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五十七章 人人心里都有本账

第五十七章 人人心里都有本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刘文静是何许人也?
  
      都说当年李渊是太原的地头蛇,其实真正的地头蛇非刘文静莫属。在李渊还没有到太原之前,刘文静就是晋阳县令。当年他这个县令当得可不一般,晋阳城内三教九流他都摸得门儿清,社会关系极广,和几百年后的郓城县小吏宋江一般,就爱结识江湖上的好汉,当李家起事时,他和裴寂这俩位李渊最为倚重的谋士,一个出人(招募豪杰之士投军),一个出钱(裴寂时任晋阳宫副监,开了隋朝的府库,拿出米九百万斛、杂彩五万段、铠四十万,以及五百宫女),给了当时刚刚起兵的李渊很大的帮助。
  
      再后来,打下了长安,李渊答谢二人,裴寂官居尚书右仆射(从二品),而刘文静则为纳言(就是后来的门下省侍中,正三品,宰相之一,中唐时期升为正二品)。
  
      还没在长安把纳言的位置坐热,刘文静便跟随李世民西征薛举,这次不知怎么了,
  
      常胜将军李世民居然败了,史书上记载当时李世民突然得了急病,把指挥权交给刘文静和殷开山,吩咐这两人一定要采取守势,不得轻举妄动,结果这两个人呢,玩起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一套,以为发现战机,派兵出击,结果运气不好,全军败了。
  
      这时就需要有人出来承担战败之责了。
  
      此时李唐刚建国不久,李渊对自己到底能不能一统天下而笑到最后还是心中无底,所以对能征善战的二儿子李世民多有倚仗。隋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这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至于将来哪个儿子继承皇位那都不是现在该考虑的问题,再说自己儿子无论谁当皇帝都是李家的骨肉,属于内部矛盾,现在要做的就是站稳脚跟,立足发展,将这只鹿捕猎到手。
  
      所以在兵败西北一事中,李世民被“摘”了出来,而刘文静呢,则被一撸到底,承担了全部责任。
  
      在赋闲这段短暂的时间里,裴寂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刺激到了刘文静,当年这两人的关系曾相当亲密,在晋阳月夜下,俩人常常把酒言愁,一起展望未来,可此时却反目了,刘文静后来曾在酒后失言,当着家人的面口称要杀了裴寂老儿。至于刘文静为什么这么恨裴寂,甚至恨到要杀对方的地步,裴寂对刘文静做了什么,史籍上没有记载,不过让一个人恨到要杀死对方的地步,仅仅认为刘文静是出于对裴寂的嫉妒是不妥的。
  
      后来刘文静又跟随李世民东征西战,立下功劳,慢慢又被提拔到民部尚书的位置上,这时他又能参与朝政了,但这时仇恨已经占据了他的心灵,只要是裴寂支持的他就反对,只要是裴寂反对的他就支持,常常在朝会上和自己的顶头上司掐个不死不休。
  
      再后来,不知怎么刘文静家闹起鬼来,他私请巫师驱鬼,这巫蛊之事在古代是很犯忌讳的,当年汉武帝因为这种事情把自己太子都废了,何况李渊本来就对刘文静欠缺好感。
  
      也怪刘文静办事不密,这事被他一个失宠的妾室告诉了她娘家哥哥,这哥哥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又去朝廷告了密,李渊大怒,派了刘文静的前密友、现死对头裴寂来查案,当时李世民多次求情,再加上一直参与案件调查的萧瑀坚持刘文静没有谋反之意,这么多人在李渊面前求情,多少总会有点效果,可关键时刻裴寂推了李渊一把,说:“刘文静的才干谋略十分出众,当朝之中没几个人能及上他的,他现在对自己的待遇不满,心怀怨恨,当今天下未定,外有劲敌,如果赦免了他,迟早是个大麻烦啊!”
  
      结果刘文静的生路自此断送,虽然是裴寂临了送了老朋友一把,可刘文静在死前却大呼“高鸟尽,良弓藏……”
  
      到了不可挽回的这一刻,他终于明了,杀自己的刀虽然是裴寂,但使刀之人却是李渊。
  
      在武德二年,这是一个大事件,在裴寂的具体经手下,被办成了铁案,作为刘文静的老领导,李世民不可能不对裴寂心怀不满,但当时裴寂在朝中备受恩宠,深得李渊信任,李世民也只有暂且把这事在心底压下。
  
      裴寂是个精明老成之人,知道李世民对自己有了看法,于是在后来李世民和李建成的争斗中,他明面上中立,实际上却是站在李建成一边,不出意外的话,到了李建成登基,他还能保住富贵,只是没想到李世民真敢干,一天功夫不到就让李渊白发人送黑发人,二子十孙一朝无。
  
      武德九年十月,成功登基后的李世民定功臣封户,却把裴寂列入了首位,独封一千五百户,朝中无人能及,当时为李世民出力最多的一文一武长孙无忌和尉迟恭也才一千三百户,更别提程咬金秦叔宝这等铁杆,才七百户,连裴寂的一半都不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