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五十七章 人人心里都有本账

第五十七章 人人心里都有本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越是这样裴寂越是不安,李世民不是不想拿了自己,只是他刚登基,地位不稳,急需稳定人心,自己在旧臣中名声最显,新登基的皇帝这种作法无非和当年汉高祖封赏仇人雍齿是一个意思。
  
      再说纵横官场多少年了,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的道理自己还是懂得的,越是待你丰厚,将来拿你之时就越能够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理直气壮的批判你,“看吧,我是怎样对你的,你又是怎样对我的”,将来史书上只会记载皇恩浩荡,而自己却是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可谁又知裴寂心中的苦啊,这种情况下,要是重新能抱上李世民的大腿,那个龟儿不去抱,反正他又不是关二哥,从未以忠义自诩过,当年还在隋朝时,未闻朝廷对他有亏待,他却献宫中美色给李渊陪寝,给自己名正言顺的君上送去好些绿帽。
  
      可是眼看着靠不上去了,自己又不愿坐以待毙,只能玩点手段自保,这李世民不得人心,登基以来事事不顺,先有突厥犯边,兵锋直指长安,后有亲信禁军勾结外官谋反,改元贞观后天下间又灾荒不断,本以为今年又旱又蝗的正是时机,太上皇在宫内待得太久,也该出来透透气了,却哪想尽出些什么鸡鸭食蝗、异人献书的怪事,莫非天命真应在这杀兄杀弟之人身上?
  
      “准,命御史台、刑部、大理寺三司重定刘文静一案,绝不能因一人之私,使功臣蒙羞!”李世民斩钉截铁道,案子还没省,他就定下了调子。
  
      “臣等接旨!”三个部门的长官出列站稳,齐声答道。
  
      其实,李世民不是不能容人之人。
  
      贞观中期时,李世民曾与亲信官员聊到“当今名将,唯李绩、道宗、万彻三人而已”,这个万彻就是当年太子麾下大将薛万彻,他在玄武门之变当天,闻秦王反了,大怒,率兵杀往秦王府第。当时李世民孤注一掷,把自己能调用的兵力全部用在了刀刃上,导致自己的秦王府防御薄弱,李世民自知家里不安全,便把王妃长孙氏带在身边,但府中还留有自己不到八岁的大儿子李承乾和他的弟弟妹妹们。若不是自己快刀斩乱麻,得手极快,部将赶回来将太子首级带到薛万彻众人面前示众,那么家中就要被血洗了!如果李世民稍微慢半拍,十几年后李泰也不必跟哥哥争什么宠了,只怕兄弟们早就丧命在薛万彻这悍将手上。待见到太子首级后,薛万彻的部下顿时作鸟兽散,薛万彻一看大势去矣,逃到终南山中藏了起来。
  
      登基之后的李世民体谅他当时是各为其主,也不为难他,反而屡次派人招他,终于把这员猛将也网罗至麾下。
  
      类似的例子还有魏征,多次在李建成面前建议他先下手为强,杀了李世民,但李世民上位之后,并没有与魏征为难,反而重用了此人,再后面镜子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这里可以看出,李世民能谅解曾经对他或者对他的家人有过不利举动的人。
  
      但刘文静不是他的家人,而是他的心腹部下。
  
      当年李世民是在太原的大牢里结识的刘文静,两人一见如故,李世民出征时也总爱带着他参赞军机,而且当年征伐薛举失利,刘文静被贬为庶人也没怨过自己,没想到最后竟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也许将来会反”的罪名杀了头,李世民心中深怀愧意。
  
      伤过自己的人自己可以原谅,有过对自己家人不利举动的人也可以谅解,但害了自己心腹性命的人,却不能放过,得一人之心而失千人之心的事情,任谁都不会去做,何况这老儿还挟太上皇及旧臣勋贵自重。
  
      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立刻就报。
  
      历史上,裴寂在贞观四年开始倒霉,先是一个和尚,口吐对朝廷不满之言,被衙门抓了,这和尚说:“我发的牢骚裴寂都听过!”就这句口供把裴寂牵扯进来,没过几天,从当朝三公之位跌了下来(十几年后张亮面对面告诉李世民侯君集要谋反,李世民竟说没有旁证,便揭过此事,由此可知亲疏有别),李世民命他回家乡去,他不想去,请求留在长安,李世民不留情面了,说:“你的才干和你的官位根本不相配,只不过是太上皇的恩宠,你才能高居众臣之首,武德之政,纰漏谬误极多,施政紊乱,这都是你应该承担的责任!我今天只是让你归家,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裴寂无奈,但归家之后他又卷入妖人之事中而被流放广西,至此,裴寂彻底告别了他曾经权倾一时的政治舞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