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九十一章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第九十一章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着满场喜庆的气氛,胡戈孤独的一个人在院落中散起步来,在经历种种因由之后,这个曾经单纯朴质的男子心中,已被塞入太多的世事。
  
      不知不觉胡戈走入后院,看着人们忙碌的张灯结彩,他触景生情,走到一棵槐树之下,呆坐了一会发觉自己情绪无法发泄,望着地上爬行的蚂蚁,轻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
  
      “白痴,诗经是用来对虫子抒发的麽,难道你现在已经到了视天下美女如无物的境界了吗,那小女子可要恭喜你啦,嘻嘻!”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自胡戈背后发出。
  
      胡戈脑袋嗡了一声,这不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声音!?他立马回头,只见一个清丽出众的女子正笑吟吟的望着他,面带揶揄之色。
  
      “没有啊,只有对虫子抒发才不会出事嘛,谁叫我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就像漆黑中的萤火虫……这句话可是某人亲口对在下说的,想赖是行不通的!”胡戈强忍住心中的激动,对着刘诗薇贫嘴道。她已经很久没有跟自己这样玩笑了,现在看来,有些事情她已经自己想通了,不再如从前那般心事重重。
  
      刘诗薇望着胡戈强作无赖的模样,那种熟悉而依赖的感觉又涌上心头,心中一甜,也是一句诗经脱口而出:“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既然见到了你,还说什么不高兴呢)
  
      胡戈一听,心中暗喜,却得了便宜卖乖道:“薇薇你现在变得这么直白都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呢,快,再多说几句让我适应适应啊!乖!”
  
      “呸,你先把这句话的意思搞清楚了再说好吧!”刘诗薇嗔道。
  
      胡戈咧嘴一笑,道:“你现在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我了,这句诗有什么难解的,不就是见到我了就很开心吗?你真以为我傻啊!哼,我比猴都精!”
  
      刘诗薇见胡戈耍赖,强忍住笑意,假作冷言,道,“这句话的意思明明是,既然见到了君子,就开心的说,这个姓胡的好讨厌啊,再不喜欢他了!”说完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大笑的跑开了。
  
      胡戈一听愣住了,因为要参加科考,所以这些天他有事没事就拿出一卷古书研读,起初听到刘诗薇解释时还在技术性的分析这样来说行不行得通,一见刘诗薇笑着跑开,立刻追了上去,“别以为会武功了不起啊,我跟你拼了……”
  
      刘诗薇见手被胡戈抓住,跑不掉了,只好求饶,语气楚楚可怜:“哪有了不起,还不是因为每次都说不过你,人家才出绝招的嘛……”
  
      “那还是我的错不曾!你说,为什么早来了,却躲着不见我!”胡戈恨恨道。
  
      “我在草儿房里给她打扮嘛,她今天可漂亮了,你不知道人家是女孩子,事情多,我帮她……”刘诗薇继续装着委屈,却不想立刻给胡戈打断。
  
      “少来啊,别想转移话题,哥哥我打出娘胎就会这招了,说,想我不?”胡戈前半句还恶狠狠的样子,最后三个字却是异常轻柔。
  
      刘诗薇看着胡戈认真的样子,心中一柔,红晕上脸,低低道:“想……”
  
      ……
  
      昨天在胡戈的作用下,男方父母终于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晚上的婚礼再也没有出现什么波澜,王老实夫妇先前虽然受了些闲气,不过终归是女儿出嫁,再加上亲家像变了个人似的殷勤接待,那种女儿嫁错人的感觉渐渐淡了些,后来胡戈抽了个机会跟王老实和李氏私下里商量了会以后带草儿和她夫君将来去长安居住的事情,俩人才彻底放下心来,说实话亲家虽然势利了点,但总归新郎人还不错,他们相信他会善待自己女儿的。
  
      晚上的时候胡戈又跟吴县令单独聊了许久,胡戈原以为这位县令大人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不然白天殷勤太过实在难以解释。但是大家说了半天没有油盐的话也没说出个因果来,所以胡戈也不问了,如果无事相求这样更好,可第二天一早听说吴县令也要去永兴村讨杯酒喝的时候,胡戈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第二天是王郑两家约好的回门日子,胡戈想起村中还有一些事情没有解决,便提前出发,和刘诗薇一人一匹快马,先行往终南县而来。
  
      有佳人作伴,路途便不再难熬,路上胡戈问起自己的贺礼刘诗薇有没有带来,刘诗薇答道:“你胡大人发话,民女怎敢不从!你那么没创意的礼物我早托二叔派人送到村里了!”
  
      胡戈嘿嘿一笑道,“我哪懂什么买礼物,再说我们是一家人,你送的不也是我送的吗,都一样!”他准备的礼品是黄金百两外加上好布帛十匹,加起来也有千贯之多了。
  
      刘诗薇打趣道:“和你一起搭帮送礼我倒也不吃亏,大头都是你拿的,我就是给草儿准备了一套女孩子的金银饰品,不过都是我亲手挑选的噢!嘻嘻!”
  
      胡戈拍着马屁道:“那是那是,你花了心血的东西对我来说千金不换呢,瞧这你亲手挑的白袍,穿在我身上简直吃饭也觉得香了,睡觉也觉得甜了,我干什么都舍不得脱下来,有几天早上我还恨不得穿它去早朝呢,叫文武百官也看一看,什么叫做幸福!”
  
      刘诗薇噗哧一声笑出声来,作势拿起马鞭吓了胡戈一下,道:“贫嘴!哎,我昨天看到那个县令对你这么热情,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我也纳闷啊,不过想来也就是为这土窑之事,难不成他还想进东宫见太子一面啊!”胡戈答道。和刘诗薇在一起他心情就是放松,说话也没那么多顾及,往往说正事的时候也透着玩笑的口吻。
  
      “反正我也不懂这些,可不能因为这些事情影响你自己哦!”刘诗薇关心的叮嘱道。
  
      “你把心放肚子里吧,原则上的事情不容交换,其它的事情,我能做就做吧!”胡戈叹了一口气,在这官场上一两个月他觉得自己已经改变了许多了,但有些底线,他是一定不会让自己踏过的。不为了什么豪情壮志,只为了守住心底的那一丝坚持。
  
      终南、周至两县原本相邻,俩人一路上又打打闹闹,所以不经意间他们已经来到进村的大道上,这时从对面长安过来的方向遇到一对人马,好多放空的马车往永兴村中驶来,胡戈手搭凉棚,远远一看,一员大将骑在马上,好不得意,眼看越来越近,才发现此人正是多日不见的程大将军。
  
      刘诗薇显然也认出马上之人,纳闷道:“他今天怎么会到这儿来的,难道二叔回来啦?”
  
      胡戈摇摇头道:“现在京中军情紧急,军爷哪有时间出城,只怕程将军另有打算!看到没,这么多空车,十有八九是来拖砖的!”
  
      “是了,定是他家娘子催促不过,他才亲自出马的!”刘诗薇笑道。
  
      胡戈心道这姑娘还是思虑单纯啊,那日在军爷府上,程咬金明显是拿她夫人扯个幌子,不然怎么说每月要十万块砖,而不直接说个总数,每月十万块,一年算下来,光胡戈这一个窑,程咬金一转手就可得数千贯纯利,这等好事哪里去找。
  
      只是他也不戳穿刘诗薇的话,只道:“是呀,娘子吩咐的事情,怎么敢违逆,将来我的娘子就算要我上刀山下火海,我眼睛也是不眨一下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