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一百章 侯君集,你养的狗也敢对我呲牙

第一百章 侯君集,你养的狗也敢对我呲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承乾听了父亲的鼓励,终于真正开怀起来,拿起包裹,对李世民道:“我还给弟弟妹妹们买了礼物呢,这是二弟的,这是三弟的……对了,还有东宫的师傅们,孩儿也跟他们买了礼物!”
  
      长孙皇后闻言,暂时收住情绪,问道,“这些是先生告诉你的吗?”
  
      “先生说,人首先要孝顺父母,第一次挣钱给父母买些东西是人之常情,直说到孩儿心里面去了,于是和先生分手后,孩子就去街市上买东西,去了那里孩儿看到一些玩具什么的,心里就想到弟弟妹妹们了,孩儿就想也应该跟他们买礼物,因为我是做大哥的呢!”李承乾答道,因一时说话太快,他换了口气,又道,“给父皇买毛笔的时候,我想起了师父们,他们平日里对我虽然严厉,可是心里是真心对我好的,先生说,投我以桃,报之以李,我买东西的时候才真懂了这句话的意思呢!”
  
      听李承乾说完,李世民欣慰的点点头,侍卫回报过,胡戈确实没有细说叫李承乾要记得他的弟弟妹妹,而这孩子出于天性还是没忘记他们,可见这孩子是个有心人,他突然觉得,也许自己百年之后,在这人情淡薄的皇宫大院内,手足相残之事不会再重演。
  
      长孙皇后疼惜的摸了摸儿子脑袋,问道:“你给这么多人买了礼物,给先生买了什么呢?”眼前的一幕给她冲击太大,而刚才听闻胡戈带儿子去街市上叫卖的那种惊讶,那种心中说不出的不妥之感,显是有些释怀了。
  
      “我也想给先生买来着,可挑来挑去没有中意的礼物,最后给大家买了礼物也没有钱了,只剩那枚多出来无法剖开的铜钱,我想把它切成两半,一半自己收着,一半送与先生,父皇,你说这样行吗?”李承乾望着李世民问道。
  
      望着如此聪慧的孩子,李世民在心中叹了一声,望向妻子,长孙皇后见他看过来,知道他在想起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只是对李承乾道:“乾儿,如此甚好,想必先生也会喜欢的!”
  
      李承乾见母亲赞同自己的意见,拍起手来,对父母道:“父皇,母后,孩儿想回去看诗经了,没想到里面写的那些事,真正做起来是如此让人开心,我想重读一下!”
  
      “呵呵,你看去吧,记得晚上别看太晚,明天还有功课呢!”长孙皇后欣然笑道,等李承乾起身,她又嘱咐道:“乾儿,给师傅们买的礼物暂时放在娘这里好了,现下不是拿出来的时候,你也不要同任何人说起你今日的经历,包括弟弟妹妹们,给他们礼物时不要说其他的,不然胡先生会有些麻烦!”
  
      李承乾年纪幼小,一时不明白此中情由,疑惑道:“为什么先生会有麻烦啊?”
  
      这时李世民拍了拍儿子的头,问道:“你喜欢先生吗?”
  
      李承乾点点头,肯定道:“父皇,母后,我喜欢先生!”
  
      “这就对了,喜欢先生就不要跟任何人说起今日之事,至于原因,等你大一点就会明白的!”李世民微笑道。
  
      “嗯,父皇,母后,我知道啦!”李承乾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尽管他此时仍没搞懂父母的意思,但是他可不愿意先生有麻烦。
  
      ……
  
      重操了一天旧业,胡戈身子也有些乏了,此时他正坐在军爷府上,等着他下差归来,明日是朝廷选定的良辰吉日,由柴绍和薛氏兄弟率领的平梁大军就要开拔了,此时他有些事情要找军爷商议,这几日实在太忙了,刚把土窑的细节完善了交了上去,今天又陪太子在外面体验了一天生活,想想这事不能再拖了,胡戈便想赶在今晚把事情解决掉。
  
      可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军爷归来,老管家坐在大厅里已经陪他说了一个多时辰话,胡戈见天色已晚,怕老人精力不济,便起身道:“您老进去休息吧,我还是去一趟兵部吧!”
  
