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九章 这活我接了

第九章 这活我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哐哐哐,哐哐哐……”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打断了正在神游的胡戈,只听客栈掌柜在门外喊道:“客官,开开门,我是本店掌柜,您没什么事吧?”
  
      原来是刚才两声枪响惊动了店家,那掌柜的慌忙带着七八个伙计出来察看,由于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伙计们手里个个都拿着胳膊粗的木棒子跟在掌柜的身后,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挨着房间询问客人可有损伤。
  
      由于胡戈的房间靠最里面,当他们来到这最后一间房门前,店家一干人等都瞪圆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这最后一间房里冲出个妖魔鬼怪来!不怪他们胆小,实在是那两声怪响太过骇人。
  
      在店家心里还有一个担忧,就是生怕这间房里的房客已经遭遇不测,要是在自己店里死了旅客,对自己的生意那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当胡戈打开房门时,掌柜和伙计们明显松了一口气,见胡戈房里并没有什么异常状况后,掌柜就刚才突现怪响一事向客人道了歉,表示这绝对只是偶然事件,并主动免去了胡戈昨天的房费,最后十分客气的询问胡戈是否需要报官。
  
      见掌柜的说得这么客气,胡戈已经听出来掌柜的言下之意。
  
      客栈不愿意报官。掌柜的想法胡戈心知肚明,一来怕影响客栈声誉,二来怕请神容易送神难。住宿的客人都安然无恙,又没听谁说丢失了财物,所以掌柜的就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要稳住了当事人,这件事就可以轻轻抹去,当完全没有发生过。
  
      看到掌柜的一脸期盼,胡戈直言不需要报官,金子是自己借给契苾何力的,再报官抓他,岂不是闲得蛋疼?
  
      再说这次遭劫,问题大半还是出在自己身上,又是闹市卖宝,又是牵着宝马拉着黄金大摇大摆的住店,人家是在自己还没住店之前就盯上了自己,况且这家客栈的伙计能在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也算是十分负责了。
  
      于是在双方达成共识后,掌柜客气的跟胡戈道了别,带着伙计们走了,此时天色尚早,胡戈躺到床上小憩,脑海里回忆着史书上对契苾何力的记载。
  
      他恍惚记得契苾何力是贞观年间归化唐朝的异族将领,跟随唐朝大军征讨过吐谷浑、高昌、高句丽等国,立下不少功劳。
  
      对他印象挺深的一件事是在贞观十六年契苾何力被铁勒薛延陀部俘获,被押至薛延陀可汗面前时,契苾何力大骂道:“岂有大唐烈士,受辱番庭!”,说完就拔出佩刀将自己左耳给割下!
  
      结果薛延陀可汗一听大怒,你才跟了唐朝几天就自称大唐烈士,老子我当年归顺唐朝时你还尿裤子呢,一怒之下便要杀契苾何力,幸好薛延陀可汗的妻子就在身边,拦住了冲动的大汗,(这一拦让契苾何力多活了三十五年,契苾何力高宗仪凤二年卒,即公元677年)。
  
      后来一直对契苾何力念念不忘的唐太宗派兵部侍郎崔敦礼出使薛延陀将其赎回,赎回他的最重要条件就是唐朝答应嫁公主给薛延陀可汗,真不知这个结果让当初阻止丈夫杀人的妻子情何以堪。
  
      契苾何力一生深得李世民的信赖,李世民将临洮县主嫁给了他,史书上对其多是正面评价,在他死后,被唐高宗下旨追赐辅国大将军并陪葬昭陵。
  
      终于碰到一个史书上有名有姓的人物了,胡戈心道。目前看来契苾何力还没有带着他的部落内附,复仇才是他此时最重要的目标,有了从自己这里“借”走的八百两黄金,请上一个出色的杀手看来是不成问题了,说不定他真能得偿所愿。
  
      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一阵细微的沙沙声,如果不仔细听很容易被人忽略,但刚被白刃加身搞得有点神经质的胡戈却留了心,取出手枪,悄悄的打开了用油纸覆盖的窗户,微微的探出头去。
  
      只见一个小二装束的男子正在小心翼翼的刮着外墙上的血迹,胡戈哑然失笑,看来这掌柜的也是个细心人,只怕刚才查房时就已经发现了血迹,只不过见胡戈并不打算声张,所以一直都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这般来来回回的折腾让胡戈睡意全无,索性决定出去透透气,先吃个早饭,再规划一下看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来到街上时天已大亮,路边两旁的商铺门面房都还没开门,不过起早贪黑的小摊贩们已经出了摊,多有那往来的商人坐在摊点上吃着早餐。
  
      不过这个时代早餐的花样不多,胡戈见各个摊点上大多就是大木桶装着的小米粥,以及热腾腾的胡饼,他便也入乡随俗的坐在摊角点了一碗粥,两个肉馅的胡饼。
  
      说实话,这个时代的肉饼对胡戈来说,并没有吃出什么特别的味道来。
  
      可胡戈这边虽吃得平平淡淡的,在几米开外,四五个身材幼小衣裳破旧的孩子却紧巴巴的盯着胡戈手中的肉饼不放,也许是饼中的羊肉香味深深的刺激了他们的味觉,甚至有几个孩子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这时卖胡饼的女孩发现了这里的异状,连忙过来赶散了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因为客人们大多不愿意自己享用美食时被人打搅,虽然孩子们只是远远的看着,以前也曾有过惹得食客大怒摔碗而去的事情发生。
  
      平日里女孩儿十分勤快,常帮这里卖粥的摊主干点收拾碗筷的零碎活,所以摊主们多愿意接纳她在一边搭帮卖胡饼,再加上姑娘家心肠好,常常施舍胡饼给这附近流浪的孩子,所以她身边总有一些和弟弟一般大小的孩子在此处徘徊。
  
      女孩子赶开弟弟妹妹们的一幕正好叫胡戈看在眼里,他喊住女孩,女孩见食客叫自己,以为又是孩子们惹得客人不高兴了,连忙过来赔不是,胡戈一听,打断了女孩自我轻贱的话语,说,“一个孩子包上三个羊肉饼,钱我一起付,别骂他们了,他们还小!”
  
      这女孩子做的胡饼份量甚足,三个加起来怕不有一斤多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