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八十四章 孤独,注定是每个穿越者的一生之敌

第八十四章 孤独,注定是每个穿越者的一生之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驸马府大门旁,一位宫装贵妇在一左一右俩个丫鬟的陪同下,将来访客人送到门口,待众人一阵寒暄过后,只见这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中年妇人对着为首的一位客人嘱咐道:“魏国公,你可要好好待我惠通妹子呀,不然,我们众姐妹可不答应!”
  
      这位一身便装打扮却难掩浑身军人气质的男人正是军爷。
  
      只听他笑着回应道:“公主放心,冉某定不会叫惠通吃苦!”
  
      那妇人会心一笑,虽然她贵为公主,久居深宫,却也对这位刚刚上任的兵部尚书地脾性有所耳闻,朝野内外都传他是个一诺千金的奇男子,现下得了他的保证,心意已了便不再言语,转过头来朝丈夫颔首示意。
  
      常言道夫妻一体,一同送客而出的驸马见妻子望向自己,即刻领会,便请客人上马,一切妥当后他回头道:“等下我可能要晚点回来,你不必等我了,回去歇息吧!”说完大家再次挥手相别,就在府门前分手离开。这位文士模样的驸马爷正是那日专程到工部探望过胡戈的吏部侍郎杨师道。
  
      杨师道说话的时候公主含笑应了,却并不动身,直到丈夫一行三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夜幕之中,方才带着丫鬟转回。
  
      一路上,除了单调的马蹄声和偶尔经过的巡夜士兵,夜晚的长安城一片沉寂,这座白日里生机勃勃的帝都在此刻似已入眠。
  
      三人骑着马行走在这样寂静的月夜中,气氛略显沉闷。
  
      军爷见杨师道一直沉默不语,便主动开言道:“景猷,最近可有新的诗作问世?”
  
      正思索着什么的杨师道回过神来,答道:“我现在哪有那个闲情逸致,原本朝廷政事繁忙,如今恰逢裁减百官以至文案剧增,我吏部之人个个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方好收场。况且蔡公又多在尚书省办公,部里的事务大多由我代理,哪还有什么精力写诗啊!今天要不是你来邀我,只怕此时已然就寝了,嗨,年纪不饶人啊,不像你正值壮年,龙精虎猛!”
  
      军爷听到杨师道发牢骚,爽朗一笑,道,“不是我诚心扰你清梦,白日里你我一般,全因公事繁重,所以只能晚上前来拜访,待此事之后,我改日专程上门致歉!”说到最后,军爷朝杨师道拱了拱手。
  
      杨师道忙摆手谦道:“你莫太客气了,何来致歉一说?我也好久没探望大哥了,借这机会,今晚也好去拜访拜访!”顿了一顿,主动问道:“对了,永思,你和高家小姐的婚事,不知佳期定在何日?”
  
      “我个人事务不急在这一两日,等等,待那事过后吧!”军爷说话时习惯性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回道。他即将续弦的消息在长安官场上早已不是秘密,只因刚接手兵部就面临着全国最后的统一之战(朔方梁师都),军爷又是个国事为重的人,便想等战局稳定了之后再做打算,好在那高惠通是个内秀的女子,心知反正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一江水都喝了也不差眼前这一碗水,所以关于婚期的具体日期,高家并没有催过这边。
  
      “那好,到时候杨某一定上门讨杯喜酒!”杨师道心神领会,也不深聊军爷话中的“那事”,十分老到的兜了尾。
  
      “定然是少不了你的,这席间要是没有景猷赋诗,岂不为平生一大憾事?”军爷回道。
  
      言罢,两人相视而笑。
  
      话题打开之后,这俩人一路聊了些闲话,倒也不寂寞。
  
      远远望去,在他们身边不紧不慢的还跟着一人,这人年轻得紧,看上去二十四五岁模样,面带微笑,安静的随着二人前行,他们叙话他也并不插言,只是偶尔在杨师道侧身与他说话时才得体的回应几句。
  
      三人就这么边走边聊,没用多少时间,便来到位于长安县境休祥坊内的一座宅院旁,此时已是亥时光景(晚九点至十一点),这座府邸的大门已关,年轻人当先一步跳下马,上前叫门。
  
      过了半晌,才有一个银发老人将大门开了一丝缝,揉着眼探头出来查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六品服饰的官员,以前从没见过,实在面生得紧,狐疑道:“这么晚了,你有何事?如无要紧事务,明天去我家老爷官衙求告!”说完还没等来人回答,便欲关门。
  
      见这老者刚打照面便要请自己三人吃闭门羹,杨师道自嘲的摇了摇头,对军爷歉意一笑,便朝大门喊道:“老杨,大哥歇息了没?”
  
