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零三章 仕途上的贵人

第一零三章 仕途上的贵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想到这里胡戈在心里苦笑一声,估摸着袁昭通大概从段纶的官署中告辞了,便出门前去汇报,果然一进门只有段纶一人坐在那里写写算算,胡戈上前行了礼,道:“前些日子下官曾上报了治理死地一事,现在准备去京畿各地走访一下,看看成效!”
  
      只见段纶惋惜道:“归唐,现在正是你屯田司务繁忙之时,你却要下县了,唉,不过你所说的事情也是大事,耽误不得,没奈何,老夫只有替你多担待着点了!”
  
      “多谢尚书大人体谅下官,刚才我也吩咐了,司里有什么事情两位主事会直接跟您汇报的!”胡戈拱手道,这段纶的反应和自己的估计丝毫不差。
  
      闻言段纶呵呵一笑,用手虚指了指胡戈,笑道:“归唐你可是真会撂担子,替我把工作都安排好了!”
  
      “下官哪里敢,这土窑之事关乎国计,只有段大人这般老成谋国之人方才压得住台面,下官是实在没有办法,这才来请出尚书大人压阵的啊!”胡戈回道。
  
      一席话说得段纶是喜笑颜开,连道归唐会说话,顿了顿,他才道:“你就安心下去巡视吧,部里的事务不用担心,有我在呢,归唐啊,我支持你!”
  
      胡戈躬身谢了,又说了几句恭维段纶的话,方才告退了。出了尚书大人的官署,胡戈没有回司里,而是直接去了侍郎徐信那里,他这里自己理所当然也要打个招呼的。
  
      一进门见袁昭通还坐着那儿没走,胡戈知道他跟徐信的关系,都是前任工部尚书屈突通座前的体己人,自然话儿不少。大家笑着见了礼,胡戈道:“行肆来给侍郎大人辞行,这下官也是来给侍郎大人辞行,呵呵!”
  
      袁昭通一听,忙道:“大人,你这是?”
  
      徐信靠在椅背上笑道:“行肆你别听归唐的,他定是寻个理由去县里巡视,也好让尚书大人事事亲为嘛,归唐是聪明人呐!”
  
      胡戈见徐信片刻之间就想通其中关窍,也笑了,道:“既是这般,徐大人也放下担子,领着属下下去巡视巡视吧!”
  
      徐信闻言大笑,对着袁昭通道:“行肆,瞧见没,归唐这张嘴,利着呢!”
  
      袁昭通见两人互相开着玩笑,被这轻松的气氛感染了,也附合着笑了。胡戈和这二位笑谈了几句,知他俩还有话要讲,便辞了出来。
  
      回到自己屋里,手头上也没什么事情了,无非,归置归置,正在这时,工部门口卫卒来报,说有一人自称大人家奴,前来拜会大人,不知是否放入。
  
      胡戈一愣,心道自己哪里来的什么家奴,不过还是先见见再说,便请卫卒带他进来。那卫卒领命去了,不一会儿带了一个少年进来,胡戈一见,恍然大悟。等卫卒告退了,对此人道:“何力,你我朋友之交,却说什么主奴呢,以后定不可如此!”
  
      原来此人正是契苾何力,他听胡戈之言,下拜道:“若无主人厚赐黄金,小人哪里能报父仇,叫仇人授首?主人,小人这辈子就是主人的家奴了!”
  
      胡戈摇摇头,把契苾何力扶起,他虽然极力融入这个时代,但是还保留着现代人的思维方式,这叫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种此时很流行的人身依附关系,只听他道:“何力,你此时不能明白我的想法,日后处长了你就会理解的,我比你年长几岁,你喊我一声兄长便是了!”
  
      一闻此言,何力还要再跪,但胡戈只是不允,最后契苾何力终于屈服,道:“小人嘴中叫你兄长,心中还是把你当做主人!”
  
      胡戈闻言哭笑不得,但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叫他坐下喝茶,哪知这契苾何力是实诚人,胡戈叫他喝茶他便喝茶,一大口下去烫到了舌头,胡戈见状忙给他倒了一杯凉水漱口,俩人手忙脚乱了一阵,总算坐定。
  
      “何力,今天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胡戈问道。
  
      “主……兄长,小人这次来唐国,身上还带着阿妈的吩咐,那日我报了仇,取了突厥可汗的首级,我阿妈认为不久草原上便会大起纷争,她为族人考虑,想带着部落归依大唐,我想问问兄长的意思!”契苾何力陈述道。
  
      胡戈闻言点了点头,心道契苾何力还是按照历史的轨迹归顺了大唐,这却是件好事,日后朝廷多了一员大将不说,将来对于大唐在西部用兵,有了他们部落做向导,也是益处颇多,当下肯定道:“我中华海纳百川方成今日气象,何力你的族人既然有意来投,我们自是欢迎,这样吧,我们先去礼部主客司问询一下具体操作事宜,再定如何?”
  
      契苾何力哪里迟疑,虽说以前自己族里有什么事情,几个头面人物商议一下便可执行,可那只是关乎一千多户人家之事,不像这大唐,执掌万里江山亿兆黎民,机构齐全各司其责,就算他想归顺都不知道该往哪个衙门上告,心中隐隐对这个泱泱大国起了一股敬畏之意。
  
      再者说,在他心中,胡戈怎么说他都信之不疑,当下便起了身,只是临走前喝了杯中那盏残茶,连茶叶也嚼着吃了,用手揩了揩嘴巴,道:“兄长,这水儿倒是好喝!”
  
      胡戈笑笑,道:“等你回部落的时候,带点回去孝敬你的母亲!”契苾何力忙不迭点头表示赞同,俩人一路闲聊着,径往礼部而来。就当胡戈在门口验查鱼符时,碰到一员紫袍大员正回部里,众卫卒忙恭敬行礼,那人点点头,目光不经意朝胡戈这边望来,倒是停住了脚步。
  
      胡戈见此情形,上前行礼,自报家门道:“下官检校工部员外郎胡戈,参见尚书大人!”他没报东宫的官职,工部和礼部都是尚书省下辖单位,这样报透着一股子亲近。
  
      那位尚书大人点点头,呵呵笑道:“胡归唐?”
  
      “正是下官,因有些事情,特来向贵部主客司咨询!”胡戈恭敬道,并自报了来意。
  
      那尚书望了望胡戈身边之人,见他一副异族打扮,便把事情猜了个大概,只听他道:“这小子可是前几日身怀突厥可汗首级之人?”
  
      胡戈点头称是,那尚书笑道:“陛下那日还问到他呐,只听杨公说此人与你颇有渊源,陛下才笑道怎么哪里都有归唐,今日来我主客司,可是商议他部族之事?”
  
      胡戈见自己还没说什么话儿这尚书便什么都猜到了,心道能做到一部尚书之人的果然个个都不简单。
  
      那尚书见胡戈这般神情,笑道:“不忙,且去我那里坐坐,免得永思见了我要怪我,说我不好好招待他的兄弟!”
  
      胡戈忙道不敢,他知道这位尚书不是一般人物,他乃是李世民的堂哥、赵郡王李孝恭,将来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排名第二的人物,当年他和李世民两人在一南一北的战场上各挑大梁,替新生的大唐王朝开疆拓土,就连用兵如神的李靖李药师也是他的部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