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六十二章 开窑烧砖

第六十二章 开窑烧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已经立秋,但空气中弥漫的暑气仍未缓解,永兴村边的空地上,只见一片呈圆形摆放的砖堆前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虽然大家脸上都淌着汗,却无人擦拭,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眼前这堆烧制成功的砖头上。
  
      “成了……成了……大人,您这次真让下官大开眼界啊,原来砖块竟然可以这样烧制!”
  
      只见一位手上拿着已经冷却的砖块,身穿九品服饰的中年官员欣喜道,只见他拿着手上的砖头,翻来覆去,爱不释手。
  
      “大人,小的烧制了一辈子砖,却从没有一次出过这么大的量啊,我们这一回出产量要抵平常好几个月的,而且我看这砖除了比青砖稍轻,但其他方面都不比那青砖差多少,大人,似我们这等烧法,只怕日后,青砖就要被我们手上这砖取代了!”
  
      一位老匠人眼光十分独到,一语中的,后世青砖就被比它便宜,质量差距不是很大的红砖逼到了墙角。
  
      胡戈笑着点点头,也拿起一块砖头,观摩着,这砖是按后世的比例用木制砖模手工制做而成的,砖块呈奶黄色,这砖杂质比红砖多了些,胡戈试验了一下,发现它质量和硬度都要比想象中强得多,胡戈将其放下,又绕到另一堆砖墙前,随手拿下一块红砖,敲了敲,完全看不出和后世的红砖有什么区别。
  
      这奶黄色的砖头就是取曾生出蝗虫的那片盐碱地的土烧制成功的,烧制前胡戈还担心因为技术原因怕烧出来的黄砖质量不过硬,达不到当年知青们烧制的那种盖房砖头的水准,原本只将它的用途定在修墙铺路上,但在众匠人的试验下却发现它质量颇佳,即使是用来盖房也是绰绰有余的。
  
      而这红砖,则取土于河滩边,一来不占良田土,二来这沙土烧砖甚是结实,质量有保证,是上好的建筑材料,所以胡戈命人取盐碱土和河滩土各制作了五万块砖头,总共十万余块砖头放在一起煅烧。
  
      敢一次性制作这么多砖坯煅烧,胡戈是有十足把握的。
  
      上中学时候,他就利用空闲时间在砖窑做过砖头,为了贴补家用,一做就是几年,从初中做到高中,从土窑做到轮窑,后来熟练时,一天最多可以做三百来块,当然,这和熟练工人一天做一千块还是不能比的,但对于当时还只有十几岁的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就是这几年的业余制砖生涯,让他了解了烧窑的各个步骤,所以这也是他敢在这唐朝,第一窑就烧制十万块砖头的底气所在。
  
      算来,今天已经是胡戈回到永兴村的第十八天了,这段时间屯田司的公务虽然繁忙,但多是收田这些技术含量不是很高的活计,不需要胡戈天天盯着,见司里的政务已经上了正轨,他跟段尚书和徐侍郎请示了一下,便带着三百砖匠来到永兴村开窑烧砖。
  
      朝廷里管理工匠的机构乃是将作监(将作监有点类似工部下属二级机构,到了宋以后,一度被并入工部),但工匠的调拨手续却要工部首司工部司开具,见是胡戈借人,工部司郎中便做了个人情,派了一个精通杂学的九品主事陪胡戈一起下来,此人乃工部有名的小吏兼大匠,名唤袁昭通,字行肆(书友雷厉行客串),家里曾是前朝望族,后来朝堂震荡,烽烟四起,战乱波及,家境败落,这位豪门公子竟沦落到流浪长安街头的境地,后来,前朝大将屈突通归顺了唐朝,过了几年担任工部尚书,偶然得到了故人之子袁昭通落魄的消息,出手相助,将他纳入工部,虽是九品小吏,好歹也算吃上了皇粮。
  
      这人从小出身大家,受过良好的教育,诸子百家都有涉及,但偏偏独爱墨家,他到了这工部也算人尽其才,所以,虽然后来屈突通病死,无人看顾他,但因为其身怀绝技,在这干事的衙门里倒还颇受重视,虽然上进无望,但这袁昭通也是个知足常乐的人物,整天乐呵呵的,并不为官小而不乐。
  
      这些天里,胡戈曾和他攀谈,几次谈话之后,两人心中都在暗自称奇,胡戈没想到这貌不惊人的中年汉子对杂学甚是精熟,竟是一个搞研究的奇才,而这袁绍通也对胡戈另眼相看,原本以为这人不过是来部里镀镀金的过路官员,哪知他嘴里说出的一些东西,什么什么原理,自己竟闻所未闻,越听越觉心惊,甚至怀疑此人就是真正的墨家传人。
  
      就这样,胡戈通过和袁昭通的交流,大致了解了这时烧砖的方法和成本,这个时代的燃料多用木柴和木炭,虽然像袁昭通这样的技术官员知道黑石(煤)的用处,但并没有大规模普及,无论是城市中取暖,还是烧窑炼铁,多是用的木炭。当年白居易写的《卖炭翁》,就是记载的长安周边居民在终南山中砍柴烧成木炭,在街市中叫卖,被太监强取的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