      那老门子一听,声音极为熟悉,提着灯笼往门外黑暗处一照,忙答道:“啊,是五爷呀,老爷还没有休息,正在书房看公文呢!”说完忙掌灯开门,殷勤将众人往府内请。
  
      杨师道对军爷道了声“请”,军爷一笑,也不虚套,上前几步,拍了一下门前站立着那位年轻人的肩膀,见他吃完闭门羹后面色无异,脸上看不出喜怒,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一起进去。
  
      杨师道在后面轻言交待了老杨几句,将马匹的缰绳交给了他,随后便赶到前头给客人领路。在杨师道的引领下,三人轻车熟路的在府内穿梭,不久便来到一座烛光闪烁的书房前,杨师道推开房门,说道:“大哥,这么晚还没休息啊!”
  
      “噢,景猷来了?”里面一人应道,浑厚的声音中饱含着几分沧桑。
  
      杨师道回头招呼军爷和年轻人进门,只见屋内一位看上去年纪在六旬左右的老者手上拿着一卷公文,目光炯炯,此时正望向门口,见来人不止弟弟一位,这才放下文书,笑道:“永思,你可是稀客啊!”
  
      军爷躬身示礼,笑着应道:“观公这是怪我不上门啊!改日一定登门谢罪自罚三杯,还望观公莫要见怪啊!”
  
      正好这时杨府家人端着茶品上来,军爷端起一杯清茶,对上座之人遥敬了一回,先行饮了一口。那老者见状,微笑着摇了摇头,最后也拿了桌前茶杯回礼。
  
      待军爷坐定,那老者不再说话,只是目光含笑的上下打量着站在五弟身后的那位年轻人。
  
      这时杨师道往旁边移了一步,让出身后之人,并给兄长做着介绍:“大哥,这个后生便是前些日刚刚上任的太子司议郎,领检校工部员外郎胡戈胡归唐,今日特随魏国公前来拜访兄长的!”
  
      等杨师道介绍完,年轻人上前和这书房主人见了礼,礼毕后也不落座,侍立在一旁,并不多话,只是面上带着谦和的笑容。
  
      军爷见自己这位兄弟经过一月有余的官场洗礼之后,待人接物神情自然,礼仪周到,自在心中点头,又见观国公面色慈祥的打量胡戈,便也含笑不言,顺手端起桌上茶杯,摇头轻吹着水杯中浮起的茶叶。
  
      杨师道一笑,坐到军爷下首,也端起一杯清茶轻轻抿着,只是目光时不时的飘向正迎着大哥目光微笑的胡戈。
  
      这时屋内无人说话,使得气氛顿时有些压抑。就在老者打量胡戈的过程中,胡戈也在偷眼观察着老者,他只觉这位书房主人身上那看似沉稳的气质中隐含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威严,饶是胡戈这段时日见过不少大场面,但在这位观国公那看似温和的笑容前,他不知为何手心和背上竟已不自觉的生出微汗。
  
      胡戈在心底暗暗诧异,毕竟这种情况实属罕见,就是面见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皇帝时,也不曾如此。他不知道该怎么改变眼前的处境,只是硬着头皮维持着不让自己的笑容走样。
  
      不知过了多久,书桌前那位老者终于在喉间轻轻“嗯”了一声,这时原本无声的场景似又鲜活了起来,刚才还感觉有数不清的小虫在周身乱爬的胡戈只觉身上的压力剧减,他暗自松了口气,心道这尴尬的时刻终于要过去了,只是十分纳闷这位在史书中篇幅并不算多的观国公怎地气场如此特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