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零三章 仕途上的贵人

第一零三章 仕途上的贵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天一早,李世民简短的结束了早上的朝会,便带着文武百官到了皇城大门上观摩平梁大军的誓师大会,望着城下满身戎装的虎贲之士,承平日久的胡戈被这阵势震动了,大唐帝国终于在整合了自己的内部纷争后,腾出手来一致对外了。本章节由
  
      这是李世民接管这个国家后首次钦命大军主动出击,那个一年前被迫与突厥签订渭水之盟的帝王终于不再隐忍,于是,大唐这个被后人津津乐道于其文治武功的帝国开始向诸国四夷亮出自己的肌肉了。
  
      在李世民做了简单有力的讲话后,柴绍对着皇城行了个军礼,把手一挥,平梁大军便朝着开远门方向开动了,众臣目送着这队熊罴之师慢慢远去,都在心中预祝着他们早日得胜归来。
  
      熟读历史的胡戈知道,这仗可以说打得是无惊无险,唐军使用的战略战术得当,最终用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上乘战法平定了华夏沃土上最后一个割据势力,此时东*突厥的两个叔侄可汗还在你争我斗忙得不可开交,梁师都这个儿皇帝外部孤立无援,内部人心惶惶,他的灭亡指日可待。
  
      是以心中无碍的胡戈随着众同僚一聊聊往工部而来,工部司郎中近到胡戈身前,笑道:“归唐,日后兄弟怕是去不了你家西市的酒店了,被那村野之人这么一搅,倒叫我等吃了他牵连,唉,无妄之灾,殃及池鱼啊,你却道冤不冤枉!”
  
      胡戈不好接这话茬,只是支吾过去,道了声:“对不住了!”,那工部司郎中嘿嘿一笑,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归唐就是客气!”众人见他二人闲聊,都是上前来凑着热闹,问声你家妹子何时再出来开家分店,也好再让我们郎中大人无事时再去打打牙祭?话音一落,说得大家是一阵哄笑。
  
      众人一路玩笑,很快到了工部大院,大家笑嘻嘻的相互拱拱手,各自回司里去了,胡戈没有回自己官署,照例先去司里转一圈,等他一进门,却看到一个熟人坐在那里和自己司里主事闲聊,那人见胡戈回来了,忙起身相迎,胡戈笑道:“行肆,稀客啊!”原来这人正是多日不见的袁昭通,今日特地在这里等着胡戈,来向他告别的。
  
      “大人,下官今日就要去少府了,特意来向各位上官辞行!”袁昭通上前行礼道。
  
      他的调动胡戈早就心里有数,当下也不惊讶,笑道:“走,去我那里坐坐,我们好好聊聊!”
  
      司里的主事连忙帮胡戈开了门,照例给俩人泡了茶,方才退下,只是边走边想,这袁昭通倒是好福气,几个月前还是和自己一般的九品主事,得自己司中这位上官贵人相助后,先是到尚书省做了从八品下的专职主事,现下又跳到少府,虽还是八品官,可是却在少府下面的掌治署做了一把手署令(正八品上),掌范镕金银铜铁及涂饰琉璃玉作,也算是大权在握了,那种羡慕之情如手挠心。
  
      且不说胡戈司中主事心中打的小算盘,只见胡戈请袁昭通落座之后,便问道:“行肆,现今京畿地区的煤石供应如何?”
  
      袁昭通见胡戈一上来就直接问到工作,心中泛起波澜。
  
      自己刚从工部调到尚书省的时候,他原来工部司的正副主官、郎中和员外郎二人就直接找自己单独谈过话,那意思明摆就是说,他袁昭通的进步他们是使了劲的,就连日后偶然遇到尚书大人段纶,他也隐晦的跟自己点到自己去尚书省的事情是他拍的板,袁昭通对他们当面都是表现得感激涕零,可是在心中,最是明白到底谁才是自己仕途上遇到的真正贵人。
  
      虽然这位贵人从来不在自己面前说起,但他隐隐听徐信说起过,这位贵人在吏部侍郎杨师道面前说过自己不少好话(吏部侍郎掌管全国**品官员的升降任免,吏部尚书则掌管六七品的,五品以上由皇帝和诸位宰相商定),就连吏部办理自己调动的官员,都曾开玩笑的问过自己,和工部屯田司的胡大人是什么关系?
  
