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二十九章 男儿少时

第二十九章 男儿少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胡戈也笑了。
  
      这位朝廷的从一品大员,对着自己这个白身,竟能放下身段来“计赚”,而不是自称我乃某某,比你们刺史还大一百倍云云,尽管这里面很大程度上是军爷的面子撑着在,但还是给人一种很平易,没有架子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程咬金所独有的魅力吧,难怪在古代章回体小说里,明明写他贪污的情节,都能引得最痛恨贪官污吏的劳动人民发笑。
  
      “家里不用担心,荒地上的蝗虫基本已经剿杀干净,剩下九死余生的已经翻不起多大风浪了!”胡戈给了军爷一个肯定答案。
  
      “老程,叫你的人来拉吧,记着啊,是借不是送!”军爷特别强调道,看来他颇为了解这位右武卫大将军的秉性。
  
      “瞧瞧,什么叫做雪中送炭,这份情老哥哥我记住了,没事去我家喝酒,还有这位兄弟,也是个爽快人,对我老程的胃口,到了长安一定来我家喝几杯啊!”达成目的的程咬金随即对二人发出邀请。
  
      在大家说说笑笑准备要离开河堤前往军爷府上时,程咬金随口说道:“这几天不知怎么了,没来由的打冷颤,打喷嚏,今天在马上奔跑了一阵感觉好多了,可没曾想,到你这庄上却又出现幻觉了,唉,难道是上了年纪?”
  
      “没见你以前有这毛病啊,出什么幻觉了?”平时玩笑归玩笑,挤兑归挤兑,但听说这昔日的老战友身体不适时,军爷还是很关心的问道。
  
      “刚才跟你们说话时,我就老看到一个大轮子在你们背后转啊转,那大轮竟然比我家房子还高,你们说怪不怪,天底下哪有这样离奇的物事!”程咬金懊恼道,显然对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身体状态十分不满,言语间充满感伤。
  
      听到这里,胡戈和军爷对视了一眼,俩人很辛苦的憋着笑意,过了一会,终于还是被程咬金的人品所折服,再也不忍了,两人放声大笑。
  
      虽然程咬金不知道他俩笑什么,但傻子也能推断出跟刚才自己那段话有关,程咬金不干了,“你们疯了!有什么事情这么好笑?”
  
      “你自己走近看,不相信眼睛的话,可以用手去摸摸!”笑够了的军爷提醒老友道。
  
      程咬金瞪了军爷一眼,真的朝筒车走去,就在跟前不远处,他使劲眨了眨眼睛,还是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等到他继续靠近时,十多米高空飞溅下的河水击打在他的盔甲上噔噔作响,程咬金伸手摸了一把老脸,一手的凉水告诉了他眼前这一幕就是现实。
  
      醒悟过来的程咬金连忙观察水的走势,只听见花花的流水从高空倾落,沿着水槽流向人力挖好的水沟,霎时他就明白了这个水轮的用途。
  
      “老冉!!”程咬金大吼道,“什么也别说,一客不烦二主,好歹兄弟一场,这个东西怎么也得给我弄个十架八架的!”
  
      他狮子大开口,准备和军爷坐地还价。
  
      “好哇,我给你一百架,你搬得回去吗?这一架水车有多沉你知道吗,我们二百多人加上二十几匹马弄了两个时辰才将它立起,你说你怎么搬,难不成把你右武卫的人都喊来?”军爷一开口就打破了程咬金的幻想,让后者好不郁闷。
  
      “那借几个工匠行不行?这总不难吧!”程咬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搞起曲线救国来。
  
      “行啊,我们昨天四百工匠一晚上才做出三架来,我借你几位工匠回去慢慢做啊!做完了正好过年!”军爷继续打击着这位国公爷。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你要看着我死啊!”终于程咬金被军爷挤兑得寒毛发直,已经到了抓狂的状态。
  
      “看你死倒不至于,不过不能留你吃饭了,我们一起回长安,这筒车的图纸,我要交给陛下,到时候你在陛下面前一求,不就有了!”
  
      “这还差不多,你早说啊,就喜欢拿你老哥哥寻开心!走,回京城,与你同见陛下去!”终于如愿以偿的程咬金欢喜道。
  
      “兄弟,这里还要你照应下,我现在就走!”军爷跟胡戈交待道。
  
      “军爷放心,家里一切有我!”胡戈朝军爷拱拱手,一口应承下来。
  
      “程二你下马,带二十名弟兄跟这位公子去冉将军府上取那两千鸭子,这位兄弟,后会有期了,到长安一定要来找我老程!”
  
      “一定,程将军一路顺风!”胡戈还礼道。
  
      程咬金点点头,指着程二方才骑的那匹马对军爷说:“老冉,我们先走一步吧,就骑这匹马怎么样?”
  
      “好,这就走吧,不过先到我府上换马,顺便给你开开眼界,驾……”说话间军爷跳上了那匹军马,朝着自己庄上飞驰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