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九十三章 夫纲不振

第九十三章 夫纲不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诗薇为了给心上人撑面子,不但从客栈里带来了时下最齐全的食材,还花了大价钱把西市里最好的厨师都给请到了这永兴村中,是以中午喜宴里出现的菜式不但村中老少都没见过,就连吃遍长安的程大将军都是赞不绝口,大块朵颐。
  
      尽管胡戈这些时日也经历了不少吃请,长安有名的酒店他也都去过,但是于此时桌上的菜式他还是认不全,刘诗薇便在他耳边一一介绍。胡戈边听边点头称赞,而刘诗薇见爱郎满面笑容,心中也自甜蜜,自己的一份心意总算没有付诸东流。
  
      只见数张方桌拼起来的主席上,各种名菜直教各人看得是满目琳琅,桌上既有前隋流传下来的浑羊殁忽、金齑玉脍、咄嗟脍、海鲵干脍等文化意义丰富的名菜、也有此时富贵之家宴客必备的白沙龙、串脯、生羊脍、飞鸾脍、红虬脯、汤丸、寒具、昆味、撺双丞、葫芦鸡、黄金鸡、族味、鲵鱼炙、剔缕鸡、羊臂、菊香齑、芦服、含凤、石首含肚、清风饭、无心炙等中高档菜品,特别是那道“浑羊殁忽”,做工极为讲究,其具体作法是先精心挑选出一只上好的白鹅及一只整羊,将那鹅和羊掏空,然后用五味调和好肉及糯米饭装入鹅腔,再将白鹅装入羊腹,最后上火烤制,等熟后取出羊腹中白鹅食用,这外面的整羊反而无人问津。
  
      胡戈出身农家,从小便深有体会“粒粒皆辛苦”这句诗的真正含义,便不顾体面,硬是要将整羊上桌。刘诗薇只是一笑,便随他了,平时打闹归打闹,但凡有些事情只要胡戈一认真,刘诗薇从不会逆了他的意思。
  
      好在程咬金武将出身,为人直爽,对胡戈此举也不在意,反倒觉得他偶尔固执一下倒也可爱,不失其朴质,是个性情中人,很是对了自己脾气。
  
      在场识货的诸人中程咬金身份最显,他都无二话,自然也没人取笑胡戈做法,吴县令欣欣然的取刀割肉,赠与王老实夫妻共食,这两天他已经观察出来了,知道给他们夫妇面子,反而胜过直接巴结胡戈。
  
      其他人和胡戈一样,之前都没有见过这道菜,还以为原本就是这般吃法,加上西市大厨本非浪得虚名,一顿饭下来吃得大家是唇齿留香,意味无穷。
  
      席到中途,胡戈和王老实夫妇俩领着新郎新娘逐桌的向着父老乡亲们敬着酒,酒是御酒,军爷庄上存下来的,菜是好菜,基时下最流行的,情是真情,有道是远亲且不如近邻,这顿饭真是吃得乡亲们是眼界大开,心中舒畅,相信多少年后,今日之情景还会成为村中老者在儿孙辈之前炫耀的老本。
  
      这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时辰,临走之前程咬金叫刘诗薇拿出自己的宝刀,当着大家面赠与了这对新人,激动得王老实夫妇满面通红,忙叫女儿女婿磕头谢恩,程咬金笑着勉励了两个小辈几句,这才告辞,实是给足了王家面子。
  
      胡戈和刘诗薇一同送了程咬金出村,吴县令自知身份低微,知趣的没有跟来,却不妨碍他坐在大厅中跟众人述说这程大将军的丰功伟绩,就好像数里之外的程咬金能听得到他所言之语似地。时不时还夹点私货,仿佛他与宿国公还真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胡戈和刘诗薇送完贵客转回,刘诗薇便去了厨房慰问众大厨,胡戈一个人回到新房,马主簿忙迎上前来,问胡戈是不是在村中多留几天,大家一起聚聚,胡戈没说李世民口谕之事,只说公事紧急,尚书段大人催得紧,明日一早便得回京。这时吴县令上前道:“兄弟正好也要去雍州府述职,不如明日和归唐一同上路如何?”胡戈知他心急,也没拒绝,只是说那再好不过了。
  
