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七十七章 你觉得朕有那么霸道吗?

第七十七章 你觉得朕有那么霸道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中午在酒楼上,胡戈已经和刘诗薇说好了,俩人晚上到军爷府上相见,是以现在胡戈也没去西市,直接前往的光德坊,根据军爷说的地址一路寻去,催马行了半晌,终于来到一处占地极大的府第前,但见墙体高厚,虽是土垒。看上去却颇为结实,沿着围墙走了一会,便行至府外正门。
  
      只见门前戒备森严,一位全身甲胄的校尉走近前来,询问胡戈姓名,因他身穿六品官服,校尉倒也客气,胡戈递上鱼符,那校尉验了,便即放行,让人引了胡戈进去。
  
      走到院内,在大厅前依稀瞧见一人背影颇为熟悉,胡戈忙打着招呼。那人回头,果然正是老管家,俩人相见,都自欣喜,老管家对引领胡戈进来的军士客气的说了几句,那人朝老管家和胡戈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这是陛下的亲军,今天永思官复原职,陛下过来看他了,还带了一班武将,正在大厅里摆着宴席庆贺!”老管家笑着给胡戈解释道。
  
      胡戈只听见大厅里莺歌燕舞,好不热闹,心道李世民又没宣自己,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当下便道:“那我就不进去了,老管家,薇薇过来没有?”
  
      “不进去可不成啊,陛下知你要来,点名让你来了之后便直接进去,薇薇到是还没过来!”老管家答道。        俩人正在说话间,却被从茅厕归来一员大将撞见,大喜道:“归唐,好久没到我府上了,让我好生挂念啊!”
  
      胡戈闻声知人,除了程大将军,还会是何人?当下便笑着行礼道:“下次一定去将军府上陪你喝酒!”
  
      “等什么下次,现在就随我进去,刚才陛下还说你呢,说你一心为公,现在还借宿在永思府上,好生感慨,还要赐你宅第!随我进去谢恩,走走,”程咬金说完便要拉胡戈进去。
  
      既然皇帝点名要见,胡戈只好跟老管家别过了,随着程咬金进了大厅,一进去只见几名身材妙曼的女子正在起舞,李世民正坐在主席上,下首两边分坐着好些人,细眼瞧去,各个都是军方的重量级的人物,由于现场气氛太过热烈,程咬金带着胡戈从席外绕到李世民身前,胡戈方才行礼。
  
      只听李世民道:“永思说你晚上要过来,我特别吩咐他们带你进来,归唐,你为朝廷出了个年入几百万贯的好法子,自己却寄宿在永思府上,让联心下难安啊,联便赐予你一套宅院,就在永思隔壁,你看可好!”
  
      “微臣谢陛下恩典!”胡戈拜道。
  
      他也想过在这长安买个宅子,可是稍微好一点的价格高的吓人,自己日后还要娶刘诗薇过门,太简陋了怕委屈她,所以一直在慢挑细选中。
  
      李世民点点头,又道,“嗯,这样,联还允许你自开土窑,收益全部归己,另外终南县那咋。现成的土窑,和第一窑砖,也一并赐予你了!”
  
      “陛下,土窑之事万万不可赐予私人啊,这万一开了口子,日后只怕就收不住了,微臣恳请陛下收回此言!”胡戈忙道,其实自己要私开。那又何必进献于朝廷呢!
  
      “谁能献一个不让百姓叫苦又能让国库丰盈的法子,我也这般赐他,如果没有这般手段,想也不要想!让你私开土窑不算开了口子,这本就是你献之法,难道朝廷用了你的法子,还限制你,不让你自己用不成?天下哪有这般道理!你觉得联有那么霸道吗?再者说联也不信你会克扣百姓工钱!”李世民笑道。
  
      胡戈还要推辞,程咬金道:“推什么,要是陛下赐予我老程,我谢还来不及呢!你却偏在那里做清高!”说完和李世民对视一眼,俩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两人笑声引起众人注意,军爷离席,走了过来,询问事情原因,程咬金笑着介绍了一遍,军爷知道李世民心思,对胡戈点点头道:“归唐,这也是陛下的一番心意!”
  
      见话说到这份上,胡戈也不再推辞,谢道:“微臣叩谢陛下!”
  
      李世民摆摆手,叫胡戈平身了,不必拘束,且下去就座观看舞蹈,众人辞了,各回座位,程咬金让人在自己桌旁添了一席位,就让胡戈坐在一边,俩人杯来盏往不知喝了多少,这程咬金才道:“归唐,你说我待你如何?”
  
      胡戈不知道他此言为何,但还是道:“那自是没得说小子敬将军一杯!”说完刚要敬酒,却不料这程咬金却抓住胡戈手腕道,“不忙,先听我老程把话说完!”
  
      胡戈点头到:“将军请讲,我洗耳恭听!”
  
      “归唐,当年我于战阵之上,一柄大斧在手,敢入敌阵杀个七进七出,从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个“怕小字,可你看,我现下年纪也大了,身子骨也不比当年了,平素在家里。就怕个潮湿,对于我们老年人来说,这个潮湿可是够致命的,它不但,”
  
      才四十多岁的程咬金一口一个老年人自称,听得胡戈想笑又不能笑,使劲的憋着笑意,还要装作听得很认真的模样,正在这程咬金大打感情攻势时,只听一旁军爷笑道,“别听他的,他是瞧着你手上现成的那十万块砖头眼热!”
  
      “既然永思替我说出来了,我老程也不拐弯抹角了,我家那夫人不知道从哪儿得了你那土窑的消息,非说要把家里翻修一遍,我跟她说现在砖头还没出窑,她偏偏不信,我实在被缠不过,只得来找你了!”程咬金就坡下驴,笑道。
  
      胡戈心道既然程咬金开了口,这个面子驳不得,便问道:“不知道程将军翻修府第总共需要多少砖?”
  
      “不多不多,你每月就给我十万块砖头,这价格老夫不能让你吃亏,就按朝廷卖给商人的价,便宜一毫老夫也不能要!”程咬金“仗义”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