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零五章 皮蛋和咸鸭蛋

第一零五章 皮蛋和咸鸭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秋末的夜晚,已经渐渐凉了。
  
      村中土屋旁耸立的一颗颗大树,早被寒冷入骨的夜风,吹得仅剩下一根根颓秃的树干,而那些曾经浓密的依附在树枝上,为人们遮阳蔽日的叶子,早已经告别的大树母亲,孤零零的四散飘下,被深深的埋入泥土,做了这片沃土的养分。
  
      这座不大不小的村庄里,各家各户在经历了繁忙的一天后,带着满足和希望,都早早的关了门歇息入梦了。也有那不甘寂寞的人家,点起了刚刚才从集市上买来的灯烛,在它们燃尽自己而散发出的微弱火光下,或三五围坐,或一人孤灯,或你嘴我舌,或愣神发呆,不约而同的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
  
      当然村中也有特例,比如村正王老实一家便是灯火通明,这座砖石结构的楼房中不时传出一阵欢声笑语,给这个寒冷的秋夜,隐隐添了些人气。
  
      只见此时楼房的大厅内坐了七人,有说有笑的聊着家常,这时他们手上却没有停顿,都从竹篮中拣出刚刚收获的鸭蛋,在清水中细细的清洗着。
  
      “小戈,你这些法子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啊,我们听都没有听说过,听说南方很多人家都在养鸭,也习惯食用鸭蛋,想是当年你随你师父走江湖时,也曾去过那南面?”
  
      这时,诸人之中年纪最长的王老实出言问道,他的话替大家说出了心中的疑问。这个年轻男子身上究竟藏着多少秘密呢?自从他出现在渭水河边之后,他已经给了他们太多太多的惊讶。
  
      只见那被问话的男子脸上带着平实的笑容,望着王老实答道:“王叔,这些法子啊,其实在几百年前的书中就有记载的,只是读得懂书的大人们耻于厨艺,而普通的百姓们又一辈子难接触到书本,所以这些物事就被慢慢耽搁了,哪怕偶尔有人把它们制作出来,因为交通不便,又或者战乱之故,也只能是自产自销,小打小闹,所以现在市面上根本见不到此物,所以一般人没有见过,我也是因为机缘巧合,才会学了制作此物,呵呵,现在正好趁这空闲,我们便把这咸鸭蛋弄出来,一来请你和婶婶尝尝鲜,二呢,将来也好给村民们多谋一条财路,三来,薇薇店里的小伙子们,也好有个正事做,让他们能自食其力不至于又重新流浪街头!”
  
      胡戈离开长安时有意在市面上找寻过此物的身影,最终空手而归,于是那时他便起了这个心思。其实,纵然他来自现代,也不可能事事记得清楚,须不知我国最早记录咸鸭蛋出现在市集的典籍是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但时间已经是宋代了。
  
      话间,胡戈把一个带着鸭儿排泄物的鸭蛋在清水中洗净,轻轻放到准备好的坛子里。
  
      “王叔,他的想法向来千奇百怪的,您老啊,就不要纳闷啦,就等着这鸭蛋将来做成功时,好好品尝吧,也让他给你和婶婶尽尽孝心!”
  
      刘诗薇也有样学样的清洗着鸭蛋,不望调侃爱人一句。
  
      胡戈回头望着边洗着鸭蛋边说话的刘诗薇,见她一个大家闺秀,此时不嫌鸭味刺鼻,粪便肮脏,只是学着自己在一边清洗,心中涌起一份感动。
  
      因为鸭味甚重,所以大厅的窗户没有紧闭,只见这时一阵微风袭来,引得烛光忽忽跳动,胡戈再看时,却发现刘诗薇的那张俏脸被闪烁的灯火衬托得娇艳欲滴,他心里忽的闪了一下,那种男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叫他只想上前将她拥入怀中,倾慕爱意。
  
      可此时却不是做这般事情的时候,只听他轻咳一声,定了定心,待那股炽热的情愫稍微平息,他才敢放开思绪。
  
      嗯,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起了心思,她便没有任何犹豫的紧随其后。这样一个女孩,自己若不知道疼惜,就算将来枉死八次,也抵不过心中那股悔意。
  
      只是胡戈心中的千般念想,不过在电光火石之间迸发,旁人却是无法察觉得出。就在胡戈机械性的伸手去清洗下一个鸭蛋时,一直坐在草儿身边帮着忙的新郎官儿郑之浩问道:“兄长,这法子真有古书记载吗?我平时没事的时候喜欢翻一些闲书,怎么对你说的这些新鲜事物闻所未闻啊?”
  
