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九十五章 贞观头号奸佞

第九十五章 贞观头号奸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几位大人真是好雅兴啊,不知所为何事,好让在下也长长见识?”只听宇文士及道。
  
      这人也是道行不浅,明见魏征和戴胄二人对他无好颜色,却坐在那里淡定自如,视若不见。
  
      戴胄望了望魏征,见他面无表情,知他不喜宇文士及,大家见礼之后便不欲说话,自己虽和这位宇文大人同出自秦王府,却也看不上这位殿中监为人,但此时自己身为地主,却也不得不问了他一句:“宇文大人此来,可有赐教?”
  
      那宇文士及摆摆手,道:“今日特闻尚书省的两位大人在此商议土窑一事,在下是来受教的!”
  
      戴胄应景的笑了笑,心中却疑惑起来,这宇文士及执掌殿中省,照顾皇帝一家子吃喝拉撒,每天事无巨细,忙得脱不开身,自己也闻他每日极晚才回府归寝,不知今日却在这里摆出长谈的姿势,到底是所谓何事?
  
      见魏征和戴胄脸上都带着情绪,段纶也不好表现得特别热情,只是他跟宇文士及也没有什么过节,想了想,便接话道:“这么说,仁人(宇文士及字)也对我们工部最近的举动很是上心?”
  
      “哪敢不上心啊,你们工部最近在这京城都闹得轰轰烈烈了,想叫人不关心都难。段大人,你可是叫我一通好找啊,最后才从陛下那里得知,你在这户部商议国事呐!”宇文士及笑道,不经意便在话中点了点,是皇帝告诉我你在此的,特意强调了李世民和他的关系。
  
      魏征却不吃他那一套,在心中哼了一声,心道要是陛下要你来的,以你为人,早把圣旨摆出来了,还用遮遮掩掩?越是在心中瞧不起这个人。只是魏征这人看上去虽钢,却知道变通,当下也没把话说白。是以他有时候说话虽然鲠硬,却很少见他当面把谁说发飙过。做谏臣做到这个地步,实已登峰造极了。
  
      段纶一笑,道,“仁人过奖了,都是陛下关心有加,我工部官吏同心所致,当不得你这般夸赞啊!正好归唐从下面巡视回来,我们便在一起听他说说县中情形,呵呵!”
  
      段纶刚一说完,宇文士及便面带微笑的朝胡戈望来,作为长随李世民身边的近臣,他不知道听说过多少次胡戈的大名,可是一直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咋一见面,只觉这人年轻得紧,刚才见礼时倒也老练,便在心中把他挂了个号。他是最擅长和那些将来会一飞冲天而此时仅为刚起步的雏鸟套交情之人,故而语气平和的对胡戈道:“胡司议,陛下可是常常夸起你呀,想不到你年纪轻轻便有这般作为,来日必是前途无量啊!年轻人,好好做!”
  
      胡戈太知道宇文士及的手段了,谁叫他翻书时,看到贞观名臣那么多,这奸佞反倒成了稀罕货,偶尔见到一个,自然叫人大感兴趣,便读了他的传记,当下听他这般殷殷勉励自己,便暗道这人又使出看家本领了,不过他早已经不是官场新人,说话也懂得拐弯了,便道:“多谢郢国公教诲,下官承教了!”说完,礼仪不缺的站起来施了一礼。
  
      那宇文士及呵呵一笑,自以为得计,宽厚的道了声:“且坐且坐,归唐莫要拘礼!”
  
      胡戈依言坐下,规规矩矩的眼不斜视,宇文士及还道胡戈是心有敬畏,故而不言,便也没有放在心上,转而继续和段纶互相恭维着。
  
      胡戈坐在一旁虽然神色肃穆,但是还是给这二人旁若无人的互捧恶寒到了,心道这宇文士及眼光精准不假,要是放在现代估计是个股海大鳄(此人生平酷爱收集原始股……),可恭维人总得有个底线吧,若是自己把底线弄得太低,就算被恭维之人当时心中敞亮,保不齐日后会有反复。这点他倒是不如自己工部这位上官了,以非嫡系之身份稳稳当当坐了工部尚书的位置十五年不说,有道是马屁也拍了,徇私也徇了,还无人在史书上骂他,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呐。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魏征却端坐在首座上品茶抚须,半点不耐烦的神情也是没有,要说戴胄没有告辞而去还有说法,此处便是户部,哪有主人拂袖而别的道理,可这魏征却是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仿佛是打算中午留在这里吃饭似地,神清气爽,悠然自得。
  
