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零二章 先生一半,我一半

第一零二章 先生一半,我一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零二章先生一半,我一半“乾儿,慢点吃,不够娘再跟你切!”看着吃得满嘴油腻的儿子,长孙皇后笑道,说完取了刀具,准备再给儿子切一块桌上摆放着地上好的羊羔肉。。。这孩子一回宫就饿狼投胎似地,点名要吃烤羊。
  
      “母后,可不要再切了,再切我就吃不完啦,这样便会浪费了呢!今天孩儿听先生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呢!”李承乾忙阻止道,说完又低头咬了一块羊肉在嘴中咀嚼。
  
      长孙皇后见儿子这番模样,笑道:“这个归唐,看把我们家乾儿饿成什么样了!”
  
      李世民疼爱的拍了拍李承乾的小脑袋,道:“先生是怎么说的,说给父皇听听!”其实在今天这一天里所发生的事情他早听侍卫原原本本的禀报过,只是这时他想考考儿子。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李承乾记性很好,一字不差的背了下来。
  
      “嗯,这诗像归唐做事的风格,永思以前就跟我说过他擅作诗,其中有一句叫遍身罗倚者,不是养蚕人,和现在这首诗一样,平平淡淡,实而不华,却是意境取胜,引人深思啊!”李世民当着妻儿面叹道。
  
      “这两首诗怎么读来直让人想掉泪呢?”听儿子和李世民说完,长孙皇后叹道。她虽生于大富之家,后来却命运曲折,也是个有故事的女子。
  
      “想是他年轻的时候受过不少磨难吧,一定有过什么特别的际遇,不然不会生出这般想法来的!”李世民叹道。
  
      “陛下,他现在也才不到二十五岁呢!”听李世民话中意思把胡戈看作一个老人,长孙皇后道。
  
      “呵呵,想朕二十五岁的时候还在为我大唐四处征伐,却没有他这么多想法,那时候乾儿还只这么点大!”李世民用手比在桌脚一处,脸上带着温馨的微笑。
  
      “你二十五岁的时候都有乾儿了,到现在归唐还没有娶妻呢,咱们是不是给他寻一门良配,也好彰显陛下爱护臣子之心!”长孙皇后回道。
  
      见妻子这般讲,李世民呵呵笑道:“观音婢,看来你是不知道,归唐已有意中人了,这小子眼光倒不错,哈哈,瞧中弘基家闺女了!”
  
      听到丈夫当着儿子面叫自己小名,纵如贤惠似长孙皇后,她还是红晕上脸,嗔怪的瞪了丈夫一眼,道:“乾儿用膳呢!”
  
      李世民见到妻子这个表情,虽然多年的夫妻了,但还是心意一动,只是孩子就在跟前,他轻咳了一声,接着前面的话题说了下去,“只是这事却不好说,前几日弘基进宫来,我特意问过此事,其实弘基他倒是没什么意见,难就难在……”
  
      “刘家这闺女我知道,前些日子还推了我娘家一份亲呢,想她才色双全,平日里又心气甚高,是不是瞧不上归唐?嗯,不若改日我把她请进宫来,当面说说?”长孙皇后替丈夫解忧道。
  
      李世民欣慰的看了妻子一眼,心道家有贤妻,如有一宝啊,他笑着对长孙皇后道:“这回你可猜错了,他们俩人情投意合着呢,你不知归唐开的那口窑,出的砖全部送到心上人家里去了,呵呵,看不上归唐的不是人家闺女,而是他丈母娘!”
  
      长孙皇后楞了一下,卢氏她也认得,一想到其中牵扯,她旋即领悟,缓缓点头道:“唉,我明白了!那,陛下准备怎么办呢?”
  