      老管家见胡戈一定要在今晚见一面永思,知道他有重要事,便也没留他,道:“晚上路黑,归唐骑慢点!”
  
      胡戈辞了老管家,由军爷府上小门而出,这小门是直接在坊墙上开的门,是皇帝为照顾股肱之臣,方便他们夜晚出坊特意开的,进出都不用通过每坊的正门,胡戈现下却是没有这个待遇。
  
      出了光德坊,胡戈一路遇到几拨巡夜的士兵,他拿出段纶给他发的工部特急令牌,这才一路通畅,等到了兵部,只见部外戒备深严,院内灯火通明,胡戈心道这大战前夜,果然不是那般平静。
  
      门口的军士询问胡戈来意,胡戈递上鱼符,只说找冉尚书有要紧事,请去通报一下,那军士点头应了,进去禀报去了。
  
      胡戈等了一会,见一个红袍官儿朝门外走来,胡戈识得他,正是兵部司的郎中,胡戈上前给他见了礼,那官笑道:“归唐,这么晚了,真有要紧事?”原来那军士并没有直接通报给军爷,而是去找的兵部首司的主官。这时各部首司除了本司主管事务之外,还隐隐包含了现今各部委办公厅的职责,这兵部司郎中就像业务司主官兼部办公厅主任一般。
  
      胡戈点点头,只道:“这事不好过夜啊!”
  
      那人看了胡戈一会,道,“行,随我进去吧!”他知道胡戈和本部尚书之间的关系,在心里略作思考,便带胡戈进去了。
  
      俩人来到大堂前,兵部司郎中没有照惯例让胡戈在门口候等,而是直接把他一起带着进去了,胡戈一进门就听到一员将军道:“今年四月起,陛下就令夏州长史刘旼、司马刘兰成伺机骚扰梁师都,这二人遣轻骑四处出击,践踏敌方庄稼,现在梁师都一方正是缺粮之时……”
  
      这位将军一见胡戈进来,便停住不语了,只是目光带着警惕的打量着他,军爷一瞧见是胡戈,挥挥手示意那将军继续讲,自己便往外面走,胡戈见状也退了出来,不一会两人在堂外相见,兵部司郎中朝上官拱拱手便告辞了,胡戈和军爷走到兵部大堂外的长廊上,军爷才问道:“归唐,何事这么急?”
  
      “我知道明天大军就要开拔了,我特意来给你举荐一位将才!”胡戈知道军爷军务繁忙,也不绕圈子,再说他们俩人也无须绕圈子。
  
      军爷望着胡戈一笑,他深知胡戈为人谨慎,不会乱来,当下也无二话,只问是谁。
  
      “席君买,你右金吾卫麾下的执戟军士!”胡戈道,也不多做解释,他相信军爷有识人之能。
  
      军爷呵呵一笑,道:“你也认识他?”
  
      “一面之交,不过此人武艺出众,胆大心细,是个人才,临阵磨练磨练,说不定会有惊喜!”胡戈回答得中规中矩,他虽然知道席君买的未来,却有口难言。
  
      军爷一笑,这人他也略略有些了解,倒是有些与众不同,前不久才提拔他做了执戟军士,不过说到底只是涉及到一个九品武官的任用之事,倒叫胡戈连夜跑来,军爷心中虽然微感惊奇,但还是拍了拍胡戈的肩膀,点头应允了。毕竟胡戈是郑重其事的过来跟自己举荐人才,当下他也没有等闲对待,正考虑怎么安排席君买时,大堂的门被一员大将打开,朝自己这边探望,想是有事要自己进去相商,军爷见此人正是平梁主帅柴绍,笑着对他挥挥手,待柴绍走了过来,军爷笑道:“嗣昌,你的前锋里头还差不差人?”
  
      柴绍见胡戈在此,冉毅又这般问自己,老到的他便猜到了事情的缘由,笑道:“还怕多一两个人?”
  
      就在这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在两个军方大佬的笑谈中,席君买的命运悄悄发生着改变,一颗大唐未来将星冉冉升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