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六章 西市卖宝

第六章 西市卖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远去的车队渐渐脱离胡戈的视野,他将目光投向了眼前这条大街。
  
      这条全长近十公里、西起金光门,东至春明门,途径皇城的第五横街是长安城中最繁华的街道。
  
      十公里也许从字面上看并没有那么直观,那么换算一下:在现代的大城市中,最重要的主干道上面公交站平均500米一站,如果我们要坐公交从长安的春明门到达金光门,仅直线距离就需要座20站之久。而且这条大街的起点与终点,并不似现代公交起、终点站,大多建在城市边缘较偏僻之处,在长安这两座人流密集的城门之外,连绵的市集继续延续着帝都的繁华。
  
      据现代考古工作者考证,这条著名的第五横街平均宽度达到了120米,这个距离并没有包括路两旁各宽3米的水渠,而后世的北京长安街最宽处也就这个距离。
  
      这是个气势多么恢弘的时代啊,胡戈内心中不禁感叹着。
  
      在长安城内一共有两座大型的商品集散地,一个是胡戈现在所处的西市,另一个则是位于春明门附近的东市,东市主要是以经营奢侈品等高端商品为主,他们的客户多以皇亲贵戚,官员爵爷为主,虽然胡戈手中的玻璃瓶在这个时代绝对称得上奢侈品,但他在心底盘算了一番后还是决定来西市卖宝。
  
      在他以前看过的历史记载以及唐笔记小说中,西市是唐人卖宝的首选之地,在西市中胡商的信誉很好,唐人《酉阳杂俎》中记载,一个和尚携宝至此叫卖,胡商问价,答曰一千,胡商大笑说不止这个价,和尚立马加加价到五百千,胡商又说,你还是开少了,一千万我买了。在宋人所作的《太平广记》中也有很多类似记载,比如魏生捡到一块不一般的石头,跑到西市来碰运气,一胡商看中要买,问价,魏生随意说起码得百万,胡商竟然发怒:“你卖这么低的价格,是看不起这宝物还是看不起我啊?!”后来魏生只好应买家要求将价格提高了十倍,这时胡商才喜滋滋的买下走人。
  
      这些类似买家嫌卖家卖便宜了的记录仔细找找还真不少,至少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西市胡商重信誉的特性,他们并不因为唐人不了解所卖物品的价格而胡乱压价,这种品质真比现代胡商要强上千百万倍。
  
      也不知道这一路行来人类到底是前进了还是在倒退。
  
      胡戈选择西市卖宝还有一个原因,虽然唐初政治较为清明,可害群之马在那个朝代都不少见,东市中达官显贵多不胜数,又有哪位慈眉善目的大官人会在脸上刻着坏人二字,要是真遇到像军爷所说的“杀人夺宝”,先将你带入一个深宅大院中,然后动武抢宝,那让刚刚立下宏愿的胡戈情何以堪!虽然身上带着手枪,但这又不是拍港产电影子弹无限,假使真死在一个腐乳瓶上,这岂不是当众打穿越众的脸?想到这里胡戈直冒冷汗。
  
      在走进这座有着传奇色彩的大唐国际贸易市场后,纵然胡戈是来自商业相当发达的现代,也不禁被眼前的繁荣所震惊。在这座占有两坊之地的大唐西市内,所经营的商业种类几乎囊括了整个大唐所有商业行当。
  
      不知不觉胡戈已经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他并不打算进当铺出售,这儿人来人往的风水不错,胡戈决定就在这街头叫卖,他寻了块干净的位置,摊开随身携带的布料,将玻璃瓶至于其上,然后一副姜太公的模样,等鱼上钩。只是心里略略有点忐忑,也不知这大唐境界,街面上有没有那如神一般的巡街大杀器存在。
  
      看来围观不是现代人的专利,不到五分钟,胡戈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围在了中心,四周还有不断涌来的好奇群众。
  
      最先过来被挤到里面的人不少,众人都被这从未见过的透明玻璃瓶所镇住,不住的啧啧称奇。
  
      由于人数实在太多,而胡戈的瓶子又是放在地上,根据光学原理,站在后排的观众如果没有姚明的身高是很难看清圈内的物事的,只有干听着圈里人交相称赞那股热闹劲的份儿。
  
      “如此宝物老朽还是生平第一次见!第一次见呐!嗨,此生足以,足以啊!”内圈中有一锦衣老者激动的抚须叹道。
  
      心痒痒的外围观众非常不甘心就这么白来围观一趟,于是纷纷附和着大声起哄道:
  
      “老衲也开眼了!”
  
      “贫尼也是!”
  
      “本官也没见过……”
  
      “朕也……”
  
      一个满脸兴奋的胖子在人群后才喊出两个字,就发现回头率已经是百分之百,顿感压力巨大及时改口:“真也没见过啊!”也不管有没有语病,说完后便一溜烟跑没影了。
  
      胡戈听得是一脸的黑线,此时他再也无法稳坐钓鱼台了,起身给大家鞠躬道:“各位老少爷们,兄弟姐妹,大叔大婶,小弟因为家乡受灾,不得已出卖祖传的宝物,还望各位成全,让出一条路来,我在这里给大家鞠躬了!”
  
      众人一听在理,咱们这么把宝物给围着,这买东西的人怎么进得来呢!咱大唐礼仪之邦,可不兴断人财路啊,再说还指望接着看这出好戏呢!
  
      于是大家纷纷往胡戈身后转移,不一会,一个以胡戈为中心,围观众为月牙的偃月阵形成,来往路过的行人中有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儿演练三国群英传呢。
  
      等了好半天,倒是有几拨胡人来到卖宝的摊前,但很快他们连价都没问就加入到围观众的大军当中,几乎让胡戈绝倒。
  
      从刚刚发生的事例来看,胡戈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在每具道貌岸然的躯壳中,都深深的隐藏着一颗围观的心。
  
      不过这时代的人有个特点,无论唐人还是胡人,他们在胡戈摊前无论怎么围观,都没用手去碰过胡戈要卖的物品。或许他们知道这不是自己买得起的宝贝,所以连价格都不问。捡便宜似乎在这个时代是颇为可耻的事情,会坏掉自己做生意的口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