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九十章 谁的谱都是你可以摆的吗

第九十章 谁的谱都是你可以摆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确认是胡戈后,县令吴大人诧异的回头望了马主簿一眼,暗道这人和东宫的胡大人是什么关系?只是这情形下容不得他多想,稍一停顿,吴县令主动朝胡戈的方向走了过来。
  
      作为官场中人,要善于抓住事物的主要矛盾,原本因为宴请不到胡戈吴县令才抽出身来参加下属家中喜事的,现在既然又遇到胡戈了,原本的主要矛盾马上退居为非主要矛盾了。
  
      马主簿见县尊竟朝新郎那边移步,本来心中高兴,可吴县令方才那疑惑的一瞥倒叫他心里没底了,一时间摸不着头脑,又见县尊大人已经往前走了几步,没奈何只好心中忐忑的跟跟随着官长的步伐。
  
      尽管吴县令和马主簿各怀心事,心中闪出千般念头,但在外人眼里,不过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新郎父母虽说是生意人,阅人无数了,可到底没有厮混过官场,还以为县尊吴大人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当着亲朋故友的面勉励自己儿子几句,那面子可就实打实的给足了,暗赞还是大哥有手段,当下阳光满面,色舞眉飞。
  
      胡戈见吴县令朝自己走了过来,便料定俩人见礼之后的发展。按礼数他们都是平级的职事官,胡戈本该也上前相迎,然后大家客套一番,然后进屋把酒言欢,空留满面尴尬的新郎一家呆在原地进退失据。
  
      着新郎父母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胡戈在心里摇摇头,这两人虽然世故了点,可终归是草儿的公公婆婆,再说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胡戈也不想败兴,在众目睽睽之下泼人冷水,不管怎么说,先看在草儿面上把这事圆过去罢。
  
      片刻间胡戈拿定主意,他既不愿行那喧宾夺主之事,却也不想在吴县令面前失礼,心中一动,便当着吴县令那热切的目光礼节性的整理起衣衫,以下官见上官之理示人,好歹抵了拿大不移步之不恭。说来自己虽是京官清贵,可一来胡戈没有散官加身,二来这位县令又比自己长了十来岁,倒也在情理之中。正好趁这空档,盼这位县令大人明白自己的意思。
  
      果然吴县令见了胡戈这番举动,心中稍微愣了一下,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正好这时跟随在他身后的新郎母亲语带嗔意的叫了一声,“浩儿,还发什么呆,还不赶快给县尊大人见礼?”这话突然提醒了吴县令今天此来的应有之意,联想起胡戈反常的礼节来,终于领悟,在离新郎还有四五步的距离时停下脚步,把脸上的笑容由热情切换成慈祥,居高临下的望着这个新人,只等他上前行礼。
  
      胡戈微笑着拍了拍新郎肩膀,示意他上前行礼,新郎原本不傻,只是遇事过急,一时愣住,一遇提醒,这才回神,快步走到吴县令跟前,道:“不才小侄拜见县尊大人,祝大人官运亨通,事事顺心!”说完便要给吴县令行跪拜之礼。
  
      吴县令朗声一笑,等新郎拜到一半时上前将其扶起,道:“今天是你大好的日子,不必拘礼,起来罢!”他拿不准这少年和胡戈到底是什么关系,便也没有完全施展平日里一县父母的架子。
  
      吴县令顺嘴又勉励了新郎两句,心想这表面功夫已经做足了,便回头对马主簿道:“招呼大家坐吧,老这么站着成何体统,本县可不是来扫大家兴的!”马主簿诚惶诚恐的去了。
  
      这时吴县令才对胡戈拱拱手,胡戈笑着还礼,只听吴县令笑道:“不知胡大人竟也在此,真乃缘分啊!哈哈……”
  
      “是啊,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吴大人!今日是在下小妹的大喜日子,所以没能赴县令大人之约,还望恕罪啊!”若是刘诗薇在此,看见胡戈撒谎给人揭穿脸也不红气也不喘,定然指着他的鼻子数落:你现在是瞎话张口就来哦,以后再这样,晚上不给你饭吃……
  
      “哪里哪里,胡大人严重了,小妹出嫁,做大哥的哪能不在场呢?此乃人伦大事,倒是在下孟浪了!”吴县令连忙摆手,搞得仿佛完全错在他身一样。
  
      着吴县令和眼前这个年轻后生旁若无人的客套,新郎父母诧异的对视一眼,他们何曾见过县尊大人对谁如此客气过?在这周至县境,县令大人便是如天一般的存在,现在居然极力的和这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套着近乎,看着他们谈笑风生的样子,这对夫妇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
  
      那妇人求救似的满场搜寻着大哥的身影,却见马主簿正奉上官之令在远处安抚宾客,一时间远水难救近渴,自己和丈夫又完全插不上话,此刻她只觉自己脸上烧得厉害。直到这时,她才突然明白也许刚才县令大人本不是为自己儿子而移步至此,想起自己刚才那个兴奋的劲头,在谜底揭穿的这一刻,竟是那么的可笑,如果此时有一条地缝,她宁愿一头栽入。
  
      且不说这妇人站在那里自怨自艾,吴县令在和胡戈客套一番后,提议道:“我看此间烦杂,不如到雅室内座谈,如何?”
  
      “贤县令相邀,胡戈莫敢不从啊!且稍等片刻!”胡戈应允道,说完他在桌上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酒,对草儿大舅和李氏娘家人道:“今天是草儿大喜的日子,晚辈敬大舅和大家一杯!”说完,先干为敬。
  
      此时大舅心中早已认定这个年轻人就是妹子口中那个昔日从渭水河边救起,现在已入朝做了大官的胡戈,再加上县令对他都这般客套,更印证了自己心中的推测,他见胡戈已经一口喝完杯中之酒,而自己兄弟姐妹们还都直挺挺的坐着,心中顿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沉声怒道:“都坐着等着过年呐,起来,把酒杯端起来!”
  
      草儿大舅像是这个家族里说话最有份量的人物,他话音还没落下,大家已经稀稀落落的都站了起来,大舅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胡戈,解释道:“乡下人不懂规矩,胡大人莫要介意啊!”
  
      胡戈摇头道:“大舅说的哪里话,我也自村中长大,见了大家很是亲切,诸位叔叔婶婶,你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