      吴县令心情大好,话语也多了起来,更有马主簿在一旁奉承,大厅中看上去倒是其乐融融,胡戈很不喜欢这种你捧我我捧他的场合,但是为了王家着想,还是强撑着与他们谈笑风生,只是中间抽了个空,去田间查验了一番,当发现与自己来自同一个时空的作物长势良好,顽强的扎根在这个年代时,胡戈这才心安。
  
      要不是多亏了王老实一家费心,不然等待着自己和它们的,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胡戈叹了口气,体会着世事难料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一个人在田间坐了会,然后才回去继续陪着客人闲聊。
  
      好容易捱到天黑,大家一同用过晚餐,胡戈推说还有公文要写,别了吴县令并马主簿,一个人上楼,走进王老实为自己留的专门房间,推开门,只见一个倩影端坐在烛光下看书,胡戈这才展颜,一扫下午的勉强之意,道:“哟,敢问姑娘您这是要考……”胡戈恍惚之间差点就说出考研二字,还好反应不慢,立马收口,补救道:“考……考……状元呐?”
  
      那丽人回眸一笑,道:“我要是男儿身,自要去试一试这状元郎的滋味!”
  
      “那是,我们家薇薇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会……还会……”说到后来胡戈一时卡壳了,正绞尽脑汁时,只听刘诗薇揶揄道:“你平时不是很会说话吗,我还会做什么呀,你倒是说呀!”
  
      “还会……还会……”胡戈见刘诗薇笑看自己出丑,来了急智,只见他头仰四十五度,遥望窗外漆黑的夜幕,幽幽道:“还会……还会……还会打架呢!”
  
      刘诗薇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是气也不是,恼也不是,作势就要把自己手上的书简丢过来,胡戈哈哈一笑,跑到刘诗薇身边挨着坐下,哄她道:“乖,不闹了不闹了,我还要写些公文,明天见了段大人,得上交呢!”
  
      刘诗薇哼了一声,偏过了头,不理这死人,胡戈一笑,铺开纸笔,磨完墨,做冥思苦想状,摆了一会姿势见刘诗薇还是不理她,便开始在那里自言自语道:“咦,这抱歉的歉字怎么写啊,对不住的住字怎么写啊,我错了的错字又怎么写啊……哎,命苦啊,没读过书的人就是可怜!”
  
      刘诗薇终于忍不住笑,转过身来,伸手在胡戈臂膀上揪了一下,嗔道:“这世上谁也没有你鬼心眼多,就知道欺负我!”
  
      胡戈夸张的叫着疼,惨道:“天呐,夫纲不振,夫纲不振呐,连写公文都写不成啦,这铁定要给上官大人臭骂一顿!”
  
      刘诗薇见他表情做作,略显浮夸,嗔道:“什么公文又是道歉,又是对不住的,还我错了都出来了,你就这么给上司写公文的,哼!”
  
      “那你告诉我要怎么写?难道写:卑职刚才触怒于你,但此乃正义之举,下官心中充满自豪,情愿终身侍奉阁下?”只听这死人继续胡扯道。
  
      胡戈这话说得九不搭八,却听得刘诗薇满脸发烫,低低道:“我又不是你的上司……”
  
      胡戈见刘诗薇低了头,满面红晕,一张俏脸在烛光下甚是动人,情不自禁道:“成亲之后,你便是我名正言顺的上司了……”
  
      刘诗薇这辈子哪遇到过这样的人,一颗心被胡戈搅得七上八下的,只是一种甜甜的感觉始终环绕在心房,她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女孩子与生俱来的那种不安全感让她生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失去他自己会变成什么摸样?
  
      她摇摇头,不让自己继续胡思乱想下去,这个问题就像生与死一般,活得好好地没人会去想自己死后会怎么样,而她要做的就是好好活,好好珍惜,而其他都已不再重要。
  
      刘诗薇用手摸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平息了一会,柔声道:“你先把公文写了,一会儿我陪你写字吧!”
  
      胡戈察觉出刘诗薇的异常,这时也不闹了,只是伸手捏了下她精致的鼻头,见刘诗薇乖乖的没有躲避,胡戈嘴角含笑,用力的点点头,拿出毛笔,沾了墨汁,一字一字的认真写起次日要上交的公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