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七十九章 光鲜背后的辛酸

第七十九章 光鲜背后的辛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再说弟弟李客师,他身为从三品的将军,也是富贵无比,但这将军乃是卫所中大将军的副职,历来做副手想要做得威风,不出三条,一是和正职搞好关系,你说话他支持,这样你才有威信,二是和正职的上级也是自己的上级搞好关系,你说话正职不支持,但上级支持,倒也可以与正职分庭抗礼,鹿死谁手犹未可知,最后一条就是争取大部分中下层干部,但这条难度太大,一般人做不来。
  
      这三条对于出身李建成部属的李客师来说,都不实际,所以才整日里与禽兽为伍,打发寂寞。
  
      “老臣参见陛下!臣参见陛下!”走进大厅,李靖和李客师二人向李世民行礼道。
  
      “两位爱卿免礼,客师啊,和大家喝酒去吧,我跟你兄长有话聊聊!”李世民对李客师道。
  
      李客师躬身行了一礼,便下去喝酒去了,李世民对着身后的刀人道:“给李大人搬个椅子,他年纪大了,不耐久站!”
  
      听李世民这般说,李靖忙谢了,待坐定,道:“陛下,今日乃十六卫的将军们庆贺魏国公官复原职,不知陛下唤老臣来何事?”
  
      他在进来时便瞧见在座都是在职的十六卫大将军或将军,没见一个。文官,此时他担任刑部尚书,告别军界已经快两年了,是以有此一问。
  
      李世民看着李靖,并没急着答话。这李靖说来也是历尽几良的人,心下也不忐忑,只是微笑的迎着君上的目光,过了半晌,李世民才道:“药师,家里待久了,该出来透透气了!”
  
      常言道: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已快花甲之年的李靖听出了李世民话语中的机锋,自从接了刑部尚书一职后,自己闭口不谈兵事,每天上朝下朝,进衙出衙,很少和其他人走动往来,酒宴什么的更是能推就推,不能推也推。
  
      今天在这个特殊场合,李世民把自己叫来肯定不只是说点琐碎事,当下也语带双关道:“老臣遵旨,一切听陛下安排!”
  
      “好!药师,自武德初年我等相识,甚是交心,联不讳言,后来虽有风风雨雨,但我知你心,更知你志,且干了这杯酒,往事休提!”李世民起身端着一杯酒道。
  
      “老臣敢不为我大唐效死力!谢陛下宽宏,老臣先干为敬!”李靖也端起刀人倒好的一杯酒,仰头饮下。
  
      李世民哈哈大笑,又叫侍卫到酒,和李靖豪气对饮起来。
  
      恍惚间,李靖只觉心中感慨万千,这已经是唐朝第二个皇帝跟自己说这般话了这时唐朝总共也才历经两个皇帝,都曾被他的举动伤到过那颗敏感的心”。
  
      当年自己任马邑郡承今山西朔县,从五品,闻得李家在太原有谋反迹象,便起身前往隋焰帝处报告,哪知走到了关中,道路给割据势力阻断,无法到达江都面见隋焰帝,便留在了长安,哪知李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取了长安,自己和娘子张出尘被唐军俘获,李渊便要斩自己,多亏李世民等人求情,才得以释放,不过李渊心中对自己的杀意并未消除,数年后在前线与敌人对峙时,李渊以自己贻误军机之由,密令峡州刺史许绍将自己处死,自己后来才知道,是这许绍担着天大的干系为自己担保,这才免去一死,直到后来自己在军前立了大功,李渊才下敕给自己,写道:“既往不咎,旧事我久忘之矣!”
  
      自己从小饱读诗书,学春秋大义,慢慢在心中生出那君子当为国尽忠,而非某姓家臣的理念,导致在自己人生中再次最关键的选择上,都站错了队。不过道路虽然曲折,好在他的前途还算是光明的!
  
      这李世民也是心怀大志之人,不然自己当年也不会在秦王府与他把酒言志,其实抛去从前种种,自己志向与他的目标还真是称得上是一拍即合:他要使大唐强盛,成为千古一帝,好冲淡身上杀兄禁父之恶名,而自己自幼习读兵书,愿学古之名将,替我中华开疆辟土,以使子孙万代受益!这就是俩人诉求一致的地方。
  
      砒筹交错间,这两个有着共同追求的人,化解了心中隔阂,再次携起手来。
  
      另:晚上还有一更,可能会稍晚一点,习惯早睡的朋友可以明天早上再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