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三十三章 领导心腹!只可惜是前任的

第三十三章 领导心腹!只可惜是前任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起彼伏的蛙鸣声自河中响起,知了在一颗不知道是否榕树的枝干上欢唱。落日早已散尽了余晖慢慢西沉,一轮圆月此时正高悬在夜幕之上。
  
      这时微风中夹杂着一个男声从河边飘过,哦!原来,在那架永不疲倦的筒车旁,一对青年男女正在倾吐衷肠。
  
      “……纣王安心要杀四镇诸侯,将姬昌等本章放于龙案之上。不知姬昌等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趁着第十回章节讲完的当口,胡戈夸张的喘着气,原本说好只讲上一章听听的,但在起先漫不经心后来却渐渐聚精会神的刘诗薇催促下,事态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当胡戈一口气讲下来时,一章变成了十章,黄昏变成了黑夜。
  
      “真好听,原来你讲故事的本事也不差!累了吧,要不我们先回去?”见胡戈停了下来,刘诗薇道。
  
      胡戈一笑,走到她面前,将自己衣服下摆兜起,望着这个女孩不说话。
  
      “这什么意思啊?”不明白面前这个男子用意的刘诗薇疑惑的问道。
  
      “打赏啊!我说了大半个时辰了,舌头都说直了,难道白说啊!有什么值钱的物件快交出来,我家里还有七八个老婆要养活呢!”胡戈童心大起,恶作剧般逗着这个女孩。
  
      “你有老婆啊!”单纯的大小姐一声惊呼,但立马意识到不妥,连忙遮口,但已经晚了,因为,面前这个男子脸上已经露出了可恶的笑容。
  
      “哼,欺负我!”突然想起这人入籍那天自己也在场,明明单身一人,哪有什么老婆,现在却在这里骗自己,害自己上当,在情急之下口没遮拦,越想越气,一屁股坐到石凳上不理他了。
  
      “唉,没天理啊,听完书后没钱给,就假装生气,真是高明啊,唉,走了走了……”
  
      没想到这恶人不来劝自己,反而在一旁继续说风凉话,刘诗薇又生气又想笑,眼角缝里憋见这坏人转身要走,“喂”一声喊住了他。
  
      “干嘛,良心发现了?”胡戈继续没心没肺道。
  
      刘诗薇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小手上紧紧捏着一个什么,突然间像下了很大决心的模样,终于,她把手上的物事往胡戈“兜”中一放,连忙扭开瞬间红透的脸颊,飞速朝军爷家方向跑去。
  
      “哎,你跑什么……”望着刘诗薇迅速消失在夜幕中的背影,胡戈无奈的挠着头。本来他是想逗逗这位大小姐的,没想到竟然真有收获,他将刚刚刘诗薇放下的这件物事拿起一看,原来是一块温润光滑的玉佩,对着月光,他惊讶的发现这块白玉的造型竟然是一只老鼠,这该不会是她的生肖吧,难道这个时代就有十二生肖了吗?还有她为什么送自己这块玉,在这个时代女孩子送人东西又有什么特殊含意?
  
      捏着这块还带着伊人体温的物件,满头问号的胡戈嘴张得天大,良久都没收回来。……
  
      清晨,军爷告别了杜如晦,快马自长安而出,只见开远门外一支万余人的队伍已经集结完毕,整装待发。
  
      心知这就是工部连夜凑齐的近万工匠,军爷朝着队伍迎了上去,见队尾有一名身穿绯色朝服(红袍)的官员正往城门方向眺望,军爷催马上前,问道:“这位大人,未请教?”
  
      那官员早瞧见城门口有一骑朝自己而来,也一直在打量着军爷,只见这人居高临下骑在一匹波斯良驹之上,一袭青袍战衣老兵打扮,在刚刚出城之时众守卫一齐向其敬礼,默思片刻,朗声问道:“下官徐信,敢问阁下可是冉毅冉将军?”
  
      “正是!”军爷点点头。
  
      “下官是工部水部司郎中徐信,字簖竹(书友簖竹客串),来时尚书段大人曾有吩咐,此次行动一切听从将军差遣!”那徐信朝军爷行礼道,行为举止不卑不亢。
  
      工部水部司掌管天下水利工程修建、农业灌溉、开凿河渠等方面的政令,郎中就是这水部司的最高长官,这修建筒车一事到也是该司的职责范围。
  
      只是军爷微微点头,随意问道:“那屯田司可曾来人?”
  
      “屯田司郎中另有要务,此次并没有陪下官而来,随行随行的有四位将作监丞(从六品下)!”见这青袍将军问到屯田司,那徐信想起临行前尚书大人的吩咐,似有所悟。
  
      “好,将你手下工匠以千人为队,分驻这渭水沿岸诸县,然后开工,随队禁军负责保卫,往来递送消息,你负责与各县地方官员沟通,让他们全力配合,做好后勤工作,如有地方官怠慢误工者,先着禁军羁押,报我之后再行处理,有不明白的吗?”灾情似火,军爷也不打算废话,直接就吩咐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