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三十章 圣人出,河现图

第三十章 圣人出,河现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完军爷的叙述,杜如晦起身在室内来回渡步,思考了一阵,才说:“永思,如果陛下有意昭告天下,云此物乃是天化异人所献,旨在救我大唐苍生,你会怎么看?”
  
      “圣人出,河现图?”军爷惊讶道。
  
      杜如晦赞赏的点点头,在秦王府一班武将中,他与冉毅最为谈得来,和一般武人不同,冉毅少时曾饱读诗书,为人行事颇为雅致,实乃难得的出将入相的人才,可只可惜他在一年多前的一场大变中,心灰意冷,不愿在朝为官,李世民曾为此事多次在自己面前扼腕叹息。
  
      “嗯,陛下想问问你的意见!”杜如晦道。
  
      军爷理解这个问自己意见,其实就是问胡戈会有的反应,想了片刻,答道:“从他破家为国的举动来看,并非那名利之人,想必会理解蔡公的苦衷!”
  
      他猜到了李世民和杜如晦是想借这一事件做做文章,自李世民登基这一年多以来,天下灾荒不断,百姓困苦,百官中前太子与齐王的党羽未去,加上太上皇的旧部人心惶惶,物议沸腾,民间竟然有李世民就是本朝杨广的传闻。况且这两年突厥不断滋扰生事,就在这内忧外患之中,半年前还爆发了一场外官勾结禁军将领的谋反大案,如果说异人献图之事运用妥当,完全可以冲淡这些负面影响,毕竟鬼神之类的障眼法,在民间是极有市场的。
  
      见军爷明白了自己意思,杜如晦点点头,也没有再说话,毕竟此等机密之事,心照即可,不必多谈。
  
      “对了,我走得急,此图有一处稍需修改,我来添上!”军爷说完便走到桌前,提起笔来,在纸上添加了一行字。
  
      杜如晦走近一观,见是“此车须得在乡老协助下按枯水期水位安装,切!”与旁边鹅毛写成的字体截然不同,便问道:“我观此图,不似用笔画成,但这纸上确实又是墨迹,不知是用何物所作?”
  
      “说来蔡公定会不信,此乃鹅毛所画!”军爷笑道,“归唐少时流浪天涯,惯用硬木于沙土作画,后来发现鹅毛可以在纸上写字,便改用了这鹅毛,呵呵!”
  
      “观此子所为虽多异于常法,却能另辟蹊径,行之有效,实属难得啊!”杜如晦抚髯叹道,“待灭蝗一事过后,我定要会会此子!”
  
      见这话从吏部尚书口中说出来,军爷知道他起了爱贤之意,又或者欲对胡戈献图之功另做补偿。
  
      “好了,永思,我这就去觐见陛下,你先不忙着回去,就在我这休息片刻!”杜如晦说道,他知道军爷心中的顾虑,所以没有邀他一起去。
  
      “无妨,蔡公自便,不过那程咬金此时正在皇城门口候着您,他想请陛下赐这筒车之图与他!”军爷答道,想起程咬金之事,便提了一嘴。
  
      “呵呵,这人消息倒是灵通,好,我先走了!”杜如晦一笑,跟军爷打声招呼便出门而去。
  
      也许是这几天颇为劳累,军爷一个人静静坐了片刻,就觉得有些困乏了起来,便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他醒来时,四周还是一片寂静,看样子蔡公还没有回来,军爷站起身来,发现气血似有些不畅,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沿着林荫小道,军爷从大堂走到门口,朝着背对着吏部大门的卫卒喊道,“兄弟,借刀一用!”
  
      那卫卒正被太阳烤的心烦意乱的,此时竟听到背后有人借刀,这个要求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想也不想便从嘴边漏出一句:“敢在吏部持刀,你不想……”
  
      等他还没说完,便与借刀之人打了个照面,赶忙咬紧牙关,将这句“你不想混了”最后两个字吞回肚中,数秒间换了张笑脸答道,“原来是冉将军,不是小的不愿意借,只是这……”
  
      军爷一见此人正是那日拦马之人,倒也是老相识了,也不为难他,直接说道:“我欲行凶,又何须刀具,久睡才起,活动下筋骨而已!”
  
      听军爷话说得直白,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这卫卒连忙接下佩刀,双手递与军爷。
  
      “谢了!”
  
      军爷接过这刀,道了声谢,便回了院中,找了一处开阔地,演起武来。
  
      只见军爷一柄单刀在手,招法中只讲究一个快字,霎时间四周刀影丛丛,密不透风,一刻钟后,就在军爷酣畅淋漓,准备收刀时,忽闻耳后风声作响,本能的将刀一挡,只听“哐当”一声,两件兵器相交,一股极大的力道从刀身传来,军爷连忙转身,竟发现一柄长刀又直刺而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