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五十四章 书房献策

第五十四章 书房献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人,待明日喝了那十灰散,止住了体内出血之后,再在午饭后两刻钟时,将这两粒药物隔天服用一粒,到时候大人注意观察自己身体有没有出现异状,如有皮肤瘙痒、腹泻、恶心、呕吐等等不适的情况出现,请千万停止服用,各人体质有别,这种药物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如果强行服用,反而不美!”胡戈谨慎道,这抗生素过敏可不是好玩的,不过好在只是口服药,自己又减半了药量,假如杜如晦的体质真对它过敏,应该也不会伤到身体。
  
      “这种药丸从没见过,是用什么制成?”军爷指着胡戈配好的两粒药量减半的胶囊问道,饶是他见多识广,也猜不出此物的来历。
  
      “这个……外面是用一种可以在胃内化开的外皮,外皮里包裹的便是药粉,这些药粉见水即化,为了防止它们在还没有到达胃部便在嘴里化掉,所以用外皮包住,至于这外皮的材料,我也不是很清楚,是当年我恩师千辛万苦才寻来的!”胡戈一时被军爷问倒了,他总不能说这个叫明胶,是一种水溶性蛋白质混合物吧。
  
      不过吃粒药丸的事情,竟这么讲究,军爷和杜如晦都觉制作这药物之人真是心思细腻,如此看来,这药粉真有神效也说不一定,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但均没有出言再问,仿佛已经对胡戈那位无所不能的恩师免疫了。
  
      “如果杜大人分别服用了这两粒药物之后,身体没有异常反应的话,那么这个小坛子中的药物(奥美拉唑)每天早晚饭前两刻钟各服用一粒,另外两个坛子中的药物每天早晚饭后两刻钟一起服用,每次每坛药物各取两粒!您吩咐好管家,这些药千万不要多服或者漏服!另外我手上还有另一个药方,如果这些药物喝完后,病情还没有好,可以试试这个方子,我已放在坛子下面压住了!”在配药时,胡戈就让杜府中人找来纸笔,他报别人抄写,他自己现在虽然勉强会用毛笔写繁体字了,但是几个字写得实在是很有发展潜力,所以就没有献丑了。
  
      希望这些口服的抗生素能够对杜如晦的病情有帮助,毕竟它们刚刚被发明出来时,可是被视作救命的药物。
  
      “把你手上的药都喝完了,老夫真是不好意思啊!”听胡戈说完,杜如晦谢道。
  
      “您别放在心上,这药品也是有个时限的,放几年后效果就没有了!”胡戈安慰杜如晦道。
  
      “蔡公,我这兄弟不是个小气人,你不要客气了,对了归唐,你刚才说那十灰散是个什么方子?能治疗内出血?”见胡戈已经对杜如晦说完,军爷才发问,作为军人兼游侠的他,对这种能治疗内出血的方子很感兴趣。
  
      “嗯,确实如此!”十灰散这个方子经过了近千年时间的检验,所以胡戈回答得十分干脆。
  
      “回头给我留一个,我辈武人,受内伤是常事,如果有了这能止内出血之法,必会受益终身啊!”军爷了解胡戈为人,谨慎当头,他能给出这么肯定的答案,自己也不必怀疑了。
  
      “归唐,今天去部里上任,感觉如何,以后打算怎么施政?”药品的事情一说完,杜如晦便很关心问道,以勤政闻名的蔡国公,果然是三句话不离工作。
  
      这已是今天第三个人问胡戈这个问题了,但三人的侧重点各不一样,徐信提醒他该注意什么,军爷则为他解惑,而杜如晦似乎更想了解他以后的施政纲领。
  
      想了一会,胡戈方才答道:“下午交接司务的时候,下官发现,现在我关中土地未垦备用者不过十之一二,想我朝立国不过十年,就出现这种情况,前景不容乐观啊!”问话之人毕竟是吏部尚书,不管在什么场合,既然他提了问,自己作为下官就必须得慎重对待,不能敷衍。
  
      “不错,这么快找到了问题的结症,不枉陛下对你的一番器重,永思,你还不知道吧,今天上午,当着陛下面,一共两份敕牒任他选择,一个是符宝郎,一个是检校工部员外郎,老夫都说得吐血了,他还是选择了去工部!你当时不在,没看到陛下那个脸色!”杜如晦呵呵笑道,极其少见的开着玩笑。
  
      “来的时候我已经听说了,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唯唯诺诺,随波逐流又怎堪栋梁,来,跟蔡公说说你的想法!”军爷笑道,示意胡戈继续说下去。
  
      见军爷完全没把自己有违圣意的作法当做不妥,胡戈心里有了底,接着说道:“民田越来越少,官田又不纳税,我在想,看有什么办法能将这关中有限的土地全部掌握在朝廷手上,把不纳税的田地都置换出来,分配给百姓,最终达到关中粮食自给自足,甚至盈余的目的,日后假如西面发生战事,也好保证后勤无虞。但现在我朝仅民用每年还需从关外运进数十万石粮食,若日后京城人口再增,又或有战事发生,那么这个数字还要无限增大!”
  
      历史上,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安越来越依赖外面的粮食输入,到了宋初,水道堵塞,以一国之力竟然都无法承担陆路运粮的耗费,最后宋太祖不得不在无险可守的开封定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