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十一章 君得朱龙,我遇刘三

第十一章 君得朱龙,我遇刘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客官,坊门已经开启,您该起了……”
  
      迷糊中胡戈被小二的敲门声叫醒,因为怕今天起不来,错过了和军爷的碰头时间,所以他在昨天就询问过客栈掌柜是否有早晨叫醒服务。
  
      掌柜一听,马上明白过来此举的意义,顿时被胡戈这个建议打动,拍着胸脯对胡戈谢道:“感谢客官对小店厚爱,提出这种绝佳创意,小店明天一定派人准时叫客官起床!为了表示对客官的谢意,我们将全部免去客官在本店的住宿费用!”
  
      听说西市内客栈竞争比较激烈,在这国际性大市场内,往来的商人住宿时多愿意选择熟店,而客栈服务的高低正是留住熟客的最佳方式,所以按时叫醒这项很人性化的服务一下就抓住了掌柜的心,于是掌柜很高调的将胡戈的房费全部免掉。
  
      但胡戈不相信自己随口这么一句话能这么值钱,这两天里自己的房费加上马匹的保养喂料,数贯铜钱的费用客栈说免就免,其中一定有缘由。
  
      胡戈直觉很可能跟第一天晚上的枪声有关,自己初来住店时装束怪异,身牵宝马,再加上半夜怪声骇人以及外墙的血迹,也许掌柜的把自己当成了游侠也说不一定。
  
      像游侠这类快意恩仇的人物,对于客栈老板这种只希望平平安安赚钱的人来说,轻易不愿沾惹上身,所以就坡下驴的免了胡戈房费,只望早日打发了。
  
      看来老板这是视自己如洪水猛兽了,胡戈自嘲的笑笑,不过他也没多想,毕竟自己马上就要离开长安了,还一身的事情呢。
  
      这天还是在小芝搭帮的粥摊上吃的早点,照例请孩子们吃胡饼,只是今天的孩子比昨日要多,也许自己的行为被孩子们传了出去,所以今天来这里碰运气的孩子多了些。
  
      今天可能是最后一次在小芝的摊点上用餐了,所以胡戈走之前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铜钱全部拿了出来,分给周围的流浪儿,尽管他知道自己走后,得到意外之财的小芝是不会忘记这些流浪孩子的。
  
      待吃完早点后,胡戈跟小芝及众小孩道了声告别,问清了路线,牵着马便朝着开远门而去。
  
      要说这“宇宙第一雄城”还真是大,从西市到开远门不过途径两个坊(居德坊、义宁坊)的距离,竟然让胡戈走了大半个小时,唐装内里的全棉T恤已经汗了个透。
  
      其实这都要怪自己不会骑马,不然六七里的距离只怕这匹波斯马还没发力就已经到了。
  
      有人说人与人首次见面时都会有种感觉,投不投契大多在此时就可见分晓。人与马也一样,马这种动物颇通人性,眼下这匹波斯马见胡戈这几天里常常亲自喂自己口感颇佳的精料,却从不骑乘自己,所以它也不耍性子,当胡戈靠近时总点着头打着响鼻显得甚是熟络,在胡戈牵着它走在街市上时,它也乖乖跟在胡戈身后慢慢行走,从不捣乱。
  
      前方不远,就是开远门。
  
      只见一队十数辆马车组成的车队就停在城门边,守城的军士直挺挺的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并没有人上前催促马队离开。
  
      城门历来为通行要地,为了保持通畅,守卫的士兵一般都会示意过路的大型车辆快速通过,以免造成交通堵塞。这列车队虽然只是停靠在城门旁边,但数量众多,排起来还是很占地方的。
  
      在这交通要地,什么人毫无忌讳的将车队停于此处,而守卫城门的军士竟然视若不见,这倒让胡戈有些惊奇,一颗围观的心呼之欲出。
  
      走近一看,一面银色小旗迎风飘扬,上面一个醒目的“冉”字映入胡戈眼眶,哦,原来是军爷的车队。
  
      胡戈快步迎了上去,只见军爷神色轻松在和一位军人闲说着什么,这名守卫身上衣甲与一般兵士不同,应该是个小头目,只见他正神色恭敬的与军爷答着话。
  
      “军爷,来了!”车队的马夫发现了胡戈。
  
      这声提醒让军爷将注意力转移到胡戈这个方向来,见胡戈牵着一匹身材高大的赤马正走过来,他拍了拍军校的肩膀,迎了上去。
  
      “军爷,我来晚了,叫你久等了!”胡戈见整列车队停在此处,知道是在等自己,为自己的迟到感到有些过意不去。
  
      “哈哈,是我来早了,说辰时等你,现在还没到,做人不能失信,所以特在此处等你!”军爷爽朗的笑道。
  
      胡戈谢过了军爷,也不废话,随即将身子一让,露出背后的宝马,问道:“军爷瞧此马如何?”
  
      不用想,这个戎马半生的军人,此刻早已被胡戈背后的宝马深深的吸引住了。
  
      军爷快步走近马前,却并未对这匹马儿做出亲昵动作。
  
      只见他紧盯着赤马的眼睛,一股萧杀之意弥漫在空气中,片刻不到,这匹先前还算温驯的宝马双眼变得血红,整个身子躁动不安起来,打着响鼻跃跃欲试的模样。
  
      军爷接过胡戈手上的缰绳,单手将马背上数十斤打包好的物品朝马车上一扔,自有车夫轻轻接过。就在军爷欲翻身上马之时,只见马儿突然发力,霎时间冲出十几米远,也许是想把还未骑上自身的这个男子甩出。
  
      只听一脚踩在马镫半身悬空的军爷嘿嘿一笑,右手在马背上轻轻一按,整个人飞起,片刻间已是稳稳骑到了马儿身上。
  
      那马儿一见没甩脱身上之人,竟于飞速奔跑途中瞬间停步,饶是强悍如军爷也是措不及防,就在身子要被巨大惯性甩出之时,军爷突然丢掉手中缰绳,身体借着向前之力猛的一把抱住了马脖。
  
      只见在离胡戈等人百米距离开外,一条大汉竟然抱着马脖做一个难度系数3.0的三百六十度回旋后,竟又死死的钉回到了马背上!
  
      “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