      想他当年也曾读过书,只是从没寻见过千百年间这些劳动人民日常生活中的经验积累。
  
      胡戈呵呵一笑,跟众人说着这咸鸭蛋的渊源,“几百年前贾思勰在其所编著的《齐民要术》里面便有相关记载,不过读来很是简略,常人看过只会忽略了,其书曰:浸鸭子一月,煮而食之。这鸭子的子,便是说的我们现在所做的这种咸鸭蛋!”
  
      胡戈发现郑之浩性格虽然有些腼腆,但是其人聪明好问,自己对他也是越来越有好感了,所以回答得是详细。
  
      在众人一片恍然领悟声中,郑之浩挠头道:“啊,区区九个字,兄长便能发现其中的奥秘?要是我,纵然面对长长的一书简,只怕都难入心头!”
  
      话音一落,他忽然记起自己手是没洗的,尴尬的吐着舌头。
  
      草儿见状生气了敲了他一下,责怪了几声,却又仔细的替他擦拭起来,看得旁边诸人都是哈哈大笑。
  
      等大家都洗净了鸭蛋,胡戈起身去旁边取了木盆两只,大坛两个,分开而放。
  
      他对大家说道,“诸位可看仔细了,以后我不在村中之时,你们也可自己做来!”
  
      完胡戈便在第一个木盆里先放入事先准备好的河沙,食盐,还有少量的食用油,兑水搅拌均匀后,将洗净擦干的鸭蛋一个个的放入盆中,待鸭蛋各个给泥沙涂匀后,他便将它们取出,放入大坛内。吩咐了一声,二十天左右便可开坛,那时便大功告成了!
  
      众人虽瞧得懵懵懂懂,但也没人质疑,只是学着胡戈的法子各自开动起来,这时胡戈又取来另一只事先倒好滚烫开水拌好食盐的木盆,伸手试了试水温,发现已经凉了,于是他先将木盆中的盐水倒入另一只坛子,然后不紧不慢的往里面下着洗净的鸭蛋,等坛子装满,密封起来,搬到楼道边通风之处,也照例吩咐了声,“这坛却要比先前那坛多放个三五日!”
  
      王老实一家均是很上心的点点头,这时只听李氏说道:“你就放心吧小戈,我记着日子呢,一天也不会耽搁的!”
  
      胡戈闻言笑着点点头,表示理会。
  
      此时虽是深秋,温度不高,但架不住做着示范的胡戈忙上忙下的,只见这时他头上已冒出微汗,旁边一直注意着他的一位美貌女子有些察觉,趁他休息之时伸出玉手拿了条手帕替胡戈擦拭起来,这种感觉很是让人受用,等那美女擦完,胡戈朝她感激一笑,又对那女子说道:“其实真正累的活还没开始呢,等一会还要费大力气的!”
  
      女子闻言,目光投向厅旁放置的一口大缸,问道,“还真要用上那个大家伙啊!”
  
      “那是,不然我特意要它做什么,你帮叔叔婶婶,还有草儿在此往缸内装置洗净的鸭蛋,我带着狗子和之浩到后面熬制液料!”胡戈笑着指派道。
  
      闻言王老实一家三人忙道了声好,端着刚才洗净的鸭蛋就往那大缸边走去,狗子和郑之浩也放下手上的活,目光询问似地望着胡戈,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
  
      胡戈拍拍刘诗薇,见她微微颔首,便对两个少年示意,三人一起来到厨房,就在灶上那口大锅中煮起茶叶来,这制作皮蛋需要料液甚多,狗子和郑之浩忙着抬水,终于等茶叶汁水热熟了,胡戈并二人将大锅倾起,茶水被倒入事先调配好装有纯碱、食盐、生石灰,以及少量胆矾的大盆中,胡戈取了棍子将其搅拌均匀,最后又用大勺将底部石灰渣捞出,三人稍微歇息了一会后,又重复着刚才的动作,直到最终熬成的料液,够装外面那口大缸为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