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第三章 久旱必有蝗

第三章 久旱必有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连续喝了两天小米加红枣熬成的粥后,胡戈的身体渐渐好转。烧已经在前天退了,再加上这几天人已经想通了,心中去掉了重负,先前的郁结也慢慢得以释放,所以现在整个人看上去,已经不再如初闻穿越时那么死气沉沉了。
  
      狗子和草儿兄妹俩一直对这位不速之客很好奇,所以这两天里只要两人得了空一定会跑来找胡戈玩。
  
      当然在大多数时间里,作为哥哥的狗子一般都是坐在一旁静静的听,很少主动言语,也很少发表自己的意见,显露出一种和实际年龄不符的沉稳来。而妹妹草儿,则发扬着女孩子爱刨根问底儿的本性,一个问题连着一个,说话都不带歇气的!好在胡戈这几天一直喝着粥,不然数天里不停回答类似十万个为什么之类的问题即便不被累死,也会渴死。
  
      他很理解这两个孩子一直重复着的生活,很耐心的回答着他们天马行空的各种问题,在一问一答中他也得到了不少这个时代的信息,有很多都是历史书上不会记载的。
  
      在历史的大舞台上,各种角色阶层你方唱罢我登场,唯有为数最多的农民,永远只是作为剧幕下那宽阔灰暗的背景,沉默的衬托着这出永无终章的曲目。
  
      在狗子和草儿的世界里,娱乐实在少得可怜。这里的人们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老生活规律,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不知倦怠的一生,很多人直到老死的那一刻都没出过一乡之地。
  
      可这两个孩子不知在什么人那里被打开了视野,他们充满了对未知的好奇,强烈的求知欲使得他们和身边的同龄人有着明显的不同。他们想象着外面那精彩的世界,想亲身去体验一下那口口相传中的繁华,正好胡戈的到来,在那人之外又给他们开启了一扇了解外界的窗户。
  
      在交流中胡戈得知,哥哥狗子出生在大业九年(613年),这一年隋炀帝第二次起兵攻打高句丽,并兵围辽东城,也是这一年,杨玄感起兵反炀帝,虽然战火被迅速扑灭,但隋朝的乱象已经开启。王老实给刚出生的儿子起了这样一个贱名,其实正是希望儿子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这王侯辈出的乱世。
  
      小妹草儿比哥哥小两岁,刚满半岁时正逢隋炀帝被**困于雁门。那一年是大业十一年(615年),一眨眼今年已经十四了,前些日子,由母亲李氏娘家人给介绍了一门亲事,新郎家在隔壁周至县,只等今秋打完粮食后就要完婚。虽说是个女孩,但草儿活泼的性子很是惹人疼爱,与一般农家里重男轻女有所不同,在王家,父母兄长都宠着她,哥哥前日去渭水中捕鱼,就是想多攒两个钱好给妹妹置办嫁妆,将来嫁到男方家里,也好不受人欺负。
  
      看着眼前这对小兄妹,胡戈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尽管哥哥只比自己早出生几分钟,尽管家里穷,可父母的舔犊之意,以及哥哥的手足之情,并不输于那千金豪门。
  
      相同的经历很容易使人产生一种自然而然的亲近感,在这对小兄妹身上,胡戈找到了一种近似亲情的感觉,淡淡的,很温馨。
  
      他突然很想为他们做点什么,不为别的什么,只想让他们过得更好一些,更快乐一些。
  
      其实刚退烧那阵子胡戈就想下床出去走走,虽然我国农业史他在大学时就读过,但他还是很想实地的考察一下这个时代具体的农业情况,可是在王老实和李氏苦口婆心的劝阻下未能成行。正好今天感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王老实夫妇又下地干活去了,而两个小导游又在身边,所以胡戈决定起身出去转转。
  
      三人有说有笑的走在细细的田垄小道上,虽然现代客家话与唐朝关中口音还是有不少差异的,但在交流上基本不存在阻碍。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王老实家的田地,不过他们并没有发现王老实夫妇。
  
      胡戈仔细的打量起眼前这片田地来,被田垄划分出的一块块地比起胡戈前世的市亩要略小,目测估计要小上五分之一左右(1唐亩约等于0.783市亩)。
  
      田地里密密麻麻的种植着这个时代最主要的农作物——粟,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小米,粟这种农作物对自然条件的要求很低,它的抗旱能力极强,而且对土地地力的要求也极低,正因为这些优点,它成为初唐时期播种面积最大的农作物。这在农业史上都有记载,作为农业专业出生的胡戈自然心中有数。
  
      但这种农作物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产量太低,哪怕是农业技术相当成熟的现代,粟的产量也没有较大的突破。正因为如此,这种农作物在北方大地上,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逐渐被小麦所代替。
  
      “这边有多少是你们家的田啊?”胡戈向小兄妹俩问道。
  
      “从这边一直数,到最前面那条垄,再到那边为止,中间八十亩都是我家的地,在最前面还有我家的20亩桑田。”草儿连比划带介绍总算说清了大致的位置。
  
      唔,加起来有百亩,看来武德年间分田时此村尚属宽乡。唐初实行的田制是均田制,每位年满十八岁的男丁按政策都可以从官府分到百亩之田,不过在人口的快速增长和人为的土地兼并等原因左右下,属于国有的田地渐渐不够分了,那时宽乡变成了狭乡,很多人成年后才能分到三四十亩地,再到后来连这个数字都保持不了,这时,便是均田制这一抑制贫富分化之善政的末路。
  
      眼前这80亩种粟的农田应该属于口分田,这类田地由男丁成年时国家授予,男丁身死后再由国家收回重新分配,按规定口分田是不允许买卖的,但是唐朝鼓励人口从狭乡往宽乡迁移,所以有人要是在举家搬迁前卖掉口分田,官府也会默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