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十九章 昔年长街奔马,快意江湖

第十九章 昔年长街奔马,快意江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蔡国公走后,这间宽大的办公场所就再也没有人进来,也许是尚书大人在离开之前有所吩咐,是以无人打搅静静站着发呆的军爷。
  
      只见他目不转睛的凝望着房梁,目光久久不曾移动。也许是蔡公的话语触动了军爷心底的那片被深藏的禁区。
  
      良久过后,待军爷从吏部出来时,天色已经渐暗。
  
      骑在休息停当的朱龙马上,军爷思考着下一步行动,是趁着月色赶回终南县去,还是今晚就留宿于长安?
  
      古语有云,宝马多能“日行千里,夜走八百”,虽然现实中的马匹没有那么夸张的耐力,但是夜间骑马赶路,却也不难瞧见。
  
      但最后军爷还是决定留宿长安,催着胯下的马儿往永兴坊刘府而去。
  
      他担心在黑暗中赶路会让马失前蹄,从而导致爱马受伤,所以军爷不愿意冒险。自从接受了胡戈对此马起的名字后,在军爷心里,身下的马儿在他心里早已不仅仅只是一匹坐骑那么简单。
  
      军爷少有的一边观看着街景一边慢慢朝永兴坊前行,傍晚的长安依旧还是人来人往热闹不减,只是往来的人群多是行色匆匆,加上渐渐落下的夜幕,让人自然而然的心生一种想要回家的感觉。
  
      “人人都自归家,可我又在该身往何处……”
  
      一声叹息,道不尽英雄寂寞。
  
      ……
  
      “二爷,您来啦,哟,瞧这么一匹大马,火红毛皮真漂亮,小人恭喜二爷了!”刘府的守门人很熟络的跟军爷打着招呼。
  
      “刘头,我大哥在家吗?”军爷朝那人点点头,问道。
  
      “在哪,在哪,才从赵郡王府上饮酒归来,现在正醉着呢!夫人正在给他醒酒呢!”被称作刘头的汉子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年纪,他是刘府的老人,府中人多喊他作老刘头。
  
      “把马带下去好生喂养,我先进去!”军爷吩咐道。
  
      “二爷您放心吧,我亲自去喂!”老刘头应声道。
  
      这是一处典型隋唐风格的官宦庭院,在青郁的草坪上点缀各式各样的老树枯枝,一条小径弯弯曲曲通向宅内,路上不时遇到些楼台亭阁,各个创意独特造型别致。一座拱形木桥下竟闻流水兮兮,各种叫不全名字的鱼儿在此中畅游,嬉戏。
  
      多好一番迷人景致,可惜军爷心思不在其上,只是低着头想着心事。
  
      在快要到前厅时,突然一个女声传来,只听她埋怨道:“喝喝喝,就知道喝,都不知道自己醉成什么样子了!以后要是再在外面喝成这个样子,就不要回来好了!”
  
      听到这样的呵斥声,反倒让怀着心事的军爷略略开颜,他知道此乃嫂子又在训斥大哥了,这两位训斥人的与被人训斥的,正是刘诗薇的母亲和父亲。
  
      大嫂姓卢,是山东高门(太行山以东,非今日之山东)卢家嫡系子女,当年不知怎么就看上还是个浪荡游侠的大哥,强硬声明非其不嫁,并以绝食与父母抗争,最后卢家实在拿她没了办法,只好捏着鼻子默认了这门亲事。
  
      不过在婚后数年间却一直对这位游侠女婿不闻不顾的,直到后来大哥因从龙之功得居高位,双方关系才有所改善,再凭着卢氏在娘家为其斡旋,大哥这才渐渐被这卢家承认。
  
      “冉毅,你还敢再来,害我在长孙家丢尽了脸面,快还我女儿来!”卢氏突然间发现站在门口的军爷,立马把火力对准了这位自家相公的结义兄弟。
  
      “嫂子,照我看薇薇可是颇有你当年风范,真可谓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军爷想起卢氏当年往事,笑道。
  
      “你少扯闲篇,是不是见你大哥落魄了,现在都不把嫂子放在眼里了!”卢氏见军爷以己之矛,功己之盾,连忙转向,先给军爷扣上一顶忘恩负义的帽子再说。
  
      “大哥现在赋闲在家,我也老早就已是白身,大嫂你说说,我们哥俩谁能瞧不起谁啊!大哥,别睡了,起来去看看我的好马!”军爷知道自己大哥酒量,那点酒根本醉不了人,肯定是怕回家被妻子责骂,故而靠装醉来含糊以对。
  
      果然,听军爷说有好马,那趴在桌上装睡之人立马起身道:“二弟,你哪来的好马,昨天走时不还两手空空的,这一天功夫,就有好马了?”
  
      见自己相公竟然是装醉,卢氏气得把刚从丈夫身上换下来的锦袍恶狠狠的往椅子上一丢,冷哼了一声,便进后院去了。
  
      军爷知道自己这位嫂子是有名的刀子嘴,豆腐心,说不得这会正吩咐下人准备饭菜呢,便朝着嫂子的方向拱拱手。回头对自己大哥说:“是不是好马的,那得大哥说了算!瞧瞧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