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零四章 我仿佛看到另一对我和你

第一零四章 我仿佛看到另一对我和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了王叔,不要麻烦了,我还要在这村中多待几天呢,等有时间再去您老家里坐坐!”胡戈笑着婉拒道。
  
      “怎么,怕叔招待不好这位长安来的小姐?小戈,我跟你说,现在村里人手上都有钱了,说什么也不会慢待了这闺女的,闺女,你嫌弃你叔不?”那老汉作色道,显是非要把这两人请到家中才肯罢休。
  
      闻言,刘诗薇难为情的看了一眼胡戈,胡戈轻拍了拍她手,对王老汉道:“那行,王叔,那明天晚上我们就来叨扰啦!”
  
      “嘿嘿,那好,我让老婆子给你们做好吃的哈!”
  
      “不用杀鸡了,薇薇她吃得不多,我肠胃糙,什么都吃得下,您老可别搞得太麻烦了!”
  
      “那怎么行,我告诉你,就算你们不来,我们家现在也是隔三岔五开开荤腥,两个小子在窑里帮忙,不吃点肉怎么行,跟你说啊小戈,这俩小子马上就要成婚了,唉,以前我还为他俩的婚事操碎了心,现在好了,这说亲的一拨接一拨,都是隔壁村里顶好的姑娘,我和孩子他娘亲自选的,做事勤快模样又俊,哈哈,到时候你要是得空,一定得来喝一杯喜酒啊!”
  
      一路热聊着,这一行人牵着马,赶着鸭,离村中越来越近了,碰到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村民见是胡戈回来了,都热情的上前打着招呼,和这王老汉一样,纷纷邀请胡戈和刘诗薇去他们家里做客。
  
      看着胡戈这么受欢迎,刘诗薇心中也自高兴,胡戈虽然和众人说着话,但总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看心上人,只见她红彤彤的粉脸上始终绽放着灿烂的笑容,这种发自内心的表情最是醉人心田,好几次他都看得呆了。
  
      “大哥,你回来啦!?薇薇姐,我可想死你了!”这时一声惊喜声传来,原来是新婚燕尔的草儿和他夫君在门口空地上嬉戏喂鸡,一见胡戈,快嘴的草儿忍不住喊了起来。
  
      刘诗薇闻言朝胡戈一笑,那意思明显是草儿现在跟我可比你亲哦,相处这么久下来,胡戈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作势要用手敲她,刘诗薇嘻嘻的躲开了,迎住跑来的草儿,两个女子手牵着手在那里叽叽喳喳,胡戈在一旁笑道:“草儿,你现在也是有婆家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女孩呢!”说完望向在一旁带着腼腆笑容的郑之浩。
  
      郑之浩见胡戈望来,憨憨的笑了笑,问道:“大哥,这次回来不会马上走吧?干脆多住几天吧?”
  
      胡戈见这王家女婿越来越有主人翁的模样,心中满意,“嗯,这回多住几天,好久没有一家人聚聚了,趁这个机会正好遂了我愿,我田里还有些事情,得花些功夫!”
  
      郑之浩闻言一愣,心想这位兄长已经做了这么大官了,怎么还要亲自下田?心里十分不解,问道:“大哥,田里的事情还要你亲自动手?”
  
      胡戈笑了笑,没有解释,只是问道:“你在这住得习不习惯,你父母不会有意见吧?”
  
      “哪能呢,我爹娘只夸这村里好生兴旺呢,我舅舅还叫我好好跟着大哥呢!”郑之浩忙道。
  
      胡戈上前拍了拍自己这位妹婿,他盘算好了,等自己这回忙完了土豆的事情,就把草儿和郑之浩一起带到长安去,自己那家里冷冷清清的,他们去了也好多点人气。再说李世民下旨五品官员不准随意入市之后,他也有让风醉幽在外面另开分店的想法,往长远里看,也许自己将来也会成为这条禁令里被限制的一员。
  
