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七十五章 朕把儿子就交给你了

第七十五章 朕把儿子就交给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半天不旦二叔回来。又丑胡戈打瞌睡凡经打了很久”在椅子上跟小鸡啄米似得点着头,刘诗薇瞧着心疼,便起身把他轻摇醒来,说道”“别等啦,回房去睡吧,你明天还要早朝呢”。
  
      “什么时辰了?”胡戈只感觉迷迷糊糊的,打了个哈欠,问道。
  
      今天一早便从终南县快马赶回了京城长安,一路上颠簸了好几十里,白天还没在意,刚才坐了一会只觉身子乏得厉害,竟然在跟刘诗薇说话时就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现在醒来才觉不妥,须知跟人说着话却睡着了这是很不礼貌的事情,当下偷眼瞧她的脸色,似还正常,没有生气的迹象,心中这才安定。
  
      “二更晚上十一点刚刚过啦,去睡吧?”刘诗薇询问道。
  
      “好吧!”胡戈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坏笑道:“走,咱们一起去歇息”。
  
      刘诗薇一听他这话脸上便红透了,女孩子心思天生细腻,想道:,“歇息就歇息吧,偏偏前面加个“一起去。”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反正这人心里总憋着坏,对自己说的每句话只要细想一下,都可以生出这许多歧义来!哼,自己难道是上辈子欠了他的?让这死人这般欺负自己!”
  
      其实就在胡戈瞌睡、刘诗薇坐等之时,杜府正门大开,两个中年人翻身上马,也不顾天色已晚,城中宵禁,只是策马朝皇城的方向奔去”
  
      城中宵禁对高官、执行任务的低级官吏、婚嫁的百姓无碍,到了后来,朝廷还一度允许朝中重臣将自己府第直接与坊墙相连,在墙上另外开一小门,方便大臣夜晚有急事之时进出,而不必走每坊的正门
  
      “就吃这么点啊?再加一个饼吧,上午的时间那般长,你看杜叔叔他就是饿出来的病呢!”见胡戈只是喝了点粥,搁下筷子便不吃了,刘诗薇担心道。
  
      “早上一起来这天还没亮透,人都没缓过来,谁吃得了那许多,说实话我是真没胃口,这碗粥还是看你的面子才喝完的呢!”胡戈振振有词道。
  
      听胡戈又开始了,刘诗薇心想这可是在别人家,感觉很不适应,道:“你又来了,这是在杜叔叔家呢!,小
  
      “杜叔叔有事先走了,就算没事,也不会来听我们俩个说私房话的,你担心个什么!”胡戈笑道。
  
      “哼!说不过你!”刘诗薇佯装生气道,突然目光停留在胡戈喝完的粥碗上,心生急智,幽幽道:“原来我的面子只值一碗粥啊!”说完,又恰到好处的叹了一口气。
  
      胡戈擦了嘴巴正要起身,却听刘诗薇这般说,当然重新坐定对他好言劝慰,最后又哄她道:“那你说,你的面子值多少,为了你的面子,叫我上刀山,下火海都义不容辞!”
  
      “不要你做那些吓人的事,不过,我的面子怎么说也值得一碗粥再加上一个饼吧!”刘诗薇抿嘴笑道,今天宿怨得报,终于作弄了一下这恶人。
  
      胡戈起身,一把抓起桌上的两个胡饼,道:“我不但吃,我还揣,这下你满意了吧!”
  
      噗嗤一声,胡戈这番做派逗得刘诗薇笑靥如花,两人闹开了,后来见时间不早了,两人才罢手,刘诗薇便和胡戈一起出了门,看着他在路上吃完了饼。又把他送到皇城脚下,道了声:,“等你回来吃饭!才依依不含的朝西市而去。
  
      胡戈目送刘诗薇远去,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往等待上朝的官员队列中走去,今天正是月中,举行的朝会属于朔望朝,全长安九品以上的官员都来了,不过这种早朝持续的时间比每日举行的早朝要短得多,因为参加的人一多,自然不可能在这种早朝上讨论什么细务,一般多是宣读一下近期的大政,然后让平时很少上朝的官员们享受一下上早朝的待遇,这基本上就是朔望朝存在的意义了。
  
      胡戈走到工部的队列里,和众人寒暄几句,打着招呼,却没见段纶的身影,随意问了一句,只见一位不知是虞部还是水部九品主事,悄悄往不远处一指,胡戈顺着他给的方向望去,原来好几个官员围着段纶,均脸带讨好的颜色,不知在说些什么。
  
      只是这一指却惹得屯田司的两个主事心里不快,主官问话,我等不会答吗,你说你一个外司的跑来凑什么热闹,这不隔着墙拍马屁吗!
  
      心中虽不快,但两人嘴上却不慢,低声跟胡戈说道:“今天早上特意过来找尚书大人的人可不少,现下这已经是第四拨人了,咱工部什么时候被这般看重过,今天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胡戈笑着点点头,他心知这事的起因。只是有关顶头上司的事情,自己不好在私下里发表什么言论,当下也没说什么,这时听见武将队列里一阵哄闹,不由得朝那里望去。
  
      却见尉迟恭和程咬金等一班大将军围着一个中年人兴高采烈的说着什么,这人身影好生熟悉,当下便走近了些细看,不看则已,看完一喜,原来中间这人不是军爷是谁!
  
      怪不得昨晚等了半宿没见他动静,今天一早又没见他出来吃饭,还以为他因为睡得晚了还在补觉呢,却不料现在与他在皇城根下相见,难不成?
  
      胡戈越想越是肯定,好歹也在官场上厮混了一个月,这点敏感度还是有的,不过这马上就要上朝了。不能过去跟他打声招呼,当下只是在心中暗自欢欣。
  
      不久上朝的时辰便到了,在御史台的监督官们引领下众臣依次进殿,这朔望朝可比每日举行的早朝讲究多了,只见殿中特别设了稍展、蹑席、熏炉、香案,依时刻陈列仪仗,大家安品级、单位在殿中站好之后,李世民方才露面,众臣在典仪唱赞下行再拜之礼,今日的朝会便算是正式开始了。
  
      胡戈没有猜错,果然朝会开始时,尚书右仆射杜如晦上前奏道,自己因身体原因不适合身兼多职,请求李世民免去其身兼的兵部尚书一职,李匕“川了,这是昨天夜里他和几位执宰商量好的。此时不辽几  过场,于是接着便宣布了一个新的人事任命,原魏国公、检校兵部尚书、右金吾卫大将军冉毅官复原职,爵位依旧,而且还给他新加了一个统领百骑的职务百骑乃皇帝私兵,此时人数不到千人,这个官职如果要硬套的话,大致相当于中央警卫团团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