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七十六章 工部是你的娘家

第七十六章 工部是你的娘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叮世民说宗。便转身离开,连回话的机会都没给胡戈昏”叨戈只好对着李世民的背影行礼恭送,只是在心中纳闷,这李世民对别人也不这样啊,且不说对元老重臣的态度了,就是对和自己一样资历较浅的马周也是温慰有加的,怎么每次对自己都是这般直来直去呢?上次在吏部也是这样,说了一句气话便走了,把自己晾在那里,今番又是如此。全然没有客套可言。
  
      且不说胡戈在那里暗自猜疑。眼前这一幕却早把两个老臣看得是目瞪口呆,站在那里感叹不已,他们在李世民身边多年,知道他少时任侠好义,喜与江湖上豪杰来往,骨子里深藏着一股“侠”气,说话也从不遮掩,只是地位渐渐显赫之后,接触面广了,打交道的人的类型也有所不同了,不再单纯是严时意气相投的江湖豪客,身边的文人志士也渐渐多了起来,于是便把身上这股子任侠之气稍稍收敛,和文臣打交道时,多是以有匕相待,言辞殷勤,让人如沐春风,甘效死力。只是没想到今天竟会在一个小小六品文官身上,看到李世民真性情流露,怎叫这二人不惊讶!
  
      想到这一节,门下坊的两位正副官长心中对胡戈的认识又进了一步,此人虽出身文官,身上却有一股子豪气,更难得的是对了李世民的脾气,且不说别的,单是今天这番因人设官就可以看出他在皇帝心中的地位,要知道这东宫的官,可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当的!
  
      也许,将来此人的成就还在自己之上啊!
  
      “归唐,昨日我与段大人在都堂议事,听说了你的土窑之法,越听越是心惊啊,这其中的妙处,让老夫昨夜思考了半宿,越想越觉得是精妙无穷,果然是少年英才、后芒可畏啊!”只听戴胄感叹道。
  
      “戴大人实在是过誉了小子是末学后辈,当不得尚书大人一赞!”胡戈谦道,自己哪是什么少年啊,一眨眼就是奔三的人了。
  
      “你太过谦虚了,我昨天向杜大人要人,请调你到我户部,可段大人不放啊,杜大人也说你另有要务,实在是让老夫不甘心呐!谁曾想,今日我们还是得以在一个衙门里共事,老夫心中好生畅快啊!”戴胄大笑道。
  
      嗯!?难道这孔大人说的太子左庶子戴大人便是戴胄?想到这里胡戈一阵汗颜,连六部尚书这等重臣的兼职都没弄明白,看来自己还有待加强学习啊!
  
      实是没想到这戴胄原和自己一样,竟也是在东宫有个兼差,想到这里,胡戈突然意识到不妥。暗道了声糟糕,戴胄是户部尚书兼太子左庶子,前主后从,再自己的两个实职中,东宫的官职还要紧要些,这么说工部的差事反倒成了兼差了?
  
      这不颠到了吗,自己还有大事没办呢!胡戈忙请示道:“戴大人,下官在工部确实有要务未完,不知日后两个衙门上差的时间怎么安排?”
  
      “你的事情,我大致听陛下和杜大人也说了些,你平日还是以工部为主,太子这边隔三五日便来当值一次,如该你当值了,孔大人会提前一天派人到工部通知你的,也好不打乱你的安排!”戴胄介绍道。
  
      “如此,真是有劳孔大人了!”胡戈一听这安排,才彻底放下心来,便侧身对一旁的孔中允谢道。
  
      “胡大人客气了,你我都是为国家效力,不必如此,你今天新官到任,原本是要带你去见见太子的,可今天太子要去宫中拜见皇后长孙娘娘,所以今天你到是不必过来,待我等禀告了太子,到时候选个时间,再带胡大人巍见吧,戴大人,你看这般安排妥当否?”虽然这类事情往常都是由他打理的,但是上官就在跟前,这孔大人也不自专,转而向戴胄请示道。
  
      “冲远,就按你说的办,我平日里忙,这门下坊的事情,还要靠你多多上心啊!”戴胄点点头,话说得很客气。
  
      “这都是我的分内事,大人放心吧!”孔冲远答道,又对胡戈道:“什么时候现见太子我会派人到工部通知胡大人的,正好这几天派人给你收拾一间官衙出来!”
  
      胡戈忙谢道:“让孔大人费心了!”看来措手不及的不止自己,这东宫新设司议郎官职一事,事先竟连东宫的人都不知道,保密工作做得好啊。
  
      见戴胄好像还有话说,那孔大人事情已了,便道:“那我就先回东宫了,二位大人慢聊!”
  
      戴胄点首为礼,胡戈则是拱手相送,心想,戴胄平时多在户部,这孔大人看来便是这门下坊的常务副职了。        “归唐,以后不要分什么东宫、户部的,既然我等能在一衙当差,日后户部的事情,还需要你多多提醒老夫啊!”戴胄诚恳道。
  
      “下官不敢推脱,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怕下官才疏学浅,耽误了国家大事啊!”胡戈拱手道。
  
      “归唐还是谦虚啊,走,我们边走边聊,好好说说这土窑之事,昨天段纶说得模糊,听之似有理,但我一细问,他就支支吾吾,唉!”武胄叹道。
  
      因为涉及到段纶,所以这话胡戈不好随意搭腔,只好拱拱手,便随了戴胄前往尚书省,毕竟这土窑前期拨款和后期收益都由户部经手,户部尚书要了解实情也是在情理之中。
  
      俩人去牵了马,慢慢朝尚书省而来,一路上胡戈说得仔细,戴胄也连连发问,这土窑本就是胡戈一手建起,完全不陌生,自比段纶道听途说要强,所以对戴胄的问题也回答得比较详尽,很是让他满意。
  
      到了户部,戴胄意犹未尽,便邀胡戈进去再坐一番,新领导头一回相邀,胡戈不好拒绝,便又随他进去了,那户部进出的官员见尚书大人带了六品官员进来,边走边聊,十分投机,都不由得打量起戴胄身边这人来,有知情者暗道这便是今早新任的太子司议郎,隔壁工部的屯田司检校员外郎,众人方才恍然。
  
      戴胄说是让胡戈进部里坐坐,结果这一坐便坐了一个多时辰,说话间户部司郎中几次进来通报说有外部官员求见,都被戴胄摆手推了,让郎中去请侍郎大人代为接见,胡戈心道这同是六”“部和户部宗今不能比纹才两个多小时就众么多人求旦,哪凶得上工部里一天的来客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