      “之浩,在村里住了几天感觉如何啊,还习不习惯?”胡戈笑问道。
  
      “兄长,我父母也有远房亲戚住在村中,可是和这儿大不相同,这里家家户户都养有鸡鸭,我没事的时候问了问,各家各户都养有一两百只以上啊,我还见过这么富裕的村庄呢!”郑之浩的语气十分惊奇,像在说着一见不可能的事情一般。
  
      胡戈笑了笑,心道何时全大唐的农村都是这般了才好。
  
      就在四人叙旧的时候,慢慢村中人都提着篮子,朝村口聚集,也有那早到的,放下篮子和身边的人聊着天,远远望去,大家脸上都是满脸的喜气,草儿一见,道:“之浩,回去帮忙,把今天的鸡蛋都取出来,记得留下今天晚饭的分量啊,我要给大哥和姐姐做炒鸡蛋呢!”
  
      郑之浩应了一声,朝胡戈行了个礼,就往屋里跑去,望着回屋的二人,胡戈对身旁的佳人叹道,“看着他们,我仿佛看到另一对我和你……”
  
      刘诗薇思维没有跟上来,“我叫你回家去取鸡蛋???”
  
      “不光是取鸡蛋,是我被你使唤得屁颠屁颠的!”胡戈幸福一笑,轻轻捏着身旁佳人的柔荑。
  
      刘诗薇不吃他这一套,道,“哼,我敢使唤你啊,我只求你将来少欺负我!”
  
      “好,不欺负不欺负,相敬如宾不相睹,你看这样可好!”胡戈坏笑着悄悄挠起刘诗薇的手心。
  
      “你这人坏死了,我怎么认识了你这个坏东西!”刘诗薇跺着脚,显是拿这死人没有办法。
  
      胡戈嘿嘿的笑了一声,见好就收,没有再说话,只是指着远远大路上驶来的一辆马车道:“你店里的伙计来了,要不要去见见?”
  
      刘诗薇气道天天见面,现在有什么好见的,一言不发的朝屋内走去,胡戈讪笑了一声,也跟了进去。
  
      村口的大路旁,村民们已按先来后到排好了一条长龙,车慢慢驶近了,车上跳下三个年轻的男子,笑着跟村民们打了声招呼,便搬下车上所载的空竹筐,然后蹲在地上,清点起他们带来的鸡蛋来,就这样一户一户的点数,点完后随即付钱,拿到沉甸甸铜钱的村民们尽管早已习惯这种交易方式,但朴实的面庞还是藏不住笑意。
  
      “大哥,你回来啦?”就在胡戈要进屋时,背后一个少年远远跑来,喊了一声。
  
      胡戈回头一看,来人正是狗子,胡戈看他一身尘土,笑道:“去土窑帮忙了?”
  
      “嗯,爹在村中调解一户人家的纠纷,我便在土窑那里看着,听人说你回来了,我便过来了!”狗子答道。
  
      鸡毛蒜皮,这也是村民生活的一部分,胡戈出身农家,对这些自然不陌生,于是也不在意,只是把狗子叫道跟前,问道:“咱们家里还有多余的鸭蛋吧?”
  
      “有呢,大哥你叫人带过话,我爹便把自己家的鸭蛋都留了起来,还动员村里其他家也这样呢,大哥,这鸭蛋留下来能做什么啊?”狗子疑惑道。
  
      留下来就好,现在长安城中已经渐渐有人开始摸索起卤鸡蛋的做法了,胡戈这次回来除了自己田中之事,便想把咸鸭蛋和皮蛋做出来,这样流浪的孩子们又可以多两样主打产品了,而且鸭蛋制成了上述两种蛋制品后,附加值也会增加,这可是与村民的收入是息息相关的。
  
      “今天晚上你就把家里所有鸭蛋洗干净拿出来,到时候你就知道怎么弄了,呵呵!”看着满头问号的狗子,胡戈卖了个关子。
  
      狗子“哦”了一声便进去准备去了,胡戈站在门口望着村口繁忙的交易盛况,心中被一种满足的感觉充实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