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六十九章 三百万贯不过保底数字而已

第六十九章 三百万贯不过保底数字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张古色古香的书桌后,坐着一位身着深绿官服的青年官员,此时他正拿起一张京畿地图,细细的察看着,微红的面上,时不时呈现出冥思苦索的神情。
  
      此人正是胡戈。
  
      上午在都堂,杜如晦吩咐先在京畿试行土窑。京畿就是京城下辖的京县和畿县的合称,举个例子,长安城内的万年、长安二县便属于京县(又叫赤县),县令的级别是正五品上,而位于长安城外,同时又属于雍州(京兆府的前身)辖下的终南县便属于畿县,县令则是正六品上。
  
      唐时正式下诏,公告天下的都城有三座,分别是西都长安,东都洛阳,北都晋阳(武则天天授元年(690年)建晋阳为北都),这三座京城辖下的地域都可以称作京畿之地。
  
      不过现在是贞观二年,虽然在京城百姓嘴里,还是习惯将洛阳称之为东都,但实际情况是,在数年之前的武德四年(621年),当时的皇帝、现在的太上皇李渊曾下旨,废除了东都,洛阳的行政级别不再按都城规格配置。
  
      至于洛阳何时恢复都城的地位,史书上说法不一,《太平御览》卷一五六《叙京都》上说,是唐太宗贞观六年改洛阳为东都,但《资治通鉴》上却说是唐高宗复设于显庆二年(公元657年),但不管哪一种说法,都表示现在全国,能被称作京畿之地的,只有雍州辖下的诸县。
  
      桌上的资料都是胡戈吩咐属下找来的,全部是雍州辖下诸县的土地资料,计有礼泉、户县、蓝田、咸阳、三原、云阳、泾阳、栎阳、高陵、渭阳、昭应、金城、富平、武功、周至、终南、好畤、美原、同官、奉天、华原、奉先二十二个畿县,满满当当的堆放了一桌,胡戈一个县一个县的查看,看了半晌,摸摸脸上发觉有些烫,心想,这风醉幽酿的酒也是邪门,和自己在其他人府上喝过的有很大不同,喝完之后才发现竟然有一股子极强的后劲在里面,都快赶上现代酒品的功效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酿出来的。
  
      正想着这酒,就听见两声敲门声,然后便见一人推门进来,胡戈一瞧,却是工部侍郎徐信,连忙起身迎了,请他上座,拿出柜中的好茶,亲自给上官沏了一杯,顺手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徐信喝了口茶,道:“哟呵,你这茶不简单啊,我看比尚书大人的档次都要高哇!”
  
      “哪敢啊!徐大人要是喜欢,多来坐会,我天天给你泡!”胡戈笑道,他这里的茶叶都是杜如晦送与他的,自从听了胡戈建议不再喝茶之后,感胡戈赠药之情,便把家中好茶尽数送与了胡戈,好几十斤呢,胡戈一个人喝只怕够他喝到娶妻生子之日!
  
      徐信呵呵笑道,“我呀,不但要喝,还要拿!”这位为官颇有清誉的廉洁官员公然向胡戈索起“贿”来。
  
      胡戈知他故意玩笑,也笑道:“您侍郎大人开了口,下官怎敢不从,走的时候,给您包上一包,回到府上慢慢品尝!”
  
      只听徐信叹道:“这杜大人家藏的好茶,不瞒你说,我这也只是第二次品尝而已!”又低头品了一口杯中之茶,问胡戈道:“归唐,中午来找过我?”
  
      “嗯,中午想邀你一起吃个饭,不想你不在衙门里!”胡戈答道。
  
      “上午出去办事去了,中午遇到少府里的几位老友,和他们一起在外面吃的饭,归唐,听说你在陛下面前奏了你那土窑?”徐信问道。
  
      上午李世民才拍的板,命工部少府协办此事,不到下午,不在场的人都知道了,这官场之上果然没有秘密,胡戈道:“请你吃饭就是为了说这事!”见徐信一副洗耳恭听的神情,当下便原原本本将土窑之事给徐信汇报了。
  
      “好哇!若是这事能成,你就是我大唐的功臣啊!”徐信喜道。
  
      胡戈拱手谦谢了,道:“上午部里派快马去终南县催了,想必一会袁主事就会回来,这勘察矿产的事情,还得袁主事带着少府的人去做,其他的,我刚才查阅了一番京畿的土地资料,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正准备去请示尚书大人呐!”
  
      这事上午李世民虽说是房杜二人主办,下面两个部门协办,但宰相和尚书大人都是最后决策之人,制定计划这等基础工作还得自己来办,虽然他们没有催自己,一个是信任,一个是看在人情面上,自己可不能真的心中无数,迷迷糊糊就把自己真当了大爷,到最后落个不知轻重的名声。
  
      “好,我这就去找段纶叙叙,你过一刻钟再过来!”徐信点头道。
  
      “好!”胡戈心神领会,他知道徐信的意思,是怕他们两个一起去见段纶,会让后者无端里生出什么想法来。
  
      胡戈坐着喝了几口茶,脸上酒气稍解,心道这以后上班再也不能喝酒了,平白无故惹人闲话,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正要去尚书大人的官衙,这时又有人敲门,只是敲完之后却没有直接进来,胡戈便道:“请进!”
  
      这时门才被推开,映入胡戈眼帘的是袁昭通那张风尘仆仆略带疲倦的脸庞,胡戈道:“这么快?来来,坐,喝杯茶解解渴!”
  
      “大人,可要了下官的命了,这些年在工部哪这么折腾过,我说实话您可别笑,上一回我骑马长奔数十里地,那还是在十年前战乱逃命的时候,您看我到现在,全身的肉还在上下来回的颠呢!”袁昭通夸张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