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二十五章 从此我乃大唐人

第二十五章 从此我乃大唐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午的时候天气较热,所以胡戈没有让鸭群上荒地捕食蝗虫,而是把它们带到渭水边,供它们嬉戏繁衍。
  
      不远处,草儿和狗子带着村中其他的孩子们,手拿树枝,一边打闹,一边帮着胡戈管理着鸭群。
  
      “兄弟,你现在还没有在州县落籍吧?”一直望着水面不说话的军爷突然说道。
  
      “嗯,一直未曾落籍!”胡戈点点头。
  
      “晚上的时候,我让老管家给你落个籍,有个正式身份在以后会用得着!”军爷语气淡淡的。
  
      “老管家?”胡戈疑惑的望着军爷。
  
      “嗯,去年我们搬到这永兴村来时,恰逢老村正过世,所以老管家便接了本村村正一职,帮大家打理些鸡毛蒜皮的琐事!”军爷耐心的解释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哦,好,多谢军爷美意!”胡戈朝军爷拱手道。
  
      “别客气了,我们之间就不要讲这些虚礼了,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我一看到你,就想起自己年轻时,也许,是我老了……“军爷少有的在他人面前唏嘘着。
  
      “夜已深,还有什么人醒着数伤痕。”听到军爷的感叹,胡戈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句歌词,林忆莲唱过的《伤痕》(修改词来自王治郅),并不由得念出声来。
  
      “夜已深,还有什么人醒着数伤痕?”军爷连续数次重复这这句话,很入神。
  
      半响之后,军爷才说,“听老管家说你会作诗,我还有点不大相信,现在看来,八九不离十了。只是这句话里透着一股子沧桑的味道,看你年纪轻轻,怎么会有如此感受?”
  
      嗯,这确实是个沧桑的老兵所作,此等发自肺腑的话语,说要拿来感动人什么的反倒是次要,最重要的是能够寄托作者的心声。
  
      胡戈正在想该怎么回答,却听军爷又说:“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一语道破天机啊,天下从来如此!”
  
      军爷认真的看着胡戈说道,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给人的感觉与自己接触过的绝大多数人不同,这让他突然来了兴致,继续说道:“孟子不是说,为政不难,不得罪巨室吗?既然不得罪巨室,有哪能顾得到草民头上?”
  
      “军爷,你可曾想过,其实真正的巨室恰恰就是这微不足道的草民?”胡戈一脸慎重的表情。
  
      “嗯?愿闻其详!”军爷听到此言后突然心念一闪,但仍面不改色的应对着。
  
      “孔孟时代的巨室,手上有人,背后有粮,身上有钱,脚下有地,除了实力大小和名位高低,其实和国君没有多大区别。一家或几家巨室联合起来就足以废掉国君,所以那时弑君之事层出不穷,待到后来,君主为了压制这些拥有土地的贵族,他们扶持了士人,到了今天,士人已经成长为名副其实的巨室,但是因为皇权的存在,他们往上爬的路被封死,相反,往下踩,则是得心应手,这样一来,他们又在侵害着另外一个群体的利益,那就是草民。”这时胡戈抬头看了看军爷。
  
      见胡戈停下,军爷说道:“继续说下去!”
  
      “草民们身上具有不可估量的能量,大到足以改朝换代,秦灭六国,一统中华,强盛无比,结果二世而亡。隋朝富甲天下,仓库里储藏的粮食数以千万计,结果仍是二世而亡,这都是不恤草民的直接后果!《尚书》曾言,抚我则后,虐我则仇。所以,他们个人可能微不足道,可能是一盘散沙,但是当他们最后醒悟,联合起来,足以让山河变色,使天崩地裂!所以我说,他们才是真正的巨室!”
  
      听完胡戈这段话,军爷不禁有些动容,这是一个流浪之人能有的思想吗?言语中引经据典,又通晓兴亡之道,其中关于草民的说法竟与蔡公等人不谋而合!
  
      想到这里,军爷诧异的盯着胡戈,脑海中不停旋转着一个问号:“究竟是何人之徒……”
  
      ……
  
      “公子是哪一年出生?”一盏浊灯下,老管家慢慢的研着磨,望着胡戈问道。
  
      “老管家,叫我小戈,归唐都行,我不是什么公子,不过是个浪迹天涯的外乡人而已!”说到这里,胡戈心里一阵伤感。
  
      “好,不叫公子,和永思一样,也称你的字吧!”老管家点头说。“那归唐是哪一年出生?”
  
      “前朝仁寿四年,就是文帝崩的那一年!”现在是公元628年,今年自己24岁,那么就顺着往前推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