      他听说前些日子政事堂议完工部土窑一事后,少府少监窦德素单独留了胡大人。俩人商谈了许久,虽不知道这二人说了些什么,只是第二日自己就收到风,他要去少府了。袁昭通不是个蠢人,自然明白这一些暗线背后的真正涵义,于是他今天上任之前便赶到工部,头一个要辞别的人,就是屯田司的胡大人。
  
      这时,袁昭通正了正色,收回思绪,恭敬答道:“京城的煤石供应很是乐观,就算现在新开的一百座土窑全部加入运营,卑职也可保证燃料的供应!”
  
      胡戈见袁昭通语气不像以前那般随意了,多了一份拘谨,便道:“行肆,怎么说你也是工部出去的人,大家都在一个院子里共过事,何时变得这般见外呢!”说完,他望着袁昭通调侃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直把袁昭通始终紧着的心舒缓开来,他也笑了起来,道:“这段时间我们工部屯田司的名气太大,土窑之事搞得朝野震动,让下官不由自主的仰视起胡大人来!”
  
      见袁昭通开起玩笑,胡戈心道他这才回归本色,呵呵一笑,道:“那你可不能给我来个釜底抽薪,没有煤石,我们工部的土窑这把火可是烧不起来,你现下到了少府掌治署,正管着全国矿产,以后还需要你多多支持啊!”
  
      袁昭通起身拱手道:“土窑之事关乎国策,昭通敢不尽心竭力?”
  
      胡戈见他这般郑重,也起了身,拍拍袁昭通的肩膀,对他道:“少府少监窦大人很看重你的,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他!”这时少府监一职空缺,李世民一直没有任命新人,于是少府少监这个名义上的二把手成了实际意义上的一把手。
  
      袁昭通感激的点头应了,胡戈见他又拘束起来,便道:“当然了,你无事也可以找他,跟上官多汇报汇报,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袁昭通腼腆一笑,自称理会得了,胡戈见袁昭通此时正处于他仕途的巅峰之上,许多从前未见的景致让此时的他难免有些激动和谨慎,便也不再多言,原本他还想跟袁昭通谈谈关于日后煤炭的推广一事,见是现在这么个情况,他也不好多说,只是想等过一段时日,等袁昭通进入状态再说吧,好在此事也不是什么火急火燎之事,都捱了千百年,也不差这十几二十天的。
  
      当下俩人坐着又说了会闲话,胡戈道:“行肆,好了,我这没什么事了,你也该去看看段尚书和徐侍郎了,再晚了不好,他们对你都是很关心的,日后我们打交道的机会也会有很多的!”少府比工部的行政级别要小半级,虽是两个独立的部门,但是两个单位工作中的交集却也不少,少府不少具体工作都要接受工部的指导和支派。
  
      袁昭通感激的起身谢了,胡戈将他送到门口,两人拱手别过。
  
      胡戈回到司里,叫来两个主事分配最近的工作,他这时又准备下县里出差了,此时虽然是土窑铺开的紧要关头,可是大的原则性问题都已经定下了,重要的细节性方面自己也已经都反映上去了,李世民和诸位宰相们都是点了头的,下面人也不敢随意篡改,于是接下来的事情纯粹成了事务性问题,自己也不必老待在司中。
  
      再说土窑虽然是屯田司主管,可尚书段大人这段时间以来把此事看得比什么都重,此时段纶也不怎么管别的部务了,只是一股脑的推给原先的大闲人工部侍郎徐信,自己则天天盯着屯田司和胡戈,事事都要过问,胡戈心想自己下去了段纶只怕还要开心些。
  
      胡戈知道段纶是个聪明人,不会明着在无法改变的事情上起心思,他无非是想在给销售商分蛋糕的过程中做点手脚。而自己的想法却是很简单,只要国库丰盈,百姓受益,其他的事情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他此时只是一个小小的检校员外郎,是没办法包打天下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