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零六章 虽万千人吾往矣

第一零六章 虽万千人吾往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还是太少啊!
  
      他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在经历了起初的喜悦之后,胡戈又被随之而来的忧虑所困扰着。
  
      这两亩制种田一片欣欣向荣不假,可是自己随身携带的种子实在是太少了。根据他的经验,在现代农田中种植土豆这种高产植物,一亩地需要近两百公斤种子,就算此时唐亩要比后世田亩小上五分之一,但一亩地下来起码一百五六十公斤种子是要的。而等到眼前这稀稀落落的几十颗植株成熟后,在没有化肥的支撑下,收成又能有多少呢?看来眼前这三五年里,别说在全国境内推广这款高产且不抢良田的粮食,到时候能遍布这关中地区就是烧了高香了。
  
      胡戈自嘲的笑了笑,怪只怪自己那个李宁双肩包没有给神人开光,不然多了些夹层啊,直通平行宇宙什么的,最后能装载无穷无尽的种子才好。
  
      不过当他目光扫向水稻时,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稻谷不比土豆,一亩地对种子的要求远比土豆要低,按照目前的情况,一亩地十斤左右种子便差不多了,等自己这两亩拆除了田埂扩成一大亩的稻子收获了,除去面积的差别和肥料的不足,应该能落下千余斤收成,嗯,应该不会比这个数字低。胡戈知道,自己手上这种优质稻种在现代农村播种时,亩产量都是一千到一千二百斤,而自己此时预测两唐亩的产量为一千斤上下,已经很是保守了。
  
      到那时候,在收获之时便能扩展百余亩水田了。这样算来,一亩制种田可供大约五十亩水田的播种量,等到时候百亩水田丰收了,便又是五千亩优质稻田的的崛起,想到这里,胡戈才慢慢展颜。
  
      见心爱的男子在田中一会愁眉不展,一会略略开颜,站在田埂上的貌美女子猜不到他此时心中在想什么,于是她跳下土埂,小心翼翼的在田中行进,生怕踩到心上人很看重的这些物事。
  
      胡戈听到背后有人过来,意识到是心上人,回头一望,见她身姿轻巧的在田中穿行,道:“怎么下来啦?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会吧,小心把你衣裳弄脏了!”
  
      “脏了就洗呗,嘻嘻!”刘诗薇一笑,站到胡戈身旁,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土豆和水稻吗?它们真的比粟还要好?”
  
      “嗯,粟虽然比较好种植,但是产量太过稀少了,农民辛苦一年,上缴了税赋,再除去一家老小的嚼谷,所剩下来的便寥寥无几了,这还是收成好的时候,要是遇到灾害,全家还得饥一餐饱一餐的度日,再遇到不体谅百姓的朝廷,又或者家里的成员生一场大病,他们便只好卖田度日了,一代一代的等田卖光了,他们便最终只能去地主家里种地,又或者沦为流民,等天下的土地慢慢集中到少数人手上的时候,那么朝廷便离地动山摇,分崩离析不远了!”胡戈给心上人做着解释,说到最后心却越来越沉重。
  
      “归唐,每次见到你这样认真,我都好感动,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不懂你所说的话!”刘诗薇双手捧着胡戈的脸,很感慨的说。
  
      胡戈心中温暖,把手加到刘诗薇的双手外覆盖着,望着她那双明眸,他道:“薇薇,你做快乐的你自己便好,有些事情,它离女孩的天性很远,我一个人做便好了,我只是想,当我倦怠回首时,你能在我身旁便好!”
  
      听他说完这番话,她眼中出现一丝泪光波动,清晨的阳光照耀在这对青年情侣身上泛出一片金黄,为这秋日萧索的画面增添了一丝温暖的颜色。此时她秀丽的脸庞上呈现出的那种凤婉流转的神态,让他看得怔了。
  
      “不,我不要你一个人做,我要陪着你!不管你考不考得上状元,我都会陪着你,陪你一起走下去!”终于一滴晶莹璀璨的泪珠从她眼角溢出,她猛的躲到他的怀里,然后依靠着他,浑身轻软,仿佛做出这个决定,已经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他轻轻抚摸着怀中女孩那发出阵阵清香的秀发,深吸了一口气,那种滋味在他鼻腔中久久停留,最后,只听他道:“薇薇,跟我在一起,也许将来你会很苦的……”
  
      这句话发自他的肺腑。
  
      他不是个傻子,相反他很清楚的知道,每个试图改变这个世界现有规则的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试看那强秦的商鞅,最后车裂而亡。再看那兴宋的王介甫,晚年郁郁而终,还有那为大明朝续了近百年命的张居正,人亡政息后还祸及了他张家子孙。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
  
      胡戈知道这些人或者和自己的出发点有所不同,但他现在正在做和将来想要做的事情,却和他们没什么两样,都是实实在在的触犯着权贵们的既得利益。
  
      当一个人在衣食无忧,有权有势之后,还需要为那些食物链最低端的劳苦大众们设身处地的去劳心费力吗?
  
      他近来没有少想过这个问题。
  
      人生在世,衣食住行。
  
      当自己锦衣在身又何必瞧着他人衣不遮体心生悲戚?
  
      当自己玉食在手又何必想着他人食不果腹徒伤食欲?
  
      当自己出则骏马,入则金屋,还需要被他人投来的愤怒而痛恨的目光所左右吗?
  
      当一个人出生底层,自然而然的会因这世上种种之不平等而心生悲戚之感,可是,当他穿上那件让人脱胎换骨的官袍之后,还会如此吗?还需要如此吗?何不就如千百年里众同僚那般,心安理得的饱食民脂民膏无事终日?
  
      什么国家的前程,民族的未来,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真的可以换来哪怕一日两日的荣华富贵吗?
  
      不能,真的不能。
  
      单若只为求得一个好名声,何不在就那高台之上翩翩起舞,对着日日接触的酒池肉林落下两滴惺惺之泪,反正众生愚钝,感动他们,会很难吗?
  
      不难!
  
      起码比给他们当牛做马容易。
  
      一个人的力量在世俗面前,那是再微小不过了。胡戈对此是深有体会,内心深处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些,凭着李世民对他的信任,再加上众宰相们对他的器重,就那样随着大流,怀拥玉人精彩的度过这不平凡的一生。
  
      此时,他仿佛一个身处车水马龙中的路人,在他身边走过一位就要被历史车轮碾压的小姑娘,而他,是唯一的旁人。
  
      此时的他,是伸手拉一把,还是默默调头?
  
      拉一把就可能被卷进历史的洪流,而默默调头,他还可以继续享受这个俗世的繁华。
  
      他该怎么办?
  
      他彷徨了,眼中流下无助的泪水。
  
      这时一股温热的体温传到他的脸上,原来是她在用手擦拭着自己的泪水,“傻瓜,大男人也掉眼泪啊,你信不信我以后会瞧不起你哦!很老很老之后,我也会拿这个笑话你的!”
  
      她用“以后”这个词汇回答了他的忧虑,她要让他明白,他们的路,会很长很长,直到俩人老得都走不下去了,便在终点,相拥而眠。
  
      “将来,我受万人唾骂,你会不会后悔你今天的选择?”胡戈笑了,笑得无比舒心,无比通畅。
  
      “你要霍乱朝纲,做奸臣贼子?”刘诗薇惊讶道,“那我不是成坏女人了?将来史书上一定这样写,胡戈和刘氏为恶,俩人狼狈成奸,夫妻为祸!所行奸恶,皆出自闺房密室,且刘氏善妒,戈身边女子,均受其所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