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八十九章 门不当户不对

第八十九章 门不当户不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馆驿出来,胡戈抬头望了望已显颓势的太阳,心道看样子申时快过了,估摸着王老实一家应该已经从永兴村送草儿过来了,便快步往街上走去,走在路上胡戈想到自己空手上门不好,便打算买点礼物什么,正好路边有家卖酒的酒肆,胡戈上前买了两小坛店中最好的酒品,顺便向酒家打听了草儿婆家所在的具体方位,一路寻去。
  
      此地正是周至县城,也是胡戈这次出京巡视的最后一站。因为草儿的婚礼就在今日,所以胡戈在周至县令的陪同下看完本县境内的五处土窑后,便急急赶回馆驿收拾了一下,把满身黄泥的官服脱下,换上了心上人为自己置办的一袭书生白袍。走在路上的他满心甜蜜,想起已经大半个月没有见到刘诗薇了,心中一阵急切。
  
      本来下午本县县令是要设宴款待胡戈的,在他眼里胡戈可是如今官场上风头正劲的人物,很值得结交。想其入仕仅仅数月便身兼两项要职,虽然和自己都是正六品上的职事官,可人跟人真是不能比,自己在这周至县还是个人物,可是到了京城随便遇到个人说不定便得作揖打躬,可眼前这位就不同了,和储君朝夕相处不说,手上还握着工部最肥的差事,羡煞人的是,他还是以一个检校员外郎的职位代理的司务,一看就是工部尚书段纶的心腹之人,不然一般人哪有这样的待遇?
  
      哎,这种好事只怕下辈子都轮不到自己。
  
      胡戈知道县令的意思,无非是喝喝酒吃吃饭套套交情,将来再见就是朋友了,官场上的情谊不都是在酒桌上建立起来的吗?胡戈虽然不喜欢这一套,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果确实没事,又不好推,也会答应。可是今天是草儿大婚,官场应酬和亲人婚礼显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再加上中午大家已经会过餐了,也算领了县令吴大人的情,便想好措辞婉拒了。
  
      吴县令请了一回见胡戈只是笑着致歉,知道请不动,便说了一通场面话,那热情的口吻仿佛不是刚被胡戈拒绝赴宴,而是受了胡戈天大好处般,胡戈暗叹这语言的艺术,自己只怕这辈子都难入门。
  
      周至县城并不是很大,提着两坛酒走了一会,胡戈便到了王老实告诉他的地址前,只见在槐树的环绕下坐落着一个方方正正的院子,虽不大,却也不小,在这周至县城里,也还气派。一对中年夫妇领着新郎站在大门口,面上带着热情的笑容,正在那里迎宾,三三两两的客人拱手而入。
  
      胡戈走上前去道了声:“恭喜恭喜!”,那中年妇女站在门槛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早瞧见这个提着两坛酒品的客人,只是他们三人谁也不认识此人,只觉这个男子仪表不凡,气质儒雅,便推想是不是孩子舅舅的相识,便也热情的回了礼。
  
      胡戈微笑着将美酒递上,说了些吉利话,那妇人笑着接了,便打听道:“请问这位客人可是马大人的故交?”
  
      胡戈一听什么马大人,想了一下估计是这县里的官员,情知他们是认错人了,也不打哑谜,便道:“贵府迎娶的可是隔壁终南县永兴村王家的闺女?在下姓胡,是新娘的娘家人!”
  
      一听这话这对夫妇的笑容僵了一下,但马上恢复正常,道:“原来是亲家来客,那快请进吧,一直走在院落里靠右边顺数第四五桌都是亲家的宴席!请!”说完两人客套的让脸上笑容保持了一会,之后便眼睛再也不瞧胡戈,只是直盯盯的望着外面,似乎那里立马就会有什么贵客降临。
  
      瞧见草儿未来公公婆婆竟是这样一番做派,胡戈在心里暗暗摇头,怪不得草儿母亲总怕女儿在新郎家受了委屈,胡戈以前还道她是爱女心切,原来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啊。胡戈曾听王老实说过草儿的这两位公公婆婆是开酒楼的,家里小有薄财,婆婆家里还有个嫡亲哥哥人在官场,在这周至县也是个人物。这家子说起来也算“有钱有势”吧,胡戈就暗暗在心里纳闷,在这个讲究门当户对的时代,他们两家是怎么接成亲家的?
  
      嗨,今天是喜庆的日子,不能老想这些败兴的事情,胡戈自嘲的摇摇头,在官场待久了,养成了一种遇事不免总往深处想的惯性,他不知道这是算好习惯还是算坏习惯。
  
      就在胡戈朝门里走了几步后,刚才一直站在父母身旁的新郎追了过了,客气道:“敢问这位兄长是草儿的……?”
  
      胡戈回头打量了一下新郎,只见他人看上去有些腼腆,脸上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情,似乎对父母轻慢自己媳妇娘家人的举动有些歉意。
  
      胡戈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草儿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了,当下点点头,笑道:“你就是小浩吧,多听你岳父提起你,我是草儿的大哥!”
  
      “那大哥我带你进去吧,这边请!”在胡戈面前这位新郎显得有些局促,用手挠头道。
  
      “浩儿,怎么了?”显是门口那妇人听到这边动静,回头叫了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