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七十七章 你觉得朕有那么霸道吗?

第七十七章 你觉得朕有那么霸道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纹茶好哇,韵味悠长,平和幽远,让人回味天穷。不惦。朝宰辅所藏佳品,我真恨不得每天来你这喝上一杯!”徐信喝了一口杯中之茶,叹道。        “只要你侍郎大人过来,别的没有,但这茶管够!”胡戈笑道,和徐信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俩人关系日渐融洽,所以说起话来也都比较随意。
  
      此刻已经快到百时了下午五点,徐信刚从都堂议事归来,眼看着就要到下差的时辰了,自己手头上也没什么要紧之事,便到了这屯田司来瞧瞧胡戈,一来是因他今天刚刚升了官特来恭贺,二来顺便喝一杯他衙中所藏的好茶。
  
      “恭喜啊,归唐,这到了东宫,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到了那里,言行举止都要慎之又慎啊!”徐信语重心长道。
  
      胡戈知道徐信的意思,这东宫可是天下正人君子最为扎堆的地方,刚正不阿那是最起码的要求!能被皇帝派来教育太子的大臣哪里又有等闲之辈?胡戈一个新官,初来乍到的,万事都要谨慎,心知徐信说这话实是为自己好,当下点头称谢。
  
      徐信笑了笑,又道,“今天下午可是热闹,房、杜二位大人都在,尚书左承、右承和户部的、我们工部的,再加上少府、将作监的主官都到齐了,把你这土窑之事定了,会上戴大人一力主张将这百姓的酬劳从两块砖一文钱提高到了一块砖一文钱,卖给商人的价格再加半文钱,但是最后的售出价格不变,还是按照你先前的说法,房杜二位大人很是赞成啊,大家也没有什么意见,就算一致通过了!”
  
      今天都堂举行的会议不是议事,而是分配工作,只有各部门正副主官参加,胡戈级别不够。何况昨夜在书房胡戈已经跟杜如晦把土窑的利害得失分析得很是透彻,不需要他再在会上做出介绍,是以今天的会议胡戈并没有参加。
  
      “还是我步子迈得太小了啊。戴大人心胸气魄,不是我等可以相比的!”胡戈叹道,想到刚刚徐信说给百姓加酬劳而大家都没什么意见时嘴角的一丝冷笑。心道,此乃户部尚书提出来的议案,左、右仆射又极为赞成,就算是有意见,他们又怎么敢当面提。
  
      “归唐,莫要谦虚,戴大人可是明言是受你启发,一块砖就是让百姓多赚半文,也才一文钱,那些个世家大族各地豪强,一块砖赚两文半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徐信说到后来,脸上愤然之色毫不掩饰。
  
      胡戈点点头,道,“徐大人,来日方长!”
  
      徐信长出了一口气,也不再提这等让人心生不平之事,又道:“最后说完了,大家就要离开的时候,尚书右承尚书省中协助尚书右仆射处理兵、刑、工三部事务的官员,正四品下叫住我和段纶,说袁昭通办事勤勉。要调他到尚书省做个直属的主事,调令这两日就会发下来,事先跟我们打个招呼,归唐,这又是你的手笔吧?”
  
      “我又不是吏部大官儿的,哪来什么手笔,只是在诸位大人问政时,照实话而言罢了,这燃料一事本就多亏了袁主事,想是朝廷爱才,不忍让干实事的官吏心寒罢!”胡戈答道,这尚书省直属的主事比六部下属的主事品级要高,乃是从八品下,袁昭通也算是连跳三阶了。
  
      “他现在还在外面带人寻矿,若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心中也该有些慰藉吧!”徐信叹道,这袁昭通和他关系不错,都属于埋头做事的那类人,又皆是上任工部尚书屈突通的体己人,是以有此一叹。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徐信心想今天是胡戈升官的好日子,便邀请道:“待会找个地方,就我们二人小饮一番如何?”
  
      “好啊,我还从没单独和徐大人共饮过呢,正好今日遂了我的夙愿!”胡戈玩笑道。
  
      徐信哈哈大笑,连说归唐风趣,又问道:“归唐,我看下午时,几个司的郎中员外郎都脸上红红的,是不是中午已经给你庆贺过了?”
  
      “确实如此,我带他们去的西市,没想到这酒品上佳,差点把我们几个都放到了,还好他们酒量都自不浅,到了时辰都还能起来,幸好下午部里没有什么大事,不然那可就闹笑话了!”胡戈答道。
  
      徐信刚要答话,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只听道:“果然是好茶啊,我在门外都闻到香了!”胡戈寻声望去,只见也是一个熟人  笑道:“是李大人啊,你可是稀客啊,快坐快坐!”
  
      原来门外之人正是当天送胡戈上任的吏部司封司员外郎李翎,一进门,见工部侍郎徐信也在座,当下李翎给徐信见了礼,方才坐定。
  
      胡戈亲自给李翎沏了杯茶,李翎谢了,半起身道了声胡大人太客气了,却也坦然享用,虽然现在胡戈品级在李翎之上,但吏部的官儿是管官的官,却不能简单以品级来定高下,是以李翎对这种待遇已经见怪不怪了。
  
      “多久没有喝到这杜大人的好茶了,原来都在你这儿啊!”李翎笑道,刚送胡戈到工部上任时,因为胡戈只是个初入官场的新人,俩人关系比较生疏,说话什么的都透出一丝客气,现在不一样了,大家天天早朝都可以碰见,有事没事聊个三五句的,也渐渐熟络起来,所以两人说话也越来越随便,客套少了,距离却近了。
  
      “恭喜归唐高升啊,今日我特地将敕楼鱼符送来,顺便跟你讨杯茶喝!”李翎呵呵笑道,把来意点名。
  
      “这等事也要你亲跑一趟,实在让我过意不去啊!”胡戈谢道。
  
      “过几日我司郎中大人亲自送你去东宫上任,在下也使不上什么力,不过这送敕蝶的事情,我还是可以跑跑腿的!”李翎笑道。
  
      听李翎这般说,胡戈拱手谢了,三人坐在胡戈的官署之中,一边品着好茶,一边聊起朝中的趣事,好不惬意,不一会到了下班的点,胡戈要做东,留二人吃饭,二人也不推辞,都允了,后来李翎推荐了一间素雅的酒店,三人选了个雅间在里面小饮了一…,一因为晚卫都坏有事。大家节奏讲行得比较快,是以天个汰巾,大家便尽兴而出,三人在酒店前别过,各自归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