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七十三章 为我中华医学,留个种子

第七十三章 为我中华医学,留个种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茶公服食的众种药粒。乃是与我中医截然不同的医,讲穷见招拆招,虽有些顾前不顾后,却也有急效,病人服食此药能立马见效,便会觉得他好,虽有后患,那却是未来之事,谁会想得那么长远?而我中医讲究治本,见效较慢,又因理论高深,多有假冒伪劣、滥芋充数之辈混杂在医人之中混淆视听小我师曾叹,若我辈不努力,将来此术流入我华夏之时,便是我中医落寞之日”。一阵感叹过后,胡戈对众人说道。
  
      “归唐,尊师果真这般言之?。孙思邈神色慎重,问道。
  
      “确实如此!”胡戈道:“医术本是为救人,原本不应该存在门户之见,只要对人有用的都可以拿来用,但是道长,你可细观此药,此物并非似我中医用药之法,不是随地可见的药材采集而成,此药乃是从多种物质中提取之物,他比我中医多了一道提取的工序,这样问题就出现了,这样那样的工序,使这药只有特定的人或集体可以制作,这样便导致定价权始终掌握在那一小撮人手上!任何商品被垄断后皆可为暴利,这药品也不例外!若是现下我治病成本低廉的中医靠边站了,华夏大地所用之药物皆是这等,“利”字当先理念下的产物,我万民百姓还能看得起病吗?”
  
      听完胡戈这话,众人面面相觑,杜如晦每日所服用的这小药粒大家是实实在在见过的,孙思邈还取了一粒研究,终究没有得到结果,以现在的技术朝廷肯定是无法生产,若是此药从境外贩卖过来,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杜如晦对胡戈问道:“归唐,你可知这药制法?。
  
      胡戈知道杜如晦担心什么,道:“蔡公小子不会这药品的制法,但是蔡公不必忧虑,这药物制作极为繁琐。此时此刻绝对无人能够量产。只是小可难以保证几百上千年后,我们此时所谈论的这件事不会发生!”
  
      知道胡戈从来不说没把握的话,何况这药便来自于他,既然他敢说这般保证定有他的道理,杜如晦这才松了一口气,道”“这便和你那土窑是一个。道理,这些技术,放在朝廷手上可以一石数鸟,若落入私人之手,万事休提!”
  
      军爷点头大赞,顿了顿又补充道:“就算放在朝廷,也得有陛下这样的心中装着百姓的君主,房、杜二公这样一心为国的良辅才行,若是前隋那些个小尸位素餐之辈,一个个做糖不甜,做醋可酸呢!”        见众人嗟叹,胡戈双眼凝视孙思邈,慢慢道:“道长,我中医日后的命运,一切都要看您了!
  
      孙思邈抚摸着花白的胡须,沉吟了片刻。道:“你这小哥,说来说去,还是在算计老道,好!你且说说看,怎么就看我了,也让老道我见识一下张仪苏秦再世的风范!”
  
      “昔日我师曾言,我中医文化博大精深,但正因如此,医者上手较难,十年二十年或可小成,三五十年方可悟得大道,然而此时人的生命也快到了尽头,多少良方随着良医的去世因而失传,我们数千年间一代又一代的这般周而复始,虽然这期间也曾偶有医书传下,但跟真正损失的相较起来,不过沧海一粟而已小实在令人揪心啊!”胡戈叹道。
  
      孙思邈默默点头,心知胡戈所说确实如此,古时良医秘方多有失传者,他自己便深有体会,因而才写下医书《千金方》,就是希望能让后人可以站在自己达到的高度上再继续往上攀爬,而不至于又从头开始。
  
      胡戈又道:,“道长,昔日华偿死于大狱之中,开颅等秘术从此失传,后人再也没有重拾此法之人,敢问道长,您往日里遇到脑疾的患者,就没抚腕长叹过吗?”
  
      “嗯,这个确实有过!,小孙思邈点头道。
  
      胡戈接着说道,“百年之后,如有医生面对疑难杂症而束手无策,也定会如今日道长叹华偿般,叹自己没有道长这般高深的医术的”。
  
      孙思邈右手虚点了点胡戈,笑道:“我已有《千金方》传下,我身上所学都记载在上,不会如神医华偿般失传的!”
  
      “道长,您毕生所学,区区万言就能记载下来吗?”胡戈反问道。
  
      见孙思邈若有所思,胡戈又道:“我中华医学讲究临床经验的积累,同一个小方子,根据不同人的体质,效果便会有不同,何况即使是同一个病人,他所患之病的前期、中期、后期所要用的方子也都可能不一样,道长,您身上的这些宝贵经验,是一两本书可以记载得完的吗?您真忍心”
  
      孙思邈一摆手,示意胡戈停下,笑道:“我确实不忍心带到棺材里去!你还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吧!”
  
      胡戈朝孙思邈拱了拱手,道:“道长,您就没有想过,在这长安城中,开门授徒,为我中华医学,留个种子?。
  
      孙思邈抚髯不语,他之所以不愿意待在京城,主要是性子不喜拘束,这京城中勋贵大臣又多,自己又是全国数一数二的神医,有道是树大招风,这些个大臣只怕家中宠妾小儿女得了伤风感冒都要来找自己,天天陷于此等迎来送往之事中,实非他所愿,但又知道胡戈所说乃是利在千秋的正经事,当下踌躇起来,沉吟了片刻,道:“也罢,那我就于每年冬天,便在这长安城中待足三个月,期间开门授业,你看如何”。
  
      “归唐,你可知陛下要赐道长侯爵,请他留于长安城中,道长都固辞不授,今天能应你三个月,已是天大的面子了!”杜如晦笑道。
  
      “道长悲天悯人,实乃我大唐之福!待将来,我中医光大之日,道长必定居功至伟!”孙思邈能答应每年在京城待上三个月已经让胡戈喜出望外了,当下也不敢再相强,一激动,便对他鞠躬谢道。
  
      “你不受老道的,老道也不受你的,来来来,还你还你!”孙思邈立即站起,还了胡戈一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