那麴姓青年笑着回道,不过这回话中却露了些许锋芒,显然是此人也是自视不低。
  
      胡戈哪里听不出来他话中的傲气,这人十之八九说的胡姓之人便是自己,又见他虽然在言语中隐隐有套自己话之意,但态度也算坦诚,并没有藏话掖语,于是胡戈呵呵一笑,道:“不知兄弟要找的胡姓之人却是哪位,愚兄在京城也识得几人,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兄弟的忙!”
  
      “好叫兄长闻之,那人便是当今土窑之策的进献者,身兼东宫和工部要职的胡戈胡归唐!听闻他今日也会来此参加秀才科考试,所以上个月小弟便托了些关系,也报了秀才这一科,主要是想会会这位大人!”那麴姓少年回道。
  
      胡戈点了点头,心道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又听他是上个月才托关系报的名,此人又姓麴,想起一些往事来,也没接他话茬,只是笑道:“麴姓虽也是我汉人姓氏,但如今却兴旺在西北之处,呵呵!”
  
      那麴姓少年听胡戈把话说完,神色渐渐慎重起来,不过片刻展颜,哈哈一笑:“惭愧惭愧,只言片语便叫兄长猜到了小弟的来路,果然是名不虚传啊!看来,兄长就是小弟要寻之人啊!”
  
      话音一落,他郑重其事的朝胡戈拜了一拜。
  
      胡戈上前将他扶起,问道:“不知兄弟和当今高昌国主是何渊源?”
  
      “正是小弟父王,去岁当今陛下登基,我父王欲遣使进献玄狐裘以表庆贺之意,小弟便谋了这个差事,来我中土故国之后,小弟便起了效仿当年我祖父旧事的心思,愿在故土待足三年,方才归去,而我父王并非我一个儿子,经不住我一份份家书软磨硬泡,便也允了!”那麴姓少年解释道。他说的祖上旧事,乃是当年的高昌国主麴伯雅在隋朝时来到中原居住了三年的故事,现在的高昌国王麴文泰便是麴伯雅之子。
  
      这青年男子的意思说得很明白了,胡戈也知道,此时高昌国乃是汉人在西域中建立的一国,其治所在如今新疆吐鲁番附近,其国君主和百姓多为我汉族之人,文化也是以汉文化为主,只因孤悬西域,远离故土,所以大多数的时候便依附在周边游牧民族的统治下,当柔然、突厥这些相续崛起统治草原的游牧民族与中原王朝呈战争状态时,高昌历代国主奉行的,便是投胡倒汉这种一边倒的对外政策。
  
      隋时以来,突厥在中原王朝的外力下肢解成东西两部,已现颓势,所以突厥与隋朝以及后来的唐朝,关系渐以和为主,没了宗主国西突厥的阻力,高昌倒也愿意向故土朝贡。这般举动倒给后世华人海外建国立了榜样,若干年后的李家坡便是一例。
  
      不过虽然这个国家高层奉行的外交政策是以向游牧民族称臣为主,但是其百姓倒是没忘记自己身为汉人的荣耀,其领地里望族老者常因死后不能落叶归根而蹉叹痛心。
  
      也难怪,此时西域各国开化的程度远低于这些汉族后裔,虽然他们武力上没有什么可以称道之处,但是在文化上,却足以藐视周遭这些茹毛饮血,粗鄙无文的莽汉。
  
      ……
  
      “原来是一国王子,倒是胡某失礼了!”胡戈不愿失了礼数,也朝他行了一礼。
  
      “兄长不必多礼,想我高昌虽称一国,地不过千里,民不过七千户,却还不如中土故国一上县尔,兄长却是当今储君的老师,贵不可言,却莫要再折杀小弟了!”那高昌王子忙道。
  
      胡戈呵呵一笑,问道:“王子殿下寻在下所谓何事?怎么也和我等一般来参加这科举之试?”
  
      “小弟名叫麴智仁,乃是我父王的第二子,我那日请命求往大唐,就是因为小弟心中一直有个想法,希望有一天能回故国走走看看,现如今我来了一年多了,却不想回去了,将来家中有大哥继位,我在此也是安稳,兄长,莫要叫我王子了,此处是大唐的地界,你我还是按年齿以兄弟相称吧,这样我心里舒坦些!”麴智仁道。
  
      胡戈心想原来如此,再小的地方也有权位之争,高昌虽小,其主好歹也是一国之君,这位小王子倒是聪明,直接避开了去,在这世上最为繁华的城市里逍遥快活,也不失为一种聪明的活法。
  
      见麴智仁话已如此,胡戈也不矫情,只道了声得罪了,便与此人攀谈起来。
  
      刚才麴智仁话语中还隐隐有与胡戈比高的意思,此时见了真人却又一味谦和,胡戈不信自己几句话便能折服此人,倒是对他这份涵养不免有些佩服,只听麴智仁继续说道:“前些日子我在长安各县四处游历,见到各地土窑好生兴旺,便听人说起了兄长的大名,一时起了好胜之心,还请兄长多多包涵啊!”
  
      胡戈笑着谦和了几句,连说无碍,那麴智仁见此情形,又道:“也是当朝陛下宽宏大量,对我这等偏僻地方来的粗陋之人也不嫌弃,他得了我上给礼部的请求参考的奏疏,立马就准了,还让礼部尚书赵郡王李大人面见了小弟,又是一番温言鼓励,小弟这才得与兄长同科参考,日后还望兄长对小弟多加提点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