      宇文士及说了半天口都干了,却见魏征纹丝不动,仿佛生了根似地,心中暗恨,今天他本来找段纶商量大事,如果是私下场合,这八面玲珑的工部尚书十有八九不会回绝,可今天场中偏偏又多了俩外人,又都是硬骨头,让他犹豫要不要当着大家面和盘而出。胡戈官小,又是工部下属,所以宇文士及倒是把他给忽略了。
  
      方才谈话间他几次给段纶使眼色,示意两人出去私聊,似段纶这等聪明人哪能没有察觉,可他只是在那里装傻充愣。要知道现下他正躲清闲,又知此时若同他一块出去便会叫一位参豫朝政的秘书监和一位户部尚书对自己有想法,以两人换一人,这等亏本生意却做不得!再者说宇文士及的来意他猜得八九不离十,无非是土窑之事,以宇文士及天子近臣的身份亲自来拜访,这事绝对小不了,定不是包几口窑可比的,当下装了糊涂,笑嘻嘻的和这位郢国公打着哈哈。
  
      见一个段纶请不动,一个魏征激不走,宇文士及气急,又熬了一会,发现在这里干耗没有意义,而且殿中省还有一堆事等着他,便起了身,跟众人告辞,只是走之前跟段纶丢下一句话,只说晚上再来拜访,搞得纵然老练似段纶,脸上的笑容也还是僵了一下。
  
      等宇文士及出去,魏征冷笑了一声,将手中茶杯重重放下,道:“内库里的钱还不够他宇文士及数的?还想打土窑的主意?哼,痴心妄想!”
  
      胡戈心里一惊,他还道宇文士及无非和两部大门外面那些求人办事的官员一样,只不过胃口大了些罢,听魏征这么一说,他这才明白宇文士及的真正来意,心中对魏征见微知著的本事真是无比佩服,看来能青史留名之人果然个个都不简单呐!
  
      只听这时戴胄也道:“诸司从未拖欠过殿中省供给,陛下对此也是满意的,不知这宇文士及起的什么心,竟要蛊惑陛下特许内库与国库争夺财源!?”唐初内库由殿中省管理,按例每年由司农寺、少府寺、太府寺、太仆寺、将作监等司如数供给。这唐朝继承了隋朝家底,此时财政还算富裕,所以并未出现中后唐时期殿中省的宦官跑到市面上强买强抢之事。
  
      魏征摇了摇头,缓缓道:“恐怕此事陛下还不知道,想他宇文化及定然要先把事情办好,然后再去陛下面前邀功,这样才妥当嘛!”看来他深知此人脾性。
  
      段纶见他两位如此生气,勉强的附和了两句,他内心深处却很不以为然。心道这土窑是由尚书省来开还是由殿中省来开关他什么事,大不了一家一半,大家日后见面也都好说话,但凡只要李世民吩咐了,自己照做便是了,不过左右逢源的性格让他没有当面说出这番话来,只是暗暗在腹中非议这二人。
  
      魏征是什么人,哪里看不出段纶的想法,便道:“段尚书,由此看来你也是不赞成宇文士及此举的了?”
  
      还没等段纶说话,戴胄也道:“段大人国之栋梁,深明大义,又是皇室中人,定知天子无私,国便是家,家便是国的道理,玄成,你多虑了!”
  
      段纶见这两人一唱一和的拿话逼自己,应承也不是,拒绝也不是,好在他宦海沉浮多年,虽然给人逼到眼前,但也还稳得住,只听他道:“两位大人言之有理啊,段某也是颇为赞同的,只不过此事还应由陛下裁决,在下静候圣旨!”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魏征心道,他怕就怕段纶听了宇文士及的话,以此为功,用他土窑主管部门长官的身份去皇帝面前进献,到时候事情就有些复杂了,现下得了他的中立,便道:“段尚书深明大义,魏某佩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