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耕唐 > 楔子 只有父母为你哭

楔子 只有父母为你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嗡……”
  
      一股巨大的水压袭来,将仿佛已经沉睡了一个世纪之久的胡戈从慵懒的梦境中拉回。四面八方涌来的水流让他来不及思考为何在突然醒来后会身陷险境,求生的本能在此刻强烈地刺激着他的大脑中枢神经,幸亏从小在海边练就的本领在这性命攸关的危急时刻派上了用场,在告别猛醒时片刻的慌乱后,他终于在并不算湍急的水流中掌握了身体的平衡。
  
      尽管大脑仍空白一片,但胸前反背的李宁双肩包,和右手紧握的枪套仿佛悬疑电影中的剧透,开始让胡戈回忆起了一个个零碎的片段,慢慢缓过气来的他开始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他记起自己那一瞬间明明是掉进了海里,但为何在刚才措手不及中,自己的五脏六腑却饱饮淡水?
  
      这是一场梦境吗?
  
      在落入远离海岸线数百海里的大海之后,还可以随着潮汐被“送”回内河?更离谱的是,自己身上并没有穿着任何救生衣物!
  
      随着头脑的慢慢冷静,初时的困惑不解已慢慢演变成逃生后的喜悦庆幸,活着,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甚至,在他心底还萌发了一种冲进最近的彩票点买上10倍双色球的冲动。
  
      不管了,先游上岸再说。
  
      刚才在水中因为慌乱还没有什么感觉,等到上岸之后才发现浑身酸痛得厉害,举手投足仿佛都要抽空体内仅存的一丝力气,还好是初夏天气,所以身上并不觉得寒冷。如果是冬天,大乱不死的他也许再没机会享用后福了,因为没被淹死的他极有可能被活活冻死。
  
      浑身湿漉漉的胡戈大口喘着粗气,不停的打量着周遭的世界,他想从指示牌广告牌哪怕“牛皮癣”什么的上面知道自己所处何方,但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打算,因为四周除了滚滚东流的河水和安宁的河滩连颗超过一人高的树木都没发现,更遑论此类依附其上的寄生物了。
  
      看来只有往前走了,只要碰到人就可以改变现在这种无头苍蝇似的处境了。走着走着胡戈意识到一丝不妥:总不能就这样拿着手枪在河边行走吧,要是遇到人再惹出什么事端来可不好。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找到一个隐蔽处打开了枪套,一把黑色手柄、银白色枪身的凶器呈现在胡戈眼前,他熟练的下掉弹夹,竟然发现里面已经上满实弹。
  
      这把倭国海上保安装备的美制史密斯&韦森M5906制式手枪让胡戈陷入了回忆当中。
  
      他是一个标准的80后,出生在靠近宝岛的那个省份沿海一个宁谧的小山村,父母双亲均世代务农,他有一个双胞胎哥哥,父亲在他们刚出生时以金戈铁马为哥俩命名,哥哥起名为金,弟弟则叫戈,很明显,这样的名字饱含了老一辈人心中,希望自己的后代告别刨土为食,当兵吃上皇粮的朴素愿望。
  
      哥哥确实在早些年参了军,但是因为文化程度的原因,最后没上成军校始终转不了干,而胡戈在报考军校前的体检中,因为单眼视力不过关最终也没能穿上军装,之后他考上了华中地区的一所“211工程”国家综合性重点农业大学专心学农,四年毕业后又追读了本校作物遗传育种专业的研究生,此时已经是研一了。
  
      现在正逢暑假回家,在市里下了火车后正准备转乘汽车,刚好在渔船上工作的舅舅在市里码头下鱼,所以胡戈顺便搭乘舅舅的渔船回县里。
  
      一望无际的海洋宽广而博大,这让本来就怀着归家喜悦的胡戈心情大好,靠在甲板上一边听着海鸥的歌唱一边琢磨起舅舅送给他的军用指北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