      “你也太小看归唐了,既然能兴我大唐社稷,又怎么会摆不平一个丈母娘?”李世民哈哈一笑,显是说到兴头上,连少时学得的市井哩语都出来了。
  
      长孙皇后望着自己夫君,怔怔出神。这几年里她已经很少看到他像现在这般展颜,想玄武门那日之前,丈夫茶饭不思、夜不能寐自己都是看在眼里的,就算登基做了皇帝,也是被朝中对那么多复杂的关系搅得日夜不宁,那段时间自己看着不到三十岁的夫君平添了不少白发,心就一阵阵如被剜般的疼痛,可自从灭蝗灾胡戈献计之后,这个年轻人又是平旱灾,又是治死地,又是兴土窑,眼见李世民的笑颜一日比一日多,自己身在后宫那是最清楚不过的,当下在心里越来越念这人的好来。
  
      李世民瞧见妻子发呆,还以为自己得意忘形引得她不快,正了正色,道:“这结亲的事情是喜事,不好强加干涉,再说又涉及到弘基,我看这事还是再放一放,看看归唐的行动再说,不过你也放心,如果真起了什么波澜,我不会看着不管的!”
  
      “那好吧,这些时日我多请卢氏进宫来坐坐,能帮归唐一把,我这心里也舒坦点,不为别的,就为他一心一意的辅佐你,辅佐这个朝廷!”长孙皇后点头道。
  
      李世民看着正低头吃肉的李承乾,对着妻子轻叹道:“说到辅佐社稷,朝中重臣比朕多要年长,最后能帮这孩子的,唯看无忌与归唐了!”
  
      那李承乾聚精会神的吃完碗里最后一块肉,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的舔了舔手指头,听到父亲说话,道:“父皇,什么只有舅舅和先生呀?”
  
      长孙皇后一笑,把李承乾揽到怀里,替他揩着油嘴,道:“乾儿再大几岁,就明白你父皇的话了!”
  
      李承乾乖乖的让母亲擦着嘴,突然想起什么似地,道:“父皇,母后,等着啊,我今天给你们买礼物了呢!”说完就跑开了,到门口自己放在那里的一个小包袱里翻找着。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对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一丝慰藉,这时李承乾拿着包裹跑了过来,对长孙皇后道:“母后,这是我给你买的凤钗,孩儿今天挣的钱不多,只能买个这样的,等以后孩儿有出息了,给母亲买更好的!”
  
      长孙皇后接过李承乾手上的这柄凤钗,眼眶突然有些湿润,望着这个制作难免有些粗糙,市价只怕仅仅几十文的饰品,却觉得是天底下最珍贵的礼物,她伸手摸摸孩子的脸,梗咽道:“乾儿,你今天都做了什么,跟娘说说!”
  
      于是李承乾便在母亲怀里一五一十的把今天胡戈带他体验的生活都讲述了出来,最后又道:“我跟先生一天赚了七百七钱,减掉早上和中午的饭钱,还剩五百五十七文呢,我跟先生各得了二百七,多出来那枚无法化开的铜钱也归我了,嘻嘻,他说这是我今天辛苦所得,还告诉我劳动最光荣呢!母后,我现在也是可以自食其力的人了,今天侍卫们吃饭花的钱也有我的一半噢!”
  
      长孙皇后被李承乾说的话惊呆了,她没想到胡戈今天竟带给了儿子这等经历,她不可思议的望向李世民,却没想到,李世民竟然笑道:“这归唐也真是小家子气,把自己那份还带走了,也不晓得都留给我们家乾儿!”
  
      “父皇,那一份是先生自己劳动所得呢,我们不能随意侵占他人劳动成果的!”李承乾振振有词道,显然他今天学会了不少新名词。
  
      李世民闻言哈哈一笑,道:“好,好,我们乾儿长大了,你给你娘买了礼物,就没有给我买吗?”李世民早知道今日里李承乾的一举一动,故意逗着孩子。
  
      “怎么会忘记父皇呢,父皇请稍等!”李承乾嘻嘻一笑,在包里翻了起来,不一会掏出一支毛笔来,双手递给父亲,看成色显然也不是什么高档货。
  
      李世民笑逐颜开的接过笔,饶是他事先有闻,此时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道:“这笔为父要放在御案前,每天批阅奏章的时候朕都要看看它!”
  
      李承乾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道:“父皇,这笔不好,还是收起来吧!”
  
      李世民拍拍他的头道,“儿子送与父亲的礼物,哪有不好的?这又是你这辈子第一次挣钱买的,为父很是喜欢!乾儿